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 ‧ 第一场 ‧ 第二名: 梁国忠《马可波罗》

第三天 ‧ 第一场 ‧ 第二名:梁国忠《马可波罗》 敢问大侠,难道种葡萄也能得道? ——奈米休闲农场 我纳闷,葡萄都没长出来,为何还要来采访呢? 老板把茶泡开了,我们围拢在一起,聊的是“无形”的葡萄。农夫杀生,是逼不得已,因为农作物成长而必须消灭害虫。这一次,我听到不一样的答案。 他说,害虫不是靠杀害、而是驱赶,如此才能维持环境的平衡状态。 乍听之下,有些仁道侠义的精神。 这时,我仔细瞧瞧黄老板的脸色。他皮肤白里透红,还有一头银白色的头发,心底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难道他是一名“隐世高人”? 我们成功的把话题从葡萄种植,转移到个人成长背景。今年67岁的他,大学修读企业管理,世界的繁华没有把他留住,即使身边有很多上市公司的同侪,也甘愿回家打理葡萄园。 我追问,为什么?他说,其实农夫生活很快乐,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生活,他只是刚好选了“果农”的职业。 有机农业的转型,谈何容易。他回到果园的四、五年,完全没有农作收入,但却靠坚持及自信,换来今天的成就。 黄老板看我们一脸疑惑,终于点破了一个关键点。他在回乡的那年,开始学佛,所以种葡萄是他这一生的“功课”。这门功课,不结恶缘,即使是昆虫,也会积少成多;也因为慈悲,才选择不用农药,做到问心无愧。 我突然顿悟了。 眼前的黄老板,像是金庸笔下的“少林扫地僧”,离开繁华,回到田野。我们喝茶凉棚外的小木屋,也像是藏经阁,而门前垂吊的是大邓伯花,禅意无垠,花语是一见钟情。 我记得一篇采访金庸的报导说,他学佛,学放下;黄老板学佛,也学放下执着。 不管,葡萄有形无形,我得先放下:吃不到的葡萄,不是酸的。 特别鸣谢 | SamuraiWiFi


体验幸福享受休闲 Mary交换日记

这一切一切,全来自台湾的休闲农场,想要更深一步了解台湾休闲农场的魅力,一起进入Astro家娱频道《Mary Go Round》两位主持———魔法Mary、阳光Mary的心情日记,在文字上回味这趟以生态及同样大小农村结合的休闲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