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倾本来就是两个手掌在拍的你情我愿,是同流合污吗?意思是有法制但可以法外交易吧?但是,有得倾的法律将会造成国退民衰的永久命运,永远都是第九流的国际地位。

恩威並施,国富民强。

恩威並施,国富民强。

李桑有得倾,冇得倾

“让我看看你的驾照”。在墨尔本大学前,澳洲警察截停了我时,说的第一句话。当时我开的租车是停在红绿灯前。可是,我不懂警察拦停我是为了何事。这时候年轻的警察很有礼貌的说:“你是驾驶员,可是一手却握着手机,你犯了澳洲交通法规。”当然,我狡辩说:我只握着但没有操作,也没讲电话啊!警察说:“在澳洲开着车子,握住手机都是属犯规。”我的天,这未免太严格了吧!即时,我正想脱口而求“兄弟,有得倾吗?”那位警察却先开口说:“我开个警告,不罚款,不记过,但你不许重犯。”哗,澳洲法律那麽严,但执法人员却如此的近人情;感动之下,也会警惕自己得注意驾驶法规。我澳洲朋友事后对我说:“幸好是警告,要不然罚款澳币300事小,扣2分影响永久居民申请权那麻烦可就大了。”

在北海道富良野的乡间小路自驾,车后警车亮起蓝色的旋转警灯,示意我在前面停车。在我车后座的10岁侄子马上嚷着说:“马打在找吃呵!”日本警察来到我车窗旁,但意外的他很客气的对我说:“对不起,你刚才违反了交通规则。”我假装听不懂日语,然后就出示国际驾照说我是游客。警察马上画了个图画解释说:“你在一公里外的`停止’路牌前,没完全把车停下来,你违法了。”我以英语诚恳的回答说:“是吗?对不起,我没特别注意到那牌子,对不起。”警察似懂非懂但回答说:“前面请多加注意,拜託请专心。”可是他没开罚单。反而还挥挥手说:“祝旅途愉快。”车后的小侄子开心的喊说:“有得倾哦!”

先进国家的执法人员受的教育程度相对比较高,因此他们更知法。但是,他们却採用了比较弹性的方式来处理人们一般普遍的违法:从灵性教育的角度去启发同理。所以,人们也根本是不需要去与警察讨价还价。简单来说,警察的电脑一按,马上就知道你是初犯还是重犯,开不开罚单,彼此心知肚明。

因此在澳洲的驾车人士都会严守交通规则,步步为营,知道这是法规也是责任。新加坡的交警在看到你的车速超过限制后,会超越你的车示意你超速了,必须得放慢。法国交警在高速公路发现你车抛锚时,在救援车队到来之前,交警会确保你在如此高速的公路旁怠留的安全;你不需要要求他保护你,这是交警的执法责任。

严律的法规,是提昇第三世界国家国民的文明的教鞭。广州朋友小蓝在宴请我在吃饭时说:“李桑抱歉,今晚我因为得开车,所以晚餐不能陪你喝酒了。”原来,中国公安在抓酒后驾驶的力度是完全冇得倾的定力;所以中国朋友们只要有开车的,晚餐时,通常都会被允许不需要喝酒。因为,被抓着可是二话不说就被关进监牢裡面壁思过;很严厉,冇得倾下的有效果。

可是习惯凡事有的倾,自然会造成双方面的知法犯法吧。印尼前朝执政时期,在雅加达国际机场过移民护照柜台时,只要夹个几块美金就包你顺利过关。这裡凡事有的倾的法制,也是国家整体形象被贬的一文不值的关键因素。

海关检测也是一样。本来根性植物是完全不能从一个国家带到另一个国家的,澳洲连国内水果都不能带过其他州。可是,一些国家机场海关却有得倾,轻易就允许你把日本樱花树苗带过关,说回家栽种看看。当然万一该植物树苗带有病毒,一传十,那可是农业的灾难啊。

所以专家说:看看频频出入市长办公室的是甚麽样的人群;是商人的跑腿,抑或城市规划专家,就知道这个城市的整体繁荣是不是有得倾下冇得救。

就因为市长有得倾,导致本来的公家用地变成了商家的包月停车场;非法小贩摊位霸佔了本来就是不足够的停车格位、五脚基、路肩行人道等等,你无奈吧?原来,城管人员都是有得倾一族,天天做做戏就为了掩人耳目,后果是市容环卫却越来越成九流。而另一边厢,外劳被知法犯法的抓走,倾一倾人就放了。这样的有得倾,国民能被教育出奉公守法?能建立出个安全有次序的社会群体吗?凡事有得倾,法律条文只会变成工具,衡量有得倾的筹码尺寸吧。

有得倾本来就是两个手掌在拍的你情我愿,是同流合污吗?意思是有法制但可以法外交易吧?但是,有得倾的法律将会造成国退民衰的永久命运,永远都是第九流的国际地位。

刊登于2015年4月12日《星洲日报》蘋果看世界

2015年4月12日《星洲日报》蘋果看天下

2015年4月12日《星洲日报》蘋果看世界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李桑 作者

在旅游业纵横驰骋1万1000多个日子, 探秘南北极境, 足印遍布7大洲114国! 由衷信仰,“出走” 身体力行,“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