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慢了你的故事》 ——陈文杰 ·《星洲日报》(逆转赛)

陈文杰 ·《星洲日报》(逆转赛) 《我走慢了你的故事》  《我走慢了你的故事》 说实在好久没那麽忙过,感觉一天24小时都不够用,看着时间分秒必争,我拿起行李一路追赶,在吃饭时忙着交流,可怕事还没吃饱,又要开始启程了。你问说,“真有那麽赶吗?行程表早就列明清楚阿”,我想是我步伐是跟上了,但没跟上的是我的心情。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彷佛又回到那大学时,没日没夜的生活,从企划到接洽,到订便当,再到活动接待,直到后来的结桉报告,现在回想起来心有戚戚焉。 以往呢,只有我接待别人的份,这次不同了,反到被人接待回,感觉还真有点不习惯。 续上一次的那山那人那狗,我说,在你愿意放下手边的工作,为我指引交稿的地方,我想这一次便是见山闻山恋山。仙湖农场吴侃蔷丁敬纯 建立品牌行销务农,看起来你对农场抱负不小,记得别不忘回头看看那咪咪眼笑着,等你。丰硕的沉朝富 报告船长,海盗配备已准备就绪,快~!开着你的梦想号,一路向前迈进,出发吧!向禾蔡恭和 自己种的葡萄不甘被破坏,即使掉落地的髒了,也拿起吃得起劲。新峰陈荣雄 对我而言,信仰宗教是好事来的,但我想告诉涂妈妈:“请你对自己好一点”。云也居一涂妈 25岁那一年你选择离开台北选择花露,而我选了大马,昨天在你为我们做导览时,我想说我想台北了,明天去到台北,我会想起在花露的你。昨晚成果发表会上,看你一直对着翔姊的麦克风金金看,也忘了让你展示一下,听你说上个月去大马某个交流宴,高歌一曲了把冷冷的场子救起。花露陈基能 带完这一团,然后呢 听郁兹说,“带团两个多月来,房租都白交了。”我想说不会阿,因为你赚到我们大马帮还有全亚洲的门票,就是免费房租。我想你懂每次欢送宴是一定会,我想很多媒体告诉你记得常回来找我们,我带你去吃好吃好玩,可你知道这世界残酷的,其实大家都说说场面话而已,哈哈~不过,下次有机会你来大马我一定会出现。 我来说:其实可以忙,是多麽好的一件事啊!只是看你如何看待事情,如果你不怕未来,未来也不怕你,端看林瑞杨的黑眼圈就知道,是适合吃这行饭。


《都是好风景》—— 郭朝河 ·《朝向梦想的那一端河》(逆转赛)

郭朝河 ·《朝向梦想的那一端河》(逆转赛) 《都是好风景》 《都是好风景》 前往头城休閒农场的路上,经过一片海。 灰白云层,将整个海岸线映成冷色调。偶有几束阳光从天穿透,但落在高湿度的海面上,也模煳成一片雾气。 今天的海浪有点脾气,在海岸线上任性着各种姿势。 不留心,绝对不会发现在石礁上,安静地站着各种钓鱼客。 他们零星垂钓,各自为政;一看就知道,一时半刻绝不会放软身躯,直到钓竿有动静。 望着各人的专注模样,我嘴角一弯——这不就是大家这几天的创作状态吗? 钓生活。钓题材。钓灵感。 在面对创作时,大家彷彿成了一座孤岛,隔着一小片海,安静地互不打扰。 我喜欢看每个人钓灵感的过程。在当下,大家彷彿都卸下武装,退回了最有安全感的姿势。 有人多喝水,期盼H20能化成冲击脑细胞的小分子,只求灵光乍现。 有人咬手指,彷彿是场跳乩的仪式,只求文昌星上身,下笔如有神。 有人边写边哼歌,有人躁动得四处乱走;有人一动不动得彷彿没了呼吸,有人却慌将眉头皱成了一条山谷窄轨。 万般姿态,只为了垂钓更美丽的灵感;这追寻的过程,可能满载而归,也可能一无所有。但身为垂钓者,在创作的路上,注定孤独地,自由地,执意地追求。但只要鱼竿晃动,钓起灵感一尾,那时手指轻了,连呼吸都会陶醉。 站多久,都值了。 这是我爱看的的风景。当然,还包括台湾浓浓的人情味。 在社会打滚几年,早已深知不是所有相逢都是美丽,所以在交新朋友方面,总会不自觉维持着安全距离的密度。 但这几天的萍水相逢,却让人感受到一种久违的温暖,一种让人不自觉卸下防备的初心。 有种原始纯粹的辽阔感,在每日热情接待的新朋友中。无论是到哪个地方出任务,或大伙无聊閒时打屁,都有欢笑陪伴。 每个人都愿意打开心扉。在认识对方时,也都在自我了解;这些都化成隐隐的摩斯密码,重新在试探心灵水流。 我每天都在啜饮着浓浓的人情味,一种不真实得让人想捏脸皮的幸福。那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福气,我何德何能,竟可天天享有。 虽然短暂,足矣。除了反复感恩,我早已想不出更好的回馈。 都是好风景。记2018年美好的夏末初秋。


《返乡的路》—— 赖洁敏 ·《光华日报》(逆转赛)

赖洁敏 ·《光华日报》(逆转赛) 《返乡的路》 《返乡的路》 他们已经找到返乡的路,而我,还在漂。 抵达台湾那一天,前往台南的路上,翔姐忙着介绍,也不断提醒我们这次来台湾的目的。 她说了很多,我只记得一句话“要帮农民说出他们的故事”。 或许是对植物多过对人,多数的农民都不善言辞,要他们说出自己的故事,那更是不易,他们说的最多的,是他们农作物的事。 有时候我们急了,会单刀直入地问:“老板,你有什么感人的故事吗?”、“老板,你爱你的植物吗?” 遇到羞涩,不善于表达的老板,他也给不到你答案。 其实,不用刻意询问,从他们说着一路走来的路途,也许没提到特别难过或特别开心的,但他们的用心经营,就已经能够触碰你的心,心里会暖暖的。 年轻农民的故事最能触碰到我,他们多是为了老乡的土地,老乡的父母,才愿意放弃花花世界,重返淳朴的村庄。 我曾经也想过,其实现在也一直在想,是否要返乡? 但我返乡后,又能做些什么?至今,我在外漂了10年,还未找到一个踏实的返乡目的。 对于青年农民返乡的勇气,我心里的佩服满满。 务农是看天吃饭的工作,台湾又是天灾国,务农是件不容易的事。 马来西亚天然资源丰富,但乡下地区依然吸引不到年轻人回去,我每次都在想,以后我的家乡就真的只剩下老人吗? 马来西亚的青年农业能够如何发展,确实是个值得各造思考的问题,马来西亚的青年农业发展还需要更多的努力。 今天,我记录的是台湾农民的故事,什么时候,我可以记录马来西亚农民的故事。 谢谢你们带给我的故事与感动。


《回家,很近,却很遥远》—— 苏润云 ·《旅游玩家》(逆转赛)

苏润云 ·《旅游玩家》(逆转赛) 《回家,很近,却很遥远》 《回家, 很近,却很遥远》 电话线那头,洪亮的嗓音,早已低哑。 回家务农?路遥茫茫。归家不? 有一种揪心,叫做回家 农后代,心里或许都深埋着一份挣扎与不安。基于各种原因,他们,告别从小协助父母农忙的生涯,离开家乡,追寻年少的梦想。那些有趣的人、新鲜的事、想看的风景,总在前面更高的山,于是他们走得更远了。 但是,当肩上的行囊越重,离开家乡越远后,他们的心竟夜夜归来,回到生命最初的所在。冬末春初之际,该是家里葡萄树插枝农忙的季节,雇来修剪葡萄藤枝桠的欧巴桑们是否全都来了?父亲田地里搬搬抬抬攀高的杂役,已找到帮手了吗?屋后,爷爷废置多年的鱼塘,土壤里的药性是不是已经退清?电话线那头,父母洪亮的嗓音,早已低哑。但是,一想到要放弃自己高端科技的事业,回到乡下协助父母管理农地?回到农村,自己所学的专业是否将会再也无用武之地?自己可以做什么?漂流在外的农村青年,是否今生注定漂流在外,返乡无门?当父母年纪渐长,想要留在父母身边,减轻他们的重担的意念,越来越强烈。或许家乡繁荣的光景不再,只留下妇孺老幼留守,何时可以恢复当年的繁华?但是,回家,对于农青来说,真的是一个对的选择吗?回家,我可以干啥?对于某些人来说,既然找不到回家的路,那唯有继续漂流。路遥茫茫。归家不? 有一种纠结- 孩子,你不回来帮忙吗 “年轻人就应该在外面闯啦,孩子在城市里从事高端科技工作。我打理田地还行啦,说不定有一天,他觉得自由够了,就会想要回家接管农地。”奈米休闲农场67岁的第三代传人,黄锡玮这样说。他心里深深埋藏着对于第四代传承葡萄园的期盼,不经意地从言语中透露那么一丁点儿。老农慢慢地说,手指的厚茧,指缝的黑泥,有满怀的希望。 有一种勇敢,叫做回家 没有说出口的这一份勇敢,其实是用许多许多的付出交换而来的。他们放弃高薪的专业,回到老家,或拿起锅铲锄头等工具,顶着大太阳淋着鱼工作,就为了不舍父母霜白的两鬓。 仙境休闲农场的第六代,吴侃蔷与妻子丁敬纯,接手打理农场事业已有数年。婚前原本跳街舞,不谙厨艺的丁敬纯在嫁入吴家后,从零开始学做菜,顶上告假的农场大厨的空缺,进入厨房为客户做料理,至今已做得一手好菜。而吴侃蔷创新的经历理念经历多次与父母的协商与磨合后,已经渐渐获得父母亲的信任,开始独当一面。这一点点的进步,乃是他们日以继夜,付出无数的心思所得。   “我不知道自己可以撑多久,养殖鲍鱼有太多无法掌控的事,比如:台风。这是父母一生的心血,只要爸爸每天可以来养殖场看看,他就会很开心。如果真的无法支撑下去,我就回去继续念药剂博士学位。”当年念药剂学博士第五年时,被父母亲召回家协助仁和鲍鱼养殖场的第二代,吴鸿铭说。今年,他三十五岁。             有一种踏实,叫做回家 过去四天的采访当中,被中途转换跑道,克服重重困难,最后终于在休闲农场找到安身立命的农民眼里看见闪烁坚定的信念。唯有找到回到心灵深处的来时路时,才能发挥自身的力量。 花露休闲农场,陈基能中医师的华丽转身,从面对病患,到投身百花玫瑰花,萃取精油。他说:“日以继夜的在花丛中工作也不会觉得辛苦。”     原是婚纱摄影师郑俊达夫妇,从不认识芭乐,到专研出菁芩休闲农场特有的黄金芭乐品种,以全台湾拥有最多芭乐品种的休闲农场著称。他们夫妻的彩虹芭乐传奇,乃是寻觅心灵回家之路的指引。             有一种快乐,重拾年轻的简单日子     老农说:“台湾现在的农业活动,多数是人手操作。尤其要感谢六、七十岁的欧巴桑,葡萄园的人工采收多是倚赖她们。她们有些在家无聊,出来工作,和同伴们在一起嘻嘻哈哈的,日子过得比较快乐。             回与不回,留或不留,都是一种选择。


《那年秋天 与你相遇好幸运》——卢慧仪 ·《有商有良》(逆转赛)

卢慧仪 ·《有商有良》(逆转赛) 《那年秋天 与你相遇好幸运》 那年秋天 与你相遇好幸运                     某些环境条件下,你或许没有选择的余地,但可有选择的应 对。当绝大部分人选择用委婉内敛的方式表达,你用简单直 接了当的方式接招,尝试的勇气和最后的结果,这都是没选 择下的一种选择。台湾休闲农业发展协会副秘书长邱翔羚常 在聊天时说:“你不是永远最好的,但也不会是永远垫底的。 只要能放下得失心,在没有压力的局限下就会有更好的发 挥。”这一次的《就是爱你农场》,到访地点取决于自己的 抽签运气,听到多少感动的故事就是自己的选择。千百万 种草木之间,我遇见了幸运的三叶草,更幸运的是在旅程 中遇上许多细腻温柔的“魔术师”,刻写出不同的感人故事。     我不喜欢玫瑰花,看过吃过也听过宇宙超人的天然玫瑰,我想玫瑰可爱了。 我不喜欢柿子的苦涩味,可这跟做人的道理很相似。大部人不喜欢吃苦,但没有经历过苦涩,能领悟简单的幸福感吗? 我喜欢香菇料理,倘若一日三餐设下全菇宴,想必好一段时间都会抗拒菇类菌类。凡事适可而止,过多或过少结果都会逊了一些。 我爱大闸蟹满足味蕾的瞬间,这季节性的佳肴并无法全年无休供应市场。没人可以永远站在最高峰,可在高峰也勿忘平地的美。 我从温室内的多肉植物中得到平静,工工整整并列躺着,是一种疗愈法。人生必经高潮迭起,即使向往平稳生活,也要勇于接受挑战,感受享受世间好与坏带来的洗礼。 最后一站的鲍鱼养殖,与其叙述孕育艰难的过程和新鲜的滋味,我更想表达一份舍与取的感激。手握海味三珍之冠,却愿对初相识献出唯一的机会,那一刻除了感激还有感动,让我遇见一个更好的你。 坐在头城农场外的板凳上,旁边躺着一只慵懒的狗狗,抬头一望蓝天下有海浪般层次丰富的云海,这一刻我知道什么是简单最幸福。


《 人生何处不相逢,只怕相逢太匆匆》—— 王宝碹 《CARI 资讯网》(逆转赛)

 王宝碹 ·《CARI 资讯网》(逆转赛) 《 人生何处不相逢,只怕相逢太匆匆》 人生何处不相逢,只怕相逢太匆匆 人说,天在将黑未黑的时候最美,爱在将爱未爱时最迷人。 人来人往的红尘,每天擦肩无数,你曾经为谁而停下过脚步,谁又曾为你敞开过心扉 ?明月有情,大海无心,擦肩而过之后,路归路,桥归桥。有情人的人,留下一生的记忆;无心的人,则是一场风轻云淡的遗忘。庆幸且感恩,此趟旅程,我遇到的都是有情有爱的人。 一眨眼,此趟文字比赛之旅已来到了尾声。连续几天马不停蹄的采访、赶稿与熬夜审稿的动作也将随之而暂时告一段落。是的,只能说是暂时告一段落,只因大家皆来自同样一个领域,拿笔的或敲键盘的,各自回到工作岗位后,得将继续为文字这块园地继续耕耘。 曾经,有位资深媒体前辈对我说,这世界没有最好的文章,只能说有更好的文章。而所谓的更好,则依个人的喜好而定。唯一一点可以这样说的是,文字有温度,风情万种的风格与写法,肯定会让你找到一个是你最爱的! 20位参赛者,20种不同温度的笔墨,是互相学习的捷径。虽然说,大部分的时时间,大家都忙着往各大农场去跑采访,加上每天的组员可能都会不一样,景物与人,如此的来去匆匆,没能有机会好好坐下来交流 ,但我始终相信他日会再遇见。 那是一抹挥散不去的笑容 一个招手,一个微笑,瞬间把你我的距离给拉近了,友谊也就这样开始建立了起来。几次前来台湾休闲农场,就会有几次这样的感受。很多时候,明明是初次见面,但却让人感觉好像认识彼此好久好久了。 这次的休闲农场之旅对我来说充塞着满满的新鲜感!第一次遇见比女人还爱玫瑰的郑宇超(曙光玫瑰有机农场) ,让人感到禅意绵绵的黄錫玮(奈米休闲农场),一直狂喊要革命的廖志鑫(柿子哥农场)…..还有很多很多…… 这些休闲农场的主人们,有些原本就是来自农牧世家,一代接一代。有些则是中途才转换跑道,拿起锄头走向田园去。 明明顶着大太阳曝晒,汗珠从额头串串流下,嘴角却依然上扬。其实啊……有哪一个行业是不辛苦的? 但是,他们比其他人多了几分的豁达,热情与专注。 尤其让我感触颇深的是来自奈米农场的黄伯伯。从一名高材生到当一名教师再到回归他乡的园地当农夫…….如今已经白发斑斑的他,仍然一直在想要如何拯救大地的土壤。在不杀害任何害虫之下,也可以把农作物照顾得很好,想必目前也只有他可以去理出一个所以然来。 “人生一定会有顺与不顺的时候,每个人都一样的,那又何必为生活上的小事而不停去纠结。”他所说的这句话,一直不停在我脑海里盘旋着。 也对,人生随其然,生活何其烦,累了就睡觉,醒了就微笑,然后继续往前走。 这是我在这些农民身上所看到最正能量的一面。 最后,想对与这几天连续跑几家农场,心跳一百狂敲键盘打稿以及熬夜审稿的大家说 , 若胜出了,我们要共同为彼此而欢呼 ; 若败选了,我们要一起为彼此加油打气。 要知道,前面的路还很远呢。给自己一个微笑,人生处处是阳光。:)


《杀人封喉不见血的文字战场!》—— 杨荔婷 · 《南洋商报》(逆转赛)

杨荔婷 · 《南洋商报》(逆转赛) 《杀人封喉不见血的文字战场!》 杀人封喉不见血的文字战场! 这是一个杀戮战场! 20位挑战者漂洋过海来到台湾,以18个休闲农场作为擂台,以文字作为武器,以创意作为弹药,在总计四个回合里,连发7炮! 表面上风平浪静,而实际上,已经厮杀个片甲不留。 死去“活”来好几回…… 《2018马来西亚媒体团-就是爱农场文字创作比赛》,团员中卧虎藏龙,有人化身“菇”娘、有人成了“拈花惹草”的高手,一篇又一篇的“惊世之作”,相继诞生。 晚上的评分工作,更是一场又一场的“震撼教育”,每每打开文件夹,点开第一篇文章开始,冒出的第一句总是:“靠夭!这什么妖怪?!”“我的妈呀!这还让不让人活呀?!”一声又一声的惊叹,然后开始纠结,好作品太多了,怎么选啊? 没说出口的还有心里暗暗的惊慌,看到一个比一个厉害的文字创作高手的作品,再想想自己在仓促下交出的劣作,胆颤心惊啊! 但同时也激发起自己的斗志:我一定要努力赶上! 心情像经历过“三温暖”,起起伏伏、情绪高高低低的转折,每个晚上都要上演一回,心脏稍微弱一点,还真不能负荷如此大的波动啊!庆幸我活过来了! 这一趟《就是爱农场文字创作比赛》,行程紧凑得让人疲惫不堪,但个个收获累累,因为在“以文会友”的过程中,让大家无形中增进了自己的文笔,也结识了一群好朋友。 未来还有很长远的路要走,祝福大家在文字创作的路上,继续精益求精,与“文”共舞! 我可爱的同学们…… 我的19位同学,燕瘦环肥,各种性格都有,与他们共同走过这一遭,是这段旅程最美好的回忆。 天生长着一副臭脸的我,旅途中抱恙,没什么表情的脸,看起来“更臭”了,难得是同学们都没被吓跑,嘘寒问暖从没少过,让我感受到满满的温暖。 有着“独特”穿衣品味的主编哥,也有过人的EQ,即使被调侃了,依然不吝啬于展示那一对可爱的小酒窝。 像个大孩子的黄河,一路上耍宝,提供了不少笑料;无时无刻都在上演宫廷剧的娘娘、嗓音可媲美志玲姐姐的敏军与宝瑄……受字数局限,无法一一尽录,你们都是这一趟旅途上最美丽的风景。 旅程结束以后,我会想念你们的。 上帝派来的天使们…… 出门在外,幸运有一班天使一路细心呵护我们。尤其是“大天使”祥姐,别看她个子娇小,气势与魄力可是非一般;特别是她那个“八宝袋”,什么仙丹都有,包你“药到病除”。 还有与我们一起上山下海的小天使们:“同乡三分亲”的国林、“小鲜肉”瑞阳、“有求必应”的一支,还有为我们忙前忙后的芷嫈、致豪,谢谢你们的付出与无微不至的照顾,就像一股暖流,温暖了在异乡的我们的心。感恩有你们!



《双手》—— 汤洁仪 ·《好玩》(逆转赛)

汤洁仪 ·《好玩》(逆转赛) 《双手》 双手 我是一双手,我主人这一双手在颤抖着。 他们也是一双手,但他们经历过甜酸苦辣的人生滋味了。 我,每一天的工作总是忙碌着,你看见我的时候,不是在忙东忙西,就是在电话或键盘上起舞,没有一刻在休息。更让我生气的是,他总会让我受伤,一会烫伤,一会夹伤,因我主人是个粗心大意的人,庆幸的是他没把握遗失过。 其实很想告诉我主人,请他以后可以多呵护我,还有其实我并不爱跳舞,我只爱名为静静的时刻,所以每一天我总是盼望我主人入睡。他像似没听见我的呼喊,爱玩的他这次带我飞往到台湾游玩了,但我懂他这次并没有在玩,他心情是战战克克的。 他共同友人带着我拜访了各个休闲农场的主人,他们每一位都非常友善可爱。八卦的主人在遇见每一位农场主人都会不停的问他们的故事,我也不闲着,一起聆听着。 饱经风霜 方得尝试人生滋味 看着每一位主人的双手,岁月可真不曾为他们怜悯过,为了生活,他们甜酸苦辣的人生滋味都尝过。有的手握笨重的锄头反复翻土耕种、有的手握剪刀剪枝、有的要潜入水中忙活等,每一双手都留下了难看的茧,代表每一段故事的疤痕。这一切为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幸福,有的是一份传承、有的是回乡的梦想、有的是为大家献上一份快乐等。 人生过程宛如一条毛毛虫,在未成为华丽蝴蝶前,总要经过卵期、幼虫期、蛹期后,期间可能还会遇上被嫌弃,挫折的时刻。人生即是如此,为何不继续面对呢? 哒哒哒哒。。。。。对了,我忘了告诉大家,这是来自键盘上声音。我主人与友人正面对着一场文字上的比赛。但他脑袋却空了,双手在颤抖着。来吧,我的主人,就写你想写的故事吧!我说呀,如不饱经风霜,那能看见未来的幸福呢?勇敢做个毛毛虫吧!


《三分耕耘一分收获》—— 林丽盈 ·《谈谈网》(逆转赛)

 林丽盈 ·《谈谈网》(逆转赛) 《三分耕耘一分收获》 《三分耕耘一分收获》 或许你常听说:“去哪里旅行不重要,重要的是跟谁在一起。” 对我来说,每一次的出远门,最重要的是我可以遇见、听见、看见生命中未曾出现过的什么人和什么事。可能那是一位热情朴实的司机大哥、可能那是一碗温暖感人的热汤,也有可能那是一幅错过了,就不会再有机会看到的风景。 在接到邀请时,群组里艾琳发了一则内容,字里行字是叫我动容的。 “台湾旅游局有一年的观光口号是’台湾,最美丽的风景是人’。我深以为是,尤以台湾休闲农场的农夫们为甚。” 能不动人吗?台湾农夫四个字,是蕴含了多少世代辛勤劳作背后的坚持,流了多少公升汗水换来人们的安逸生活。 你有发现吗?有多少农夫长得细白嫩滑的,一身阳光晒过后的古铜色,双手因长年持铲子锄头长出的茧子,都是他们捱过拼过的战绩。 他们从不在乎,也不会引以为荣,因为他们知道务农的快乐和成就。尤其是农作收成时,那丰盛的光景就是最大的酬报。 这一趟旅程,让我看见的是台湾农夫们的乐知天命中的积极和傻劲。他们尊重大自然的生存法则,在种植时却也奉行孔子“知其不可而为之”的立场与态度。 气候不可预测,但是会用许多措施预防损失;种瓜未必得瓜,但是就也种多一把豆以防瓜不生时。农夫的智慧,岂是用教科书还是文凭就可以学会、学懂的? 你还有发现吗?台湾农夫的笑容总是最真、最亲切的。因为平常对的都是农作,对柿子、对玫瑰、对虾蟹还多过对人,你有看过农夫对一棵龙眼树发飙,还是对一只螃蟹发烂渣的吗? 因为简单所以真诚,很想借此篇文感恩这一群用生命去耕耘台湾土地的农夫们,有您们,台湾真的很美。 最后,我想要用这一张照片,作为这趟旅程的一个收获。 “世间的开花结果,不一定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但是只要用心耕耘、灌溉,最丰盛的收获肯定会是下一季的收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