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天 ‧ 逆转赛 ‧ 第五名: 詹雪梅 (东马)‧《星州日报》
《不忘初心,一生守护》

《不忘初心,一生守护》

这是封给侃啬和阿纯的信。如果没趁这个机会写下,或许将永远含蓄地留在马来西亚的一个角落。

四年前,侃啬和阿纯到马来西亚分享“二代梦”后,只要想起,或提起,或看到任何有关台湾休閒农场的资讯,这对小夫妻的容颜总会澹澹浮现脑际。他们和父辈圆融共处了吗?侃啬在分享中诉说了农场二代抱持的理想和不易和父辈达成共识的无奈。说到他要效法酒店,将仙湖休閒农场住房裡的花色床单一律改成白床单,而面对父母反对陷入亲子抗争时,站在台上的侃啬略有停顿。那也是一场不被父亲全然认同的告白。不能获得父亲认同与赞许,是亲子关系中最无法清楚表述的难受。无论在理性或感性层面上,总会不自觉地跌入难以跨越的深坑。

分享会结束后,我在晚餐时趋前对他说:“你能和自己的父亲在争议中退让、调整,真棒!”也许是因为我们头顶上的那盏金黄色餐灯,那一瞬间,他眼眸中彷彿泛动着泪光。阿纯与他对望一眼,如小鸟般紧挨着他。自此之后,心中对他们有了微妙、不足以道的浅浅挂念。这对小夫妻,可好?

四年后,再见侃啬和阿纯竟是在他们家的山裡,在那个让侃啬与父亲展开无数次拉锯战的仙湖。他依然穿着一点也不神秘也的黑T恤,一头干淨俐落的军人头。而那个我曾经以为小鸟依人的阿纯,却一点儿也不一点儿也“小鸟”,反倒有了统领万军,运筹帷幄的气势,在厨房裡掌管大家的“天”。小夫妻带着朝气蓬勃的一群年轻人靠山吃山,山林生机充满活力!

2018年11月12日,“就是爱农场”行,即将结束。此行一路由南向北,行程紧密,没有回头。然而我印象最鲜明的,始终是第一晚的初到仙湖,那个起点。仙湖小木屋裡,铺着白色床单的睡床格外舒服,一夜好眠 。看来,是我庸人自扰了。

与侃啬的交谈中,我勐然发现白昼的仙湖,处处皆是共生共栖的画面,自然生长的寄生植物随处即是,人为养生的寄生、共生植物亦随处可见。高大的龙眼树下,种着不该吸收太多阳光的咖啡树;打开小木屋的房门,不经意就能看到豔红夺目的红色咖啡豆。路边旁每一颗大树干,上几乎都长着一颗猖狂而优雅的兰花,这是侃啬妈妈的杰作。仙湖的花草树木都在互相守护着,而这样的互相守护不仅在花草树木中。


仔细一想,侃啬的父母其实一直守护着侃啬和阿纯,侃啬和阿纯也用他们的方式守护着仙湖。这一家子都在守护家乡的山与树、人与爱。继承祖业的过程中与父辈的争议与抗争,会渐渐减少,但不会完全消散。但愿侃啬和阿纯来日疲惫时,记得在安静的夜裡抬头仰望,看看每一个在空中闪闪发亮,守护着你们的仙湖精灵!期盼下次再见,侃啬的黑色T恤将如仙湖的夜空,无限寛广,并将永远在那深邃而始终不变的黑色裡,不忘初心。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Michelle 作者

Michelle-蘋果新鲜人,看似难以接近,其实是慢热的一个人。 偶尔会胆怯,但相信只要踏出第一步,美丽的风景就在不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