到了南极,回航之后,李桑迫不及待与大家分享横渡全长800公里(Drake Passage) 德雷克海浃的体验!海峡威力让船身不停地摇晃,让人头晕眼花、心情七上八下,但见证了以狂涛巨浪闻名的德雷克海浃,顿感一切都是值得的!

到了南极,回航之后,李桑迫不及待与大家分享横渡全长800公里(Drake Passage) 德雷克海浃的体验!海峡威力让船身不停地摇晃,让人头晕眼花、心情七上八下,但见证了以狂涛巨浪闻名的德雷克海浃,顿感一切都是值得的!

第一天 7/1/12

为了搭乘大清早的飞机,645AM已经在布城国际机场列队;登机手续太过顺利了,反而有点不习惯"南美洲效率"本当好? !我对阿根廷航空本来就有着不太好的印象:记得去年因为机上一张椅子坏了,让我上不了飞机,我还差那一点点就赶不上南极船呢!哈哈,这一回看起来全部团员都说自己好顺利!

航班延迟 喝expresso去!

845登机时间到了;可是,突然广播说得延迟20分钟登机。但是接着910有播报说11点才可以登机!哈哈,我可对着团员们笑说:这才是阿根廷嘛!来来来喝expresso去!

结果,飞机真正起飞的时间是12点正,迟了3H15:而且要飞3小时40分钟,但是我们得在430前登船呵,还要在Ushuaia的大街吃午餐呢! ?叫我们又焦急又紧张的!

飞机在345pm安然降落在世界上最南的商用机场,Ushuaia,地标是S54度,地面温度是7度,风速很强大。地接也紧张赶忙的把我们送往餐馆去用个快速度的3点式西餐!

等到了USHUAIA号……

5PM前我又见到了极熟悉的蓝白色USHUAIA号;更高兴的是我还见到了去年的地质学博士、主治医生、餐馆经理、酒店经理以及水手们;特别兴奋的还是他们统统都认识我,记得我喔!

530pm的欢迎酒会我见到了此次的队长:阿根廷籍的南极专家,仕巴田,很专业的说词,很诚恳的声调!据他介绍说,这一艘3千吨邮轮本来是一艘探险船,2千年时改成观光用途,还非常的实用但不豪华。这一趟出发7号、回程16号的团队是总游客数是77人,来自20国家!

吃晕船丸 准备挑战旅程

6点正,响起了号角;我们出发了。而李桑的第2度挑战南极,旅程正式开始!

有了去年的经验,所以我在1个小时前就叮咛每一位团友得先吃一粒晕船丸,而且,在未来的40个小时内还得每8个小时再吃一粒;深信有效!

随德雷克海浃(Drake Passage)摇摆……

没想到了午夜12点一刻,我们就进入了高挑战度的Drake Passage;3千公吨的游轮飘摇在汪洋大海中,摇摇晃晃摆摆的,很刺激吧!

是的,要穿越过这被誉为世界上最严峻的3大洋聚集点的500海里,40个小时的确是艰难曲折的大考验!看看我们11位中有几位是安然无恙的呢? !

其实李桑在想:上天是有意创造出这个最深的海闸来阻止太多的人们勇往地球仅剩的这一片极地;正所谓的难及南极!

有了这样的想法,李桑二度挑战Drake Passage的这一刻,心理就踏实了许多!而且在大马国内的家人朋友同事相信都在为我打气呢!

Drake Passage短片分享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李桑 作者

在旅游业纵横驰骋1万1000多个日子, 探秘南北极境, 足印遍布7大洲119国! 由衷信仰,“出走” 身体力行,“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