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马,我们在享受着消费免税:这真是我们的福气呵!只是,李桑认为此税收的降临是抵挡不了的,“税税迫人”的脚步已经在叩着门,也近在眉梢了!

消费税

GST消费税:税不可挡

全世界已经有超过146个国家实行了所谓的GST间接消费税,或者是VAT增值税;在大马,我们却还在享受着消费免税:这真是我们的福气呵!只是,李桑认为此税收的降临是抵挡不了的,“税税迫人”的脚步已经在叩着门,也近在眉梢了!记得前朝政府曾委派多支团队,前往世界各国考察、研究他国的消费税制度;专家们周游列国数年,花费巨大,也写了详细报告,建议实施消费税的可行性!然而事隔多年,税收还是只闻楼梯声不见人下来。事实上,若干年前政府已经在国会议论此事,为着种种原因又把这课题给暂时冷藏起来了。

近月来,各级官员们纷纷大题小作,刊载了一些探温文章;坊间似乎也在众说纷纭,至少咖啡店里已经也有“咖士”们在议论纷纷了!担心“税来了”的老百姓该不少吧!当然,这税收肯定会令平民惊慌起来;因为这税一课,除了政府管制品比如:盐糖粉、土地交易、房地出租、出国贸易商品与服务、金融服务、国际间服务以外,其余的包括进口、生产、物流、零售、消费日常用品、奢华品以及国内服务,包括旅行与酒店和餐饮等等各个环节,无一幸免!这税会加重人们的生活负担是免不了的了!再说,如果薪水没有依据通膨的比率上调的活,低收入者肯定会是首当其冲,因此:荷包大缩水、入不敷出也!

既然GST税已是避免不了,那就只好希望政府不要一下手就太重;李桑觉得合理的税率是首五年4%起跳!还有,得取消现有的6%GST商品服务税,以及重组以便调低公司与个人所得税。当然,更恰当是避免太多的重叠税收;毕竟,我们已经有了高达*25%公司盈利税、*26%个人所得税、局部6%政府商品服务税、买卖税、印花税、公路税、营业税、产业税、餐饮服务税等等以外,还有种种的每月负担… 总额21%公积金缴纳率、医药保险、人寿保险、孩子教育险等等等… 结果很多人晚晚都“税”不着哟!

各国税收

GST税对国库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直接收入来源;政府需要这笔可能是年收超过200亿的税金来弥补庞大的日常开销。当然,如果法制、税制的先进度与透明度高的话,不需要依靠GST税来“过活”的政府也比比皆是;比如澳门、香港、中东诸国等。大马也真是算不错的,让我们“享用”了那么多年“本来”就是属于政府的钱呢!最理想的是,政府在实施GST税的当儿,也一劳永逸的列出一套回馈人民的奖励配套,特别是如何妥善用GST税收来帮助中低阶收入者、提高公关实施与服务、提升国民生活品质等。

邻国新加坡在1994年4月1日实行3%GST消费税;然后,逐步在2003年1月1日上调到4%、逐年5%、2007年7月1日到目前的7%GST。其实,新加坡的7%GST是以利民富国奖励配套方式来实施的,也同时把公司与个人所得税从1986年的40%下调到目前的0%-17%(个人20%),这可是本区域最少的收入税纳国,这因此逐步把新加坡带到了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新加坡政府还同时扩大资助低收入者在房贷、医疗、教育的奖励与回扣、年长者的福祉等。而且,自2012年起,新加坡政府更保证每年会发放“GST券”给予合格的中低阶收入者,以保证GST税不会太伤害中低阶收入者。

当然,各国政府在考虑实施消费税到落实征收消费税的过程,得历经数年的应变;日本在1978年时,大平正芳首相首次提出“消费税”构想,结果自民党选举就失利了。 1986年,中曾根康弘首相也未能成功实施。延至1989年4月1日,竹下登首相才成功实行消费税法,税率3%;1997年税率5%。据说,安培首相在目前天时地利之下,肯定会在2104年4月1日把消费税率拉高到原先计划的8%,然后15年10月1日调到至高点的10%。换句话说,日本人对安培是忧喜参半、待看风云咯!

实施GST消费税之后,大马“购物天堂”的地位会保得住吗?国际游客也可能不会太喜欢在机场排长龙办退税;面对那烦人的退税制度以及超级傲慢的退税工作人员,我也罢了!结果是,游客们可能就干脆不购物了,只顾吃喝玩乐!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李桑 作者

在旅游业纵横驰骋1万1000多个日子, 探秘南北极境, 足印遍布7大洲115国! 由衷信仰,“出走” 身体力行,“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