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桑:蕉赖的Ketumbar 山丘

有个周末,没爬过山丘的小璐,给我打了通电话说:山顶上还有好多只被驯养的野猪呢!听起来小璐她竟然登上那Ketumbar Hill;她开心到 … !我吩咐说可千万别太靠近那些野猪呵!




【日本民宿新法】2018年6月15日正式上线!预定非法民宿有风险,入住前先想清楚

日本民宿新法将于2018年/ 6/15日正式上线,一直走在灰色地带的民宿房源也会因为此法令正式合法化或者是非法化,预定一间能顺利入住的房间对旅客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以下整理了日本的民宿新法规定,预定前一定要好好考虑一下再下手阿! 新的民泊法上线后,不仅冲击旅客的订房习惯,也冲击了各大仲介订房网站。 因为目前相关的资讯还不是很多,以下是至各大日本新闻网站查询到的资料整理,日后会再持续补充新的内容,但已有很明显的区域是禁止经营民宿了。若你已经预约了这些区域的民宿,请务必要好好考虑一下,最好先跟房东确认是否为“合法经营之民宿”,若回答为否,建议就直接换成饭店或其他住宿会比较好。 有关全球最大民宿订房的Airbnb: Airbnb已表示会在2018年/ 6/14日,撤除没有提交营业执照的日本地区房源,故在此之前订房,还是有可能会订到无执照的民宿,还请订房者多留意。 日本民宿新法的重點 1.必须正式通过申请(需有营业执照) 2.一年营业不超180天 3.必须制作住房名册(房客需登记相关资料) 4.如果屋主没有同住,则必须透过第三方经营公司来管理。 以上是日本民宿新法的重点,但各地方可以照以上4条法规,再加强当地区域的民宿经营限制(等于说变的更严格)。 日本东京地区 地区居住型民宿限制 地区 居住型民宿限制 (房东同住) 独立型民宿限制 (房東不在) 全区不可经营民宿的区域 千代田区 學校区域、人口密度较高的区域 社区大楼如果有限制禁止日租房,就完全不可出租 学区周边、人口密集区域 中央区 全区域礼拜一中午至礼拜六中午禁止营业 (所以说能出租的时间是礼拜六的午后到礼拜一中午前) 港区 沒有限制 排除住宅区、学区春、夏、冬季,一年只有97日可以营业 住宅区、学区 涉谷 僅开放寒暑假期间营业 住宅区、学区 新宿 部分区域礼拜一至礼拜五禁止营业 住宅区 丰岛 沒有限制 江东区 沒有限制 第一种中高层住宿专用地域 墨田区 对应旅馆业法的相关规定 台东区 沒有限制 全区礼拜一中午至礼拜六中午禁止(同中央区) 沒有限制 大田区 限制 住宅区、工业区 表格资料来源:日刊工業新聞 整个东京有23个特别区,详细法规与部分地区条例尚未制定出详细的办法,日后会再详细补充。 日本京都、大阪地區 […]


李桑 ‧ 任人唯贤 ;从心出发

花了无限资源好不容易才培训了一名合格导游,却又实行导游证废除制度。结果到了入境旅游旺季时,有团,没巴士没导游;那些有导游专业但没有证⋯⋯哀乎! 李桑 ‧ 任人唯贤 ;从心出发 干了场翻云覆雨的一夜激情后,那股暗喜劲儿久久无法散去之极;广州同行却给我捎来个短讯。她真诚祝贺马来西亚人民缔结了新民主页章,还说现在可以迎接崭新时代新思维新生活了。紧接着她提高声调嘱咐:李桑你得乘机转告新政府“糾正中国人办旅马签证政策,彻底調查那些“签证费用”的来龙去脉。并顺应时代变迁之便,全面取消马签手续吧!别重蹈覆辙的办签需要提呈各种相关文件,这简直是给中间人送来一台印钞票机器。”   当然我能理解她的意思。目前中国出境旅行社都很不太愿意办纯旅游大马团;就是因为被大马签证政策的“不方便、不正当”手续给气坏了。中国人出国旅行消费每年就有1.3亿人次;其中每周从中国飞往东南亚的可售机位已经超过20万个,但是它们先选择飞往泰国新加坡印尼越南菲律宾后,才轮到大马。的确中国人是选择了“想飞就能飞的简利落地签证国”;虽然大马的梦幻岛屿、人文风俗、风味小食、弱势马币的确是中国人心理上的首选。但是,大马签证的诸多“需要”却成了绊脚石。而且旅游设备不完整不安全、整体服务态度不佳等都是致命傷。   其实,中国游客来马签证都是通过旅行社统办;申办方法有二;其一,交到大使馆办签,旅行社得付给“大使馆代理”全包费用人民币300,3-5工作日出证。第二,电子上办签,全包人民币210,24小时出签。另外,个人经过第三国,进出大马同一个国际机场的中国护照,可办落地签。以上3种方法都显得很复杂也很费心。 根据星洲网2018.3.18的报道资料:仅仅在2017年,就有170万2918中国人交付“大使馆代理”办签证,代理手续收费总额分钟超过3亿令吉。另外通过“大马窗”的evisa、eNTRI办电子签证的有92万9905人,假设每人付210人民币费用的话,这手续费总收入恐怕也会是超过马币1亿令吉;以上两笔或许会有4亿多的莫名其妙“签证手续费”,但都去了谁的口袋?而这么大笔钱到底有多少是回归大马政府国库?事实上,这些大部分的“费用” 明眼都看得出来,都是制造出来的肥猪肉;传说通通都被某位内阁长官与各种代理人给瓜分掉了。当然,签证是内政部的职权;“大使馆代理”是外包商?这说明签证收费是与大使馆没有任何直接的关系吧!?   关键是中国国土那么辽阔,潜在旅游人口那么庞大,申请大马签证本应已经是简化与便利,或百分百免签为基础;但有心人却刻意把这块肥猪肉搞得让人耗时耗力耗心情!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人不青睐旅游大马的主要原因;泰国新加坡印尼越南早已实行了放宽签证限制,或有效的落地签证,甚至不需要签证。难道与中国那么友好的大马,竟然都比不上越南印尼对于旅游经济大趋势的敏感度?!我探知理解,连前朝首相自己也不晓得,原来中国人办来马签证,还得付出那么多的莫名其妙费用!?他认为“不是落实了零签证费”吗?放任昏官为非作歹,还是上樑不正下樑歪?!可以感受到燕窝与猫山王的出口境遇;政官商环环相扣,狼狈为奸的腐败性作怪吧!?也丢尽了大马人的脸!   其实,大马政府自70年代就认同观光旅游无烟工业,与地球村文化互动互惠的重要性;并在1987、1992、2004、2013年不断拟订提升旅游与文化部的机制。可惜体制新条律越来越绊死灵活性的急需要;导致旅游工业特别是入境旅游逐渐成为鸡肋事业。当下的旅游部只热衷与专注于管制执照、制限导游、抓旅巴等等芝麻事;但是这些旅游部的“严厉度”与政府政策,却与推动旅游工业背道而驰。你知道吗?在大马,申请一张旅游执照的条件高难度,好比开一间银行那么苛刻;但是倒闭关门只要逃之夭夭,一切损失归咎为消费者得买单!?申请旅巴执照也诸多设置限制。花了无限资源好不容易才培训了一名合格导游,却又实行导游证废除制度。结果到了入境旅游旺季时,有团,没巴士没导游;那些有导游专业但没有证,本想要复职协助旅游业;可是老鸟还都得与其他菜鸟们一起重新申请临时导游工作证;多不体面也不专业,哀乎!   旅游工业下的签证问题、卫生与安全课题、新山关卡与KLIA机场盖护照柜台官员没效率下制造的长龙阵事项、以及中国团体游客从新加坡陆路入境新山时,被海关故意刁难的无乱课税等等事件,纵然都不是旅游部管辖内的权限,但该部长有责任主动跨部门去争取协调改善!纵然旅游部在中国与印度来马的巨额办签证“费用”收入中,似乎没分得半点好处?可是,该部长必须挺身而出的去制止如此破坏性的弊害,并争取免签证政策!不过他却搞了个十令吉旅游住宿税;是发钱穷吗?他二度聘请好朋友当旅游发展局主席;简直一窍不通。他免费弄了个无厘头2020标志;弄巧成拙。他允许旅行社业者自行成立入境旅游公会替代旅游部到中国搞促销旅展;何来公性公正度?这些就是前部长的政绩,乃至整个旅游部的管理能力吗?!都已经贻笑四方了! 其实,新政府说明要崭新变革;那又何必在意政治人物就得当部长做高官?!任人唯贤的问责制才是当首急务;善用对的专业人士,去做对的事吧!国家人民才有福报。 P/s: 据了解,中国人来马签证分成好几种不同条件,而且都需要提呈相关文件;复杂之下制造了商机(也伤机)。 刊登于2018年5月20日《星洲日报》蘋果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