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容易别时难,江迅抱着李敖时,哭了!李敖只剩3年命?再见可有期!真的假的……当李桑遇上李敖时,双李会,加上一个江迅,竟到喷泪时。文坛江湖,剑来刀往,树敌容易,肝胆相照的有几人!

文字江湖兄弟情

相见容易别时难,江迅抱着李敖时,哭了!李敖只剩3年命?再见可有期!真的假的……当李桑遇上李敖时,双李会,加上一个江迅,竟到喷泪时。文坛江湖,剑来刀往,树敌容易,肝胆相照的有几人!

江迅泪崩双李会 直肠直肚李敖露出善良尾巴

大马李桑拜会台湾李敖,“双李会”当然少不了牵线人江迅,三个男人,一个爱旅游,一个爱骂人,一个爱评论;这回不骂人不旅游不言论,只有好汉肝胆相照、热泪与共!

在李敖台北住家,当大家准备与李敖大师话别的刹那间;江迅突起,向李敖飞扑而去主动拥抱大师!两个男人老狗断臂山式紧紧拥抱,江迅真情流出了数吨马尿。空气瞬间弥漫着令人静息的感觉;此情此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任谁都无法把持得住触动心坎,掉男儿泪呵!这时候,李敖明显强按着泪眶,嘻哈的自我调侃说:我都还没死,你哭什么了啊?果然是李敖直肠直肚本色!这一刻,我捕捉了李敖难得真善美的灿烂笑容。这一抱,瞧出了82岁与70岁的交心路程;李敖对待江迅如亲老弟,彼此亦师亦友亦兄亦弟二十几载,江湖事中知己知彼? !


今夜,兄弟泪别!
聊了近1小时40分钟,江迅暗示嫂子交代得控制时间;李敖意犹未尽地说“再坐会儿,难得马来西亚朋友来看我!”我趁机会邀说:李大师,您来趟马来西亚吧!他还坦言自率地说“我怕坐飞机,更怕失联!”哈哈,李敖啊李敖;天不怕地不怕,还是只怕坐飞机!

夜了,咱们依依不舍话道别;江迅大哥刹那间突然的一抱一哭,真的把口硬的李敖的心给溶化了!其实,这才是李敖的真面目;善良的狮子!

当李敖公告天下说他这一次真的病了!其实,有心人特关注这聪明绝顶知识分子会何时归去;相反,江迅与我祈望李大师早日康复,赶快再深入借古讽今,敢怒敢言矫正时下歪风!不过李敖坚持认为虽是良性肿瘤,但肿瘤长在脑子里都是恶性,必须28次电疗与配合标靶药;目前压迫到腿部神经,所以现在腿脚乏力 ,必需拿着拐杖!

当李敖说现在连吞咽都有些困难时,坐在近旁的江迅愣了下;吞咽不了了,看来老友真是病了!李敖打开门迎接我们当儿,他手推着一台购物车架支撑着整个身体,看了令人心酸;是药物影响了他,也稍微发胖,行动缓慢了下来!不过脸蛋却是红润润,李敖中气还是十足;他继续说:与台北医院医生们讨价还价后,我被允许可以每天工作15个小时。其实,晚上睡不着只好继续写作;反正死了后都在睡,现在《李敖大全集》后传部分45册,必需在3年内完成!这讲法简直就与他一向的性格相符相趣;坚持坚韧钢强自信自我,不作状!

老弟不舍,老哥调侃:我还没死,你哭什么了啊?

82岁想做的很多,能做的时间很

实际上,好玩的李敖根本不认为自己有啥大病;说只剩下3年命,其实他就是大声筒爱吓人!李敖倒是边吃药边继续长时间写作。而且,还必须继续滔滔不绝高谈阔论,开开玩笑保持身心。李敖特别爱说君子好逑美女人:70岁前看到女人会立刻上前搭讪怕错过。 70岁时开始犹豫不决上不上。现在79岁后见到美女时,双方眼眉没扫就立刻调头弹开!哈哈,江迅啊,李敖他在说你唷!你今年是70咯;还是,70可风流,但下流不了? !

如今82了,李敖心中特有感触:“想做的很多,能做的时间很少”。所以,他不能把时间花在睡觉。因此他必须继续阅读、继续研撰、继续书写人生壮举;与他49岁当时被困在牢房期间的“空间多么小,时间多么长”的时期对比,现在是人生要收尾的时候了!

不过,这良性脑瘤似乎没有伤及他的“记忆储藏库”;他还总是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古诗旧历的出口成章;他说,我的记忆力是有套苦方法练出来的。的确,李敖这人对时事特了如指掌;我喜欢他比喻特朗普是伪君子真小人的阳痿米国派。当然,他对“一带一路中国实能崛起成大国”是十分有信心有把握;可惜共产政府对他似乎没存好感? !不过,李敖照样爱祖国心切;他准备从他个人收藏的无数珍藏品中,包括祖国流出国外或流入台湾的珍贵古董古画,挑个100件带到北京展出,然后无条件赠送给北京故宫!这是件大新闻吗? !或许,有人会怀疑说李敖的收藏中,十之有七八都是假货色;李敖激动回应说:“在世中,只有谢稚柳张大千李敖这三人,古文物瞧一眼真假就可分明!”李大师就是自信心爆棚,永不认输永不言倦;面对病魔也是如此不忌不怕不悲伤。他是独行猎士,能文能武,总是能让你心服口服!


字是你的,終究是你的?
你們看我這幅字,胡適寫的。這幅字是有故事的。以前我做大學生的時候,台北重慶南路有家出售文房四寶的店叫“胡開文筆墨莊”,我進去就看到這張條幅:“不畏浮雲遮望眼,自緣身在最高層。漢文弟 適”就是胡適寫給他的族弟胡漢文的。他們都是績溪胡家的,分別流亡台灣,又在台灣重聚了。但那時候我沒錢買,就經常到那家店看。

后來過了50年,2006年9月,突然有一天有個說是胡適的親戚來找我,稱胡適是他大伯,說有文物要賣給我,他有胡適給他父親的條幅。我就問他你父親是不是胡漢文,還把這條幅上的內容背給他聽。他就很詫異,我看到這條幅也很詫異,我就花五十萬買下來了。

台北最贵地段的“黄金屋”!

李敖以前在阳明山,现在搬下来住在台北最昂贵地段;他带我们到露台观赏101高楼夜景,太嫉妒了!这豪宅也难为了女主人家;被迫与书为伴,陶醉于黄金屋中? !

可以说,李敖爱读书写书,更爱收藏书籍与古物;惊讶的是,竟然可以整理得井然有序!他拿了个古铜像,再从琳琅满目的书架中找来一本百科全书,似乎是对照了这古铜像与书上记载的点滴;这话题,他还是滔滔不绝了15分钟!还说,我另一处私家图书馆内的藏书,可以媲美许多国家级图书馆;这我同意,因为我见识过他的私家图书馆的规模,真了不起!

李敖听觉不好;听问题时会拉长耳朵!

江迅拔笔相助

最多活三年?

活跃台湾文坛和政坛的“老顽童”,81岁的李敖,自爆罹患延脑恶性肿瘤,声称自己最多只能活3年。消息传出,一个时期没有报导他的台湾媒体,旋即聚焦他。他的这一新闻,迅速占据传统纸质报刊偌大版面,在网络媒体纷乱转载,智能手机上纷纷刷屏。他的微博有1030万粉丝,可想而知,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会带来多强的震撼。

其实,“最多活三年”的论断,不是医生作出的,而只是他的一种自我判断,是“顽童”用以“唬人”的极端数字。月前的一个晚上,我陪同马来西亚名人李桑等好友去李敖仁爱路寓所探访他。按响铃声,他倚靠行李拖车,一步步缓缓走来开门。乍一见,他脸色红润,却胖多了。他话音依然洪亮,浑身中气十足,谁都不信他是在病中。两个小时的探访,他丝毫不见疲累。我们进屋,他还没用完晚餐,写字桌上放着半碗稀饭和一小碗清淡的豆腐。桌上的保健药有十多种。

怪人生怪病,左腿没力了!
“大师,你的腿怎么啦?是什么病令你‘只活三年’?”我问。

“你知道的,本来我特别喜欢每天在外面走走,去年我感觉左腿行动不便,原以为是肌力减弱,就去医院检查,最后查出是脑部长了恶性肿瘤,压到了我指挥腿的神经,所以我左腿没什么力气。”

“陈文茜和你助手都说是良性的啊?”我继续问。

“肿瘤长在脑子里就是恶性的。长在脑子里多可怕,脑部结构这么复杂。我是怪人生怪病。我去台大医学院,他们就说我这个病罕见,过去只有年轻人的病例,我年纪这么大开刀很危险。所以我就做电疗,总共要做一个疗程28次电疗,配合28粒标靶药物治疗。主要是还有点影响吞咽,这很容易吃饭呛,呛得严重就会窒息了。”

“你病了后现在每天几点起床?”我又问。

“我半夜3点就起来开工了,​​早上6点钟再睡一下,起居无常。晚上一困就睡,但肯定半夜3点就起来工作了。有时候晚上10点、12点睡,有的时候半夜2点,总之睡得很少。就觉得死了以后有充足的时间可以睡了,现在不急。40年前我在台湾坐牢,40岁生日的时候正好我在牢里,一个人坐在地板上,也没有朋友,就一个人坐在小房间里,坐过牢你才知道,空间多么小,时间多么长。所以我经过那些忧患,使我变得不宽容。看到人家缺点,一辈子不忘记。你对我不起,我就恨你一辈子。蒋介石死了,我写了7本书骂他。他妈的敢关押老子,让我坐牢,当然恨他。后来我​​看《蒋介石日记》,又找到了新的骂他的证据,我就是这样,度量不够宽宏,环境压我,我虽然突破了,可是我心灵受伤。”

当下,李敖正抓紧完成《李敖大全集》的编撰,现在有40册了,那是他60岁时出版的。另有42册,在校对、印刷中。还有3册在撰写中。他要在3年内完成《李敖大全集》,85册。他说:“我要一年出一册,3年后我要是还没死,就一年再出一本,活到86岁就86本,出给你看,不是说着玩的。这套大全集或许是人类最厚的纸本书,毕竟大英百科全书10年前已不出纸;我的肯定洛阳纸贵,哈哈!

其实,李大师有始至终是老顽童一个;想做就做、想骂就骂、想说就说个停不了;而今晚,他哪像有病呵!我得让他休息了;李敖夫人唠叨咯!

哎不舍他,实我江迅也!

推窗看得到101大厦,表示这里是黄金地段,可是江迅、李敖最珍贵的是交情。

写字桌上,是李敖简单的晚餐。

点击看大图

点击看大图

刊登于2017年4月11日《中国报》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李桑 作者

在旅游业纵横驰骋1万1000多个日子, 探秘南北极境, 足印遍布7大洲119国! 由衷信仰,“出走” 身体力行,“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