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角婚姻的藏人生活

那晚,达娃拉姆把大扎西的帽子挂在房门上。

经过房门的小扎西,看见哥哥的随身物品被他们共有的妻子挂了起来时,他识相地睡在客厅,好让哥哥与他们共有的妻子

同床。这已经是连续第三个晚上了,但小扎西一点也不在意,毕竟哥哥不在的那一个月,他可是每晚都和卓玛相拥

入眠的。这是我和友人远赴西藏时,在一场藏族家访中听到的。当下,我还真是大开眼界… …

西藏景色慑人,但生活环境恶劣。藏人则活出自己的哲学。

撰稿:布莱恩 (黎添华)

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 相爱和谐

在雪域高原上,类似达娃拉姆的婚姻关系不仅相当普遍,也是一种常态。一个扎西可以迎娶多位卓玛,而一个卓玛也可以同时拥有好几位扎西,一切就看谁的经济条件较好,当然,招呼我们的家访对象–达娃,显然是后者。“我家其实也不是很有钱的,和我家两个扎西相比还过得去。”由于人口结构、经济条件、家庭运作,以及高原严峻的生活环境,藏人的婚姻模式有其一定的原因。

“我的大扎西在城里挣钱,小的扎西就和我一起在田里工作。当我不能垦种时,小扎西还能工作啊。何况我们始终需要有个男人坐镇家里。”据说,以前藏人比较体弱多病,都活不久,所以多角婚姻可以确保单身寡妇,或无人照顾的家庭获得照料。另外,由于人口较少,多角婚姻确保了每个人都有归宿。

达娃告诉我们,这样的婚姻模式下,婚礼只需要举办一次,省下的不仅是婚礼开销,结婚证更是一张就够了。此外,未来侍奉的长辈也不必那么多,却同时能确保一定的生育率。无疑,藏族将多角婚姻模式的功能发挥得淋漓尽致,尽管看似建立在功能主义上,但,我想,它其实是藏人应对严峻环境的生活智慧。

传统藏人的家庭经营与多角婚姻模式,看似复杂却比主流模式更单纯坚毅。

兄弟更近,姐妹更亲

不说不知,雪域发生的,多为兄弟入赘经济条件较好的卓玛家,或同一家庭的姐妹花嫁进经济能力较富裕的扎西家。达娃坦言,兄弟或姐妹与同一对象组织家庭,那么相对的在磨合上就不会有那么多问题。毕竟,手足或姐妹间已有一定的家庭共识和感情基础。

“我们这儿还有一个卓玛配三个扎西的。只要房门挂上谁的随身物品,其他的扎西就会让出房间,没有什么问题的。”她说得自然坦荡,我们却听得脸红耳赤。那,谁先洞房?达娃马上露出那种笑我们无知的表情,立马纠正:不会一起的,隔年另一个才进门的。

显然,藏人早就为这样的多角婚姻关系,自然发展出一套“相安无事”的生活模式。所以,他们彼此相爱,却不会房事不协调。基于礼貌,我没追问如何鉴定哪些孩子属于哪他的,不过,看着达娃真挚单纯的表情,以及那迫不及待和我们分享的喜悦,我知道这个问题根本就不会存在于藏族家庭里头。

友人与藏族姑娘合照。

婚后才开始认识

多角婚姻关系是如何谈恋爱,这绝非我们能想象的。

“我们很多时候都是结婚后才开始真正认识对方的,因为都是双方家长介绍的。”不过,达娃的婚姻不算盲婚哑嫁,毕竟她念书时就认识自己家的两个扎西,因此早有了初步的印象,待父母提亲后,3人才顺势地结婚。

达娃透露,由于彼此恋爱的过程并不长,因此3人并没有多少“吃醋”、“猜疑”的机会,反之因为宗教信仰、价值思维,以及家庭信念等因素,3人一直都相敬如宾,相爱和谐。“我们相信,只要家庭友爱和谐,没有纠纷,家里的农作就会有好丰收,家中长辈也会健康长寿,这是我们孝顺父母的一种方式。”达娃笑着回答,双颊的高原红煞是好看。

诚然,藏人的爱情或许看似没有厚实的基础,然而,因为一股单纯美好的信念在背后默默推动,他们的婚姻关系无疑多了份真善美,走得也更长远,更永固。 看回都市人的情爱关系与婚姻经营,或许我们都爱得太脆弱,也太自私。这,其实与对象的多寡无关。

笔者与达瓦拉姆合照。

真的没有偏心吗?

多角婚姻对我们来说俨然存有很多不解与好奇,其中,这样的婚姻模式是否真的没有所谓的偏心。询及哥哥弟弟喜欢谁多一些,单纯的达娃先婉转回应“人的心都是偏一边的吧”。

“应该是大扎西吧,他的手工好,我的银饰就是他打出来的,家里的壁画也是他画的。”我不晓得除了上述原因外,大扎西先入赘是不是原因之一,然而,可以肯定的是,这位卓玛对我们谈起感情时是坦诚,也不别扭的。尽管自己喜欢大扎西多一些,但是,达娃也不会忽略小扎西。 “我也喜欢我的小扎西啊。”是啊,一个母亲可以同时疼爱几个孩子;但,自然也会有最宠爱的一个;我们也不可能同一时间只被允许喜欢一个朋友,而一群好友中,肯定也有最要好的一位。

那,如果亲情和友情可以如此允许超过一个爱与被爱的对象,为何我们唯独爱情的对象如此局限,以致我们对藏族的多角婚姻感到不解与负面?

诚然,在消费主义营造的大环境下,钻石是“THE ONE & ONLY”的象征,情人节、圣诞节,纪念日、或对方的生日,我们都要很舍得地为对方献上“绝无仅有”的,所以,我们从不怀疑为何母亲可以同时疼爱多名孩子,而你能同时喜欢上几位朋友,唯独伴侣就只能“THE ONE & ONLY”。

藏族男生手工了得。右为友人。

爱得坚毅的藏族卓玛

因为曾受教育的关系,达娃不是不晓得“一夫一妻”制才是现今社会的主流,但是,她从不觉得藏族的多角婚姻是异类,反而就我们一夫一妻制的虚伪有些纳闷。

“你们很多人一夫一妻后,还是会有小三小王啊,我都知道。我们藏人结婚后就会专一的。我们不会再爱上其他人。”她说得坚定,通透的双眼炯炯有神,反而是我们显得有些尴尬。多数的藏人确实经营着多角婚姻,但是,论爱情的诚恳与专一,我们却是都不如的。至少,他们诚实面对自己的情欲,不像我们就只能虚伪地活在“一夫一妻”制下,然后不肯承认自己也会有多看其他美眉的时候,不愿面对自己也会希望被其他小鲜肉看上的可能与想象。

依稀记得,结束对多角婚姻这话题前,达娃有些不可思议地询问,怎么城市里的人总爱闹离婚,我们还来不及回答,她却自顾自地说到藏族人是绝对不会离婚的,无论多艰苦他们都会走完这一辈子的。 这时,我低着头走出藏村,地上因中午的雪域烈日照出一个倩影,那不是个花心放荡的女子倒影,而是一个活得坦荡,爱得坚毅的藏族卓玛。

达娃拉姆的爱情观和婚姻模式让团友们觉得不可思议。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Michelle 作者

Michelle-蘋果新鲜人,看似难以接近,其实是慢热的一个人。 偶尔会胆怯,但相信只要踏出第一步,美丽的风景就在不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