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天 ‧ 第一场 ‧ 第三名:李秀华 ‧ 《奢华极致》
《吴鸿铭,台湾东北角最美的风景!》

再多一年,吴鸿铭就是药剂系博士毕业生。有天,母亲给他打了一通电话,说父亲年纪大了,体力日间衰退,于是,他在台湾鲍鱼养殖业繁华落尽之时,回到仁和鲍鱼养殖场。看似接手家业,但双手接过的,却是父亲朴实与实在的一生。这份没对父亲说出口的爱,是台湾东北角最美的风景……

「我愿意回来,是因为我在贡寮的长大。我想要回来守住这片土地。」36岁的吴鸿铭,4年前还是高雄医学大学药学系第五年博士生,再多一年,就是博士毕业生。当初,父母把孩子送出贡寮念大学,是希望孩子不要像自己一样,在大海裡辛苦找生活。

如今,台湾东北角沿岸养殖鲍鱼的年轻人,不超过5个,吴鸿铭是其一。一般的鲍鱼养殖,从下苗到採收需要大约两年时间。开放性养殖让自然潮水自由进出,鲍鱼是慢慢养,慢慢大。养殖时间越长,存活率越低,风险也越高,所以,越来越少45岁以下的年轻人愿意做这行。

「我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再支撑多久,就儘量努力,哪天坚持不下去,就去当个不必承受天然灾害的风险的普通上班族。」他站在养殖场上说故事,身后便是大海,海上,一波接一波的大浪拍打在岸边的礁石,与无数纷飞的浪花形成大自然的交响曲。当那乐声暴怒时,便是生命不能承受之「侵」!

2015年,那易怒的苏迪勒姑娘扇了石板下的鲍鱼一个巨大的耳光,整个养殖场都在海水淹没之下,不得见天日。苏迪勒息怒离去后,鲍鱼们早已离家出走,再也找不回来。他请来潜水夫,花了一个月时间才将「连根拔起」,吹到岸上货柜屋的石板逐块搬回原位,可不到一个月,另一个颱风又来捲走他的心血。钱赚3年,一个颱风就把一整年的付出给摧毁,使得这大男人欲哭无泪。


他不是盲目回乡恪守家业。年轻时到城市唸书,学校假期回乡就到鲍鱼养殖场做帮工。遇到颱风天,岸上搁置了一地的飘浮木,需要人力逐块搬走。开学回到实验室,同学个个皮滑肉嫩,他却被太阳薰到皮肤黝黑,甚至脱皮。

他知道这活儿的苦,却依然回来吃苦,是因为每天能够回家与父母、老婆和孩子吃饭的幸福,稀释了苦的滋味。

 

贡寮,是台湾最适合养殖鲍鱼的地方;鲍鱼,曾是贡寮的骄傲。台湾人教会中国热养殖鲍鱼技术后,台湾鲍鱼成为夜市裡数十台币就可品尝到的夜市小吃。 台湾鲍鱼繁华落尽, 这行业不再为贡寮人带来财富,儘管鲍鱼乾货价再高,付出最多,承受最大风险的养殖人,利润却最低。

 

 

 

 

 

 

1斤鲍鱼大约十颗,只卖台币五百元。吴鸿铭的朋友阿峰哥说:「我朋友这人的个性太硬,说好听,就是有毅力,他从小就是那种一旦决定要做的事就坚持到底的人。」阿峰劝吴鸿铭转行,毕竟,他肩上扛着家庭,有老婆孩子要养。

 

 

 

 

 

 

可吴鸿铭心裡清楚,照顾自家的老婆与孩子的担子再重,也不及父亲从大海裡找生活那朴实与实在的一生重。纵使颱风给了他生命中不能承受之侵,可父亲面向大海的这一生,却是他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Michelle 作者

Michelle-蘋果新鲜人,看似难以接近,其实是慢热的一个人。 偶尔会胆怯,但相信只要踏出第一步,美丽的风景就在不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