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体悟西藏的美

站在世界的屋脊,西藏的蓝天白云堪称世上最慑人的。

也因为活佛转世,和藏人磕的等身长头,雪域更添上了一层神秘的宗教色彩,令世人憧憬非常,迷恋不已。但,西藏最

美,最动人的其实是这里的人。如果每一次出走都是一番心灵成长与精神洗涤,那么游走了将近50个城市中,拉萨给的

体悟最深刻的,因为藏人教会我的最多也最深……

西藏景色虽美,但,和藏人聊天收获更大。

随遇而安的美丽

“一生人能来一次西藏,是一种福气。毕竟雪域高原不是你有钱就能拜访的地方。”上述的这番话,是我导游说的。因为高原的环境恶劣,生活条件也不富足,因此不是谁都能忍受藏游。除了强烈的紫外线以及高海拔地区的极度寒冷外,你也必须承受程度不一的高原反应,严重的话更会随时没命。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长期活在氧气不足的高原地带,藏人的身体状况并不健康,其中,小孩就因为脑部缺氧,学习能力与内陆学生有明显差别,这也是为何,藏族小孩考进大学学分门槛较内陆学生低,这也是政府给予的一种扶持。

尽管如此,藏人没有想过离开这儿,反而总是乐天知命,坦然面对眼前的逆境或顺境,然后再用心诵经,努力转经,而这间中不求眼前的福报,只盼来世的解脱。这种无欲无求与随遇而安,让藏人笑起来少了份尘世的俗,多了份真挚的美。显然的,宗教在藏人的生命中扮演着关键的角色。藏人贫穷,却有着世上最美的蓝天白云;他们困苦,却有着宗教支撑,心灵获得洗涤,灵魂获得升华。

藏人教会我的事最多也最深。

不贪求

藏人对宗教态度,除了表现在他们的随遇而安外,更包括了如何看待亲人出家当喇嘛的态度。藏访期间,招待我们的达瓦拉姆就透露自己的长子就在庙里当喇嘛,而全家人更视为一种家族的荣耀。“我们都同意的,家里有一个小孩当喇嘛是好的。喇嘛是地位崇高的啊!”

不说不知,藏人生活条件并不富裕,有时甚至养不活家庭成员,反之当了喇嘛能减轻家里的负担外,同时更能确保孩子有机会存活下去。对此,藏人不觉得这是一种无奈,毕竟不是任何人都适合当喇嘛的。

值得一提的是,藏人对金钱等物质的认知也因为宗教而不同。达娃表示,一旦有多余的财物,藏人都会奉献给宗教,其中他们会用哈达将金钱、银器、珠宝、璎珞等贵重物品抱起来,然后抛向佛像以示供奉。

我们不会要多余的财物的,有多余的话就供养佛像和喇嘛。我们够用就好。”换言之,藏人的贫困或许是基于环境的恶劣与不许,但是,就算有机会致富,藏人本身对身外物的追求也并不那么热衷。因为不贪求,这,或许是他们活得比我们更自在从容的原因。当然,部分藏人还是会有讨钱的习惯,这是外地游客带来的一种影响,我们不应鼓励,更该拒绝。

喇嘛在当地地位崇高。

人皮鼓的我执

对西藏的认识,其实源自于儿时听到朱哲琴的那首《阿姐鼓》,但我对这首歌的了解却迟了21年。据说,封建时代的西藏,藏人有活人献祭的习俗,其中,大腿骨、骷髅头,甚至是人皮,都能制成法器。当中,由处女皮囊制成的人皮鼓,敲击时能通佛、通菩萨、通天人,让人们与神明更加接近。

音乐人何训田从远赴西藏的姐姐和哥哥那听闻了这故事,所以把它写成享誉国际的《阿姐鼓》。由于当时的文风保守,加上整体的文艺背景相对敏感,何训田的歌词写得相当隐晦。

牦牛粪便是藏人的最佳燃料,堪称比黄金珍贵,也反映了藏人对资源的珍惜。

没有考证的意义

我对这说法相当执着,不断地询问与求证,然而,藏人对人皮鼓并不纠缠。

一名在西藏工作的朋友就看我穷追不舍下,淡淡抛了句:“就算是真的,不过也是封建时代的事,现在早就没有了,也没有考证的意义。”。这时,我意识到自己似乎做着一件很愚蠢的事。

那已是久远不再发生的事,对原本就淡泊从容,从不执着的藏人来说,是毫无多大意义的。因为好奇,我穷追一段不堪回首,甚至对错真伪早已无法考究的往事,藏人早就放下了,我却咬着不放。这,是“我执”啊。

团友和导游李博闻(右)合照。

天葬仪式

藏游期间,我们路经天葬台,但是,若没有当地人许可,一般游客不鼓励前往。天葬是藏人独有的殓葬仪式,即让秃鹫将尸体吃完,藏人相信秃鹫若是将先人的尸体吃完,那么先人即获得了升天。据导游说,基于早些年前,韩国游客冒犯了天葬仪式,复引发国际纠纷,因此天葬台不随便对外地游客开放。

尽管如此,当地藏人却毫不介意,路边的老妇就告诉我们当天多少具尸体在上面进行天葬仪式,示意我们能前往观看。我不介意能不能上山观看,倒是因为这名老妇的豁达感到诧异。藏访期间,达娃拉姆也向我们示意,指有机会的话,下回可以随藏人一同见证天葬仪式。

“亲人去世时,我们是不哭的。”她的回答自若淡然,丝毫没有将死亡当做忌讳,甚至和我们谈起天葬细节时,更多的是一种期待。对比看似开放进步的我们,为何社会对死亡这个命题如此地隐晦?相对藏人面对生死的态度,我们真的较为开放?

天葬台上,藏人们以喜悦来面对死亡;在草原上,他们以坦然来面对荒芜,而不管生活环境多严峻恶劣,他们仍能豁达应对。后来,我想起《阿姐鼓》。阿姐的献祭,可以是封建制度的丑陋,但,她当时的自愿,不乏美丽与激情;《阿姐鼓》可能以美丽的词曲意境来稀释少女的无辜牺牲,然,它也淡淡地,在在地,刻画出藏族如何淡然地面对生死。那,是何等超然的一种境界,但,俗世的我们不能理解,所以只能羡慕,无法透彻。

藏人经常转经筒,旨在求忏悔,不求现世的福报。

结语

旅行的意义,不在于告诉别人“我到过这儿”,而是它究竟有没有改变我们的世界观,让我们在面对许多人、事、物、景的差异中,学会包容与豁达。而,如果这是旅行最好的诠释与意义,那西藏值得你去一趟,尤其是接触当地的人。

来到雪域,踏足高原,它可贵的不在于我们究竟涉猎了多少的美景,尽管那无疑是你见过最慑人魂魄,震撼人心的景色,然而,只要你和这些自由纯真的藏人交流,他们给你的启迪,教会你的事,将是你旅途中最可贵的收获。

藏人笑得最无邪。团友和藏人合照留影。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Michelle 作者

Michelle-蘋果新鲜人,看似难以接近,其实是慢热的一个人。 偶尔会胆怯,但相信只要踏出第一步,美丽的风景就在不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