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觉得到,这个回教之都,顺势也顺利地把自己定位为开明开放开心的国度。我恋上了萨拉热窝!

见证一战序幕导火线的拉丁桥,已在1799年修复,对岸的建筑物也成了“1914年萨拉热窝事件”资料馆。

李桑 : 初恋萨拉热窝

好久以前,媒体朋友丁贤对我描述:萨拉热窝(Sarajevo)是巴尔干的火药库,也是巴尔干的瑞士,更是南斯拉夫年代的知名城镇。顺着丁贤的“呼唤”,所以我一直都希望能到这“蛮热的窝”瞧一瞧。结果,我是从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开车,3个小时后到边防,接着再跨过好几个大山,最后在2000米类似瑞士群山之优美的护送下,徐徐往下转,安然踏入518米高处的萨拉热窝。

萨拉热窝是名副其实的山城,它是被夹在两座山麓间的峡谷。1461年,鄂图曼回教王国选择了在这13公里的Mijocka河河畔开城。我就住在河边古城口的精品酒店,对面就是一座最古老的回教清真寺,后面就是古城。500年来变化多端的宗教之道,但和谐共处。我的确很喜欢萨拉热窝这里的一切,也同意过去的火药库成了积极向上的民族风气。

波斯尼亚共和国刚独立25年,面积141平方公里的首都萨拉热窝,在60万居民的积极参与下,终于从10年内战的阴影走了出来。城市化在平衡的发展下却保留了朴素,甚至包容。你很难想象有90%回教徒的波斯尼亚,能与那么宏伟那么多座的天主教堂以及东正教堂并排共处平起平坐!这样的中庸与和谐特征,难怪,前任与现任教皇分别莅临了在古城中央的“SacredHear”天主教堂弥撒,并感恩萨拉热窝给世人带来了宗教和谐模范。

一战序幕目击证人

就在大教堂外的河道上,任谁都联想不到这里就是世界历史大事之一的“目击证点”:《1914年萨拉热窝事件》的现场。我站在拉丁桥旁,听导游详细述说了1914年6月18日,奥匈帝国王储费迪南伉俪乘着华丽马车队伍,从百米外的市政厅出发,经过拉丁桥的路肩上时,被埋伏的枪手近距离开了2枪命中要害,当场死亡。当时可气坏了在奥地利的父王,并且与萨拉热窝交涉要人不果后,即刻宣战。这枪杀事件,引爆了第一世界大战的序幕导火线,触目惊心的画面历历在目。1918年,一战结束,强盛百年的奥匈帝国却意外垮了,“SHS王国”顺势成立,塞俄维亚成了新权利中心。过后的历史都说南斯拉夫由此拉丁桥而萌生,的确也没说错。现在的拉丁桥(以前称为普林西普桥)是在1799年修复,桥对面角落建筑物见证了整个事件的经过,顺理成章改成“1914年萨拉热窝事件”资料馆,值得一访。

更值得惊喜的是,在萨拉热窝半山腰,有间木屋大豪宅,改装成一家登上了世界知名餐厅的国际Fusion料理馆——“Mrs Sofia”。它给我带来的,不只是味觉的享受,还有在室内装潢上的用心。

我感觉得到,这个回教之都,顺势也顺利地把自己定位为开明开放开心的国度。我恋上了萨拉热窝!

刊登于2017年7月1日《风采》第653期 – 非常李桑.旅行职人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李桑 作者

在旅游业纵横驰骋1万1000多个日子, 探秘南北极境, 足印遍布7大洲115国! 由衷信仰,“出走” 身体力行,“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