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天 ‧ 逆转赛 ‧ 第五名:詹雪梅 (东马)《星州日报》

第四天 ‧ 逆转赛 ‧ 第五名: 詹雪梅 (东马)‧《星州日报》 《不忘初心,一生守护》 《不忘初心,一生守护》 这是封给侃啬和阿纯的信。如果没趁这个机会写下,或许将永远含蓄地留在马来西亚的一个角落。 四年前,侃啬和阿纯到马来西亚分享“二代梦”后,只要想起,或提起,或看到任何有关台湾休閒农场的资讯,这对小夫妻的容颜总会澹澹浮现脑际。他们和父辈圆融共处了吗?侃啬在分享中诉说了农场二代抱持的理想和不易和父辈达成共识的无奈。说到他要效法酒店,将仙湖休閒农场住房裡的花色床单一律改成白床单,而面对父母反对陷入亲子抗争时,站在台上的侃啬略有停顿。那也是一场不被父亲全然认同的告白。不能获得父亲认同与赞许,是亲子关系中最无法清楚表述的难受。无论在理性或感性层面上,总会不自觉地跌入难以跨越的深坑。 分享会结束后,我在晚餐时趋前对他说:“你能和自己的父亲在争议中退让、调整,真棒!”也许是因为我们头顶上的那盏金黄色餐灯,那一瞬间,他眼眸中彷彿泛动着泪光。阿纯与他对望一眼,如小鸟般紧挨着他。自此之后,心中对他们有了微妙、不足以道的浅浅挂念。这对小夫妻,可好? 四年后,再见侃啬和阿纯竟是在他们家的山裡,在那个让侃啬与父亲展开无数次拉锯战的仙湖。他依然穿着一点也不神秘也的黑T恤,一头干淨俐落的军人头。而那个我曾经以为小鸟依人的阿纯,却一点儿也不一点儿也“小鸟”,反倒有了统领万军,运筹帷幄的气势,在厨房裡掌管大家的“天”。小夫妻带着朝气蓬勃的一群年轻人靠山吃山,山林生机充满活力! 2018年11月12日,“就是爱农场”行,即将结束。此行一路由南向北,行程紧密,没有回头。然而我印象最鲜明的,始终是第一晚的初到仙湖,那个起点。仙湖小木屋裡,铺着白色床单的睡床格外舒服,一夜好眠 。看来,是我庸人自扰了。 与侃啬的交谈中,我勐然发现白昼的仙湖,处处皆是共生共栖的画面,自然生长的寄生植物随处即是,人为养生的寄生、共生植物亦随处可见。高大的龙眼树下,种着不该吸收太多阳光的咖啡树;打开小木屋的房门,不经意就能看到豔红夺目的红色咖啡豆。路边旁每一颗大树干,上几乎都长着一颗猖狂而优雅的兰花,这是侃啬妈妈的杰作。仙湖的花草树木都在互相守护着,而这样的互相守护不仅在花草树木中。 仔细一想,侃啬的父母其实一直守护着侃啬和阿纯,侃啬和阿纯也用他们的方式守护着仙湖。这一家子都在守护家乡的山与树、人与爱。继承祖业的过程中与父辈的争议与抗争,会渐渐减少,但不会完全消散。但愿侃啬和阿纯来日疲惫时,记得在安静的夜裡抬头仰望,看看每一个在空中闪闪发亮,守护着你们的仙湖精灵!期盼下次再见,侃啬的黑色T恤将如仙湖的夜空,无限寛广,并将永远在那深邃而始终不变的黑色裡,不忘初心。


第四天 ‧ 逆转赛 ‧ 第四名:刘敏军《探世界》

第四天 ‧ 逆转赛 ‧ 第四名:刘敏军 ‧《探世界》 《笔耕不辍》 笔耕不辍 一/ 笔耕·农耕 暌违了两年的文字比赛,接到比赛的邀请,心中依旧是忐忑的。 写作的路,并不好走。 我一直觉得,写作是一种动作,一种努力呈现生命中各种皱褶的动作。 经常只机械化式制造文字的我们,在繁忙的文字工作间穿梭,难免不再把皱褶当成皱褶,漠视了皱褶的存在;或者,因为时间的累积,皱褶一澹化或愈加粗糙;或者,失去了体会皱褶的能力,任生活内的沧桑体验遮盖住可以浏览内心的窗口;再或者,飞花凌乱,四顾茫然,视觉不再聚焦。于是,写作就成了一种乡愁,仅仅偶然会出现在心底。这样的写作比赛,就彷如写作生涯中的某一个界标,强行让你正视每一个皱褶,让你每一个皱褶都必备某一个指定动作。 起初,我们都在用笔,逐间休闲农场,强行地打捞着故事。然而,比赛里所有文字的产生和存在,就足以证明着我们生命中内某些非常重要的元素,仍然存在。我们是用文字,来证明我们还可以感受这些皱褶的印迹。 这一场同业间的战役,只是将我们生命中的文字拉回最原始的纯真,以我们的笔耕,述说着农耕的故事。 二/苦笑着蹒跚前行 经过四天的战役,大家手上的笔皆已奄奄一息。 太多的忙碌使我们无法很透彻地体会每一个休闲农场。唯一庆幸的是,偶尔在忙碌的缝隙中,可静静享受农场里那零碎的小美好,悄悄存寄片刻休闲,让文字的力量熏陶这无情的赛制。敞开心扉,品味着写稿与审稿之间些许的岁月静好,苦笑着蹒跚前行。 三/笔耕不辍 「文人的魔力,竟能把偌大一个世界的生僻角落,变成人人心中的故乡。 」 这四天来天天在休闲农场的农耕见穿梭的我们,积极地为在每一个休闲农场里打捞故事,每一个休闲农场都俨然成了那人人心里的故乡。 真相往往来临得格外残忍,当审阅他人的稿件,看到他人笔耕得如此如火纯青,见识了他人的虚心与低调,顿觉自己那许久未经凋琢打磨的心灵经过这几天的锻炼与摩擦,瞬间已蜕变得圆润无比。 在笔耕的路上,这几天,并不寂寞。 我们皆是文字的守护者,但愿在这秋天的战役结束之后,皆能笔耕不辍。


第四天 ‧ 逆转赛 ‧ 第三名: 梁国忠《马可波罗》

第四天 ‧ 逆转赛 ‧ 第三名:梁国忠‧《马可波罗》 《余生,你想要怎样的生活》 馀生,你想要怎样的生活? 1. 在回程的路上,我问钓虾场的杨老闆:“你孤单吗?” 两个女生在窃笑。 我接着说:难道就不后悔走上这条路吗? 他没有正面回答,停顿了一下说,人生这一辈子,有没有在追求什麽,其实很重要,尤其是男生。 语毕,转回头看一看我。 “如果你认为是对的,那麽就去做吧,不要想太多盈利的事情,因为一定会有人注意到你,然后认同你。” 因为车子后座坐着林敏慧,我把视线移去窗外。 2. 我一口芭乐在嘴巴咬动,不忘问郑俊达老闆:难道就没有害怕自己失败吗? 他脸上不以为意,直说没有。因为找到喜欢的工作,然后认真地做到“精”,别人无法取代你,那麽你还要怕什麽? 一层隔在澹蓝色镜片的眼神,还是穿透出笃定、认真、义无反顾的态度,不假思索,就像是一直以来的生活态度。 他憨憨的。 我相信,他也正在直视着一脸发愣的少年。 3. 坐在黄老闆的凉棚下,喝着高山茶,好奇一派仙气的他,为何当初愿意捨弃城市生活? 他眼睛眨了一下,露出微笑说,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生活,然后他觉得这样的日子,过得很快乐。说得毫不费力。 我却很认真,很认真的考虑,返乡的生活,是不是未来的一个选项? 后记: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功课。 我不断的向农场主人抛出疑问,尝试在答桉中,找到自己安身立命的方法。写作,是一条很孤单的道路,只有自己才知道,坚持的最后,有没有自己想成为的模样。 我相信,创业、转型这条路,同样孤单。 做一件没人认同的事情,需要克服多少一个人的孤单;需要把自己装备到什麽时候,才能抵挡别人的冷言冷语,拿出自信的走到一个所谓 “成功” 的门槛。 人生没有范本,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只是接下来的生活,可否带上农场主人的精神,继续走下去呢?


第四天 ‧ 逆转赛 ‧ 第二名:洪启翔《蘋果101》

第四天 ‧ 逆转赛 ‧ 第二名: 洪启翔 ‧《蘋果101》 《只不過是農場而已》 你以為,你以為的就是你以為的嗎?   距离初次邂逅台湾休闲农场,也不过才经历一年。不认识的时候还天真认为,难得假日竟然要下鄉從農為樂,我寧可當個全職的家裡蹲,也不外出任由烈日與勞動給身心摧殘。   直到去年邂逅了休閒農場,我瞬間理解了張佳偉在《有人想自殺,就送他去菜市場》這篇文章所描述的意境——迷失落魄之人,甚至自尋短見者,應該到菜市場去,看著如虎豹般生猛的農民們,究竟是何等地奮力生活,享於勞動。   台灣休閒農場亦是如此,不親自走一趟,你永遠感染不到那奮力生活活力與愉悅。盤中餐每一物,大者如蔬果,小者如米飯,比你所認知的辛苦,還要辛苦上百倍!當中還有你意想不到的滾燙熱情。   這裡奇人好漢無所不在,我們就這樣創誤闖入一片嶄新的江湖世界。愛茶者、愛花者對一草一木的熱衷與癡愛,可以心無旁騖,投入一切金錢、熱情與時間,哪怕是成為了別人眼中的怪人狂人,他們卻能挺直身軀大步邁前,哪怕失败碰钉子了,他们也能在别人眼中死胡同里开出自己的康庄大道。光是這一點,你我能辦到嗎?   他們是名副其實的“三分靠打拼,七分天註定”的一群,努力奮鬥過了,也得看老天賞不賞臉。這點又启发了我們什麼呢?   这土地上每一次的落紅與枯黃,人間的緣起緣滅聚與散,都是時序的更迭與完成。我們終究活躍在預測不了明天,甚至後天和大後天是風是雨都無法百分之百掌握的人生。有人滿懷希望,認為最好時刻的還未到來,但也有人以為最好的時光早已逝去,從此怨天尤人。   這時,農場的他們會告訴你:最好的當下,就在當下。    你還敢說,“只不過是農場而已”嗎?


第四天 ‧ 逆转赛 ‧ 第一名:林敏慧《MintOnTheRoad》

第四天 ‧ 逆转赛 ‧ 第一名:林敏慧‧《MintOnTheRoad》 《我想为你写首诗》 我想为你写首诗 (歌词) 作词:我 作曲:你 我有故事 你有酒吗 关于农场 我可以给你说100个故事 一二三 开始 好虾冏男社 是8位青年返乡创业的故事 没钱没经验 更没有养虾的知识 碰钉碰意外 惨赔的痛苦只有自己知 有人放弃 也有人选择坚持 阿正用3年 专研出溷养的方式 龙胆石斑蝨目鱼和乌龟 统统都放进虾池 病弱的虾子 逃不出大鱼的牙齿 成功生存的全是健康的胖子(喂 是虾子啦) 鲜甜又肥美 不信你到口湖试一试   我有故事 你有酒吗 关于农场 我可以给你说100个故事 三二一 再一次 吉财製麵的陈老闆 来自穷苦的家世 当长工的日子 连一份工资也是奢侈 23岁从零开始 製麵还被嫌难吃 60年的坚持 终于打响吉财的名字 喜欢他们的幸福的方式 不是远方不是诗 更不是山盟和海誓 而是把平凡的日子 过成天伦之乐的意思   我有故事 你有酒吗 关于农场 我可以给你说100个故事 一二三 别停止 买了3倾地 有人想送他4倾地 听似天方夜谭的故事 在沐心泉黄老闆的生活裡却是真实 他不爱花也不掩饰 想追的是住进山裡的日子 樱花绣球花金针花白雪花 全由他亲手种植 植物的价值 对他而言就是让游客微笑的投资 我有故事 你有酒吗 关于农场 我可以给你说100个故事  三二一 别放弃 种植乾淨的水草 製造大闸蟹的栖息地 难怪庆东农场的大闸蟹 美味价钱又合理 喜庆的目标很清晰 不变富翁也没关係 重要是用美食逗大家笑嘻嘻 还有跟喜庆长得双胞胎似的弟弟 经营的农场就在三步之距 温室裡种植的蔬果 品质全都很高级 一年限量一千的哈蜜瓜 更是送礼自用两相宜 […]


第四天 · 第一场 · 第四名:郭朝河 《朝向梦想的那一端河》

第四天 ‧ 第一场 ‧ 第四名:郭朝河 ‧ 《朝向梦想的那一端河流》 《与时代拔河》 吴鸿铭的命运与养殖的鲍鱼有点像,不约而同地,卡在时代的转型中。先说说鲍鱼业好了。客套点,这是个高价值经济的产业。随便上一家餐馆,一颗鲍鱼的市价,绝对会让已分泌的唾液在看到标价后,硬生生又默默回吞。 难听点,这是没人要接手的夕阳产业。作为全台湾最大的鲍鱼生产区,福隆目前从事鲍鱼养殖业的劳动人口,平均年龄都在60岁以上。台湾的乡下少年郎啊,个个都嚮往炫目摩登的都市生活,每个人离开小镇后,转身就成了陌生过客。 怪不得他们,谁叫个个鲍鱼公主都难搞。照顾她们要无微不至,早晚贴心呵护还不够,最怕是经不起老天变脸;任何一个异动,风浪稍微凶,身矜肉贵的鲍鱼,都会惊慌失措。就算不被石头压死,也会被自个儿的心脏凌迟。 每位都有公主病,天天都是鬼门关。能侥倖活到两年,已是人间的七八十岁。这份好不容易,岂能没有抬高身价的道理?但作为吴鸿铭的仁和鲍鱼,命又更苦些。 身为良心事业,这裡採取直接跟大海连接的养殖方式,水门如城门,跨入养殖的城区内就犹如高尚住宅区。吃住上等,住的每块石头都经过精心挑选,而且彷如大理石打造,一堆一砌像是凡尔赛宫,让每位鲍鱼小姐都能在白天安稳地躲在宫中修养,待深夜时分,才懒洋洋地携伴出宫,摊在石头上悠哉吃绿藻赏月光。 这种娇生惯养的货色,自然也要配合豪门价才能入口。只可惜,时不予台鲍。对岸的鲍鱼集团被东南亚列为拒绝来往户后,前几年改弦易辙,决定转攻台湾。 儘管都是俗艳小妞,发育过程早熟,平时又挤在高密度组屋,口感吃起来自然无法与上流社会的黄花闺女相比,但中国牌的抄底低廉价格永远都是催眠剂,让大多数食客情愿委屈味蕾,也不愿伤了荷包。 面对国内外价格竞争,肯付高价的吃货老饕又日渐稀少。你说,仁和的鲍鱼能不心累吗?但说起吴鸿铭,上述的委屈似乎不算什麽。 他是个高材生,4年前在高雄医学大学药学正苦读博士学位第五年。但父亲一声要人继承家业,他就毫不犹豫回家帮忙。原以为只是待个一两年安顿妥当,就能继续回校唸书,没想到一做就离不开;一离开,老家或许就散了。 他有个大哥也在老家,但哥哥没兴趣养殖,只想平澹教书过日子。他看着固执的老爸,叹了一口气,只能将自己的医学梦埋葬,决心好好搞好鲍鱼养殖场。 身为门外汉,只能从培育、养殖到行销都重新学习。这些都还好,苦的是自己并非孙悟空,无法学会分身术。从场内外到行销,他一人都要稳妥兼顾。再怎麽样的青壮年,天天日晒雨淋,最终都还是无法倖免,被岁月耗损成一个沉默寡言的黑汉子。 但他还是没有埋怨。“能每天跟爸妈吃饭,就是幸福。 ”他说。 不过,对家的依归还是无法填满对未来的不安恐惧。吴鸿铭坦承,养殖鲍鱼业其实不知道能撑多久。当商机日渐稀释,体力也无法负担时,可能就是自己转身离开的时候。 “可能回去当个上班族吧。”他澹澹地说。隻字不提医药的梦;那非一般人随手可摘的荣誉。今年是吴鸿铭的第三个本命年。他不多话,认命任劳,孝顺爱乡。他正努力与时代拔河;可惜的是,时代可能不站在他这边。


第四天 · 第一场 · 第三名: 李秀华《奢华极致》

第四天 ‧ 第一场 ‧ 第三名:李秀华 ‧ 《奢华极致》 《吴鸿铭,台湾东北角最美的风景!》 再多一年,吴鸿铭就是药剂系博士毕业生。有天,母亲给他打了一通电话,说父亲年纪大了,体力日间衰退,于是,他在台湾鲍鱼养殖业繁华落尽之时,回到仁和鲍鱼养殖场。看似接手家业,但双手接过的,却是父亲朴实与实在的一生。这份没对父亲说出口的爱,是台湾东北角最美的风景…… 「我愿意回来,是因为我在贡寮的长大。我想要回来守住这片土地。」36岁的吴鸿铭,4年前还是高雄医学大学药学系第五年博士生,再多一年,就是博士毕业生。当初,父母把孩子送出贡寮念大学,是希望孩子不要像自己一样,在大海裡辛苦找生活。 如今,台湾东北角沿岸养殖鲍鱼的年轻人,不超过5个,吴鸿铭是其一。一般的鲍鱼养殖,从下苗到採收需要大约两年时间。开放性养殖让自然潮水自由进出,鲍鱼是慢慢养,慢慢大。养殖时间越长,存活率越低,风险也越高,所以,越来越少45岁以下的年轻人愿意做这行。 「我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再支撑多久,就儘量努力,哪天坚持不下去,就去当个不必承受天然灾害的风险的普通上班族。」他站在养殖场上说故事,身后便是大海,海上,一波接一波的大浪拍打在岸边的礁石,与无数纷飞的浪花形成大自然的交响曲。当那乐声暴怒时,便是生命不能承受之「侵」! 2015年,那易怒的苏迪勒姑娘扇了石板下的鲍鱼一个巨大的耳光,整个养殖场都在海水淹没之下,不得见天日。苏迪勒息怒离去后,鲍鱼们早已离家出走,再也找不回来。他请来潜水夫,花了一个月时间才将「连根拔起」,吹到岸上货柜屋的石板逐块搬回原位,可不到一个月,另一个颱风又来捲走他的心血。钱赚3年,一个颱风就把一整年的付出给摧毁,使得这大男人欲哭无泪。 他不是盲目回乡恪守家业。年轻时到城市唸书,学校假期回乡就到鲍鱼养殖场做帮工。遇到颱风天,岸上搁置了一地的飘浮木,需要人力逐块搬走。开学回到实验室,同学个个皮滑肉嫩,他却被太阳薰到皮肤黝黑,甚至脱皮。 他知道这活儿的苦,却依然回来吃苦,是因为每天能够回家与父母、老婆和孩子吃饭的幸福,稀释了苦的滋味。   贡寮,是台湾最适合养殖鲍鱼的地方;鲍鱼,曾是贡寮的骄傲。台湾人教会中国热养殖鲍鱼技术后,台湾鲍鱼成为夜市裡数十台币就可品尝到的夜市小吃。 台湾鲍鱼繁华落尽, 这行业不再为贡寮人带来财富,儘管鲍鱼乾货价再高,付出最多,承受最大风险的养殖人,利润却最低。             1斤鲍鱼大约十颗,只卖台币五百元。吴鸿铭的朋友阿峰哥说:「我朋友这人的个性太硬,说好听,就是有毅力,他从小就是那种一旦决定要做的事就坚持到底的人。」阿峰劝吴鸿铭转行,毕竟,他肩上扛着家庭,有老婆孩子要养。             可吴鸿铭心裡清楚,照顾自家的老婆与孩子的担子再重,也不及父亲从大海裡找生活那朴实与实在的一生重。纵使颱风给了他生命中不能承受之侵,可父亲面向大海的这一生,却是他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第四天 · 第一场 · 第二名:林丽盈 《谈谈网》

第四天 ‧ 第一场 ‧ 第二名:林丽盈 ‧ 《谈谈网》 蘭楊蟹莊 泰国虾生态园区 《大笨虾与黑阿爸》 大家都叫我大笨虾,作为一只外来移民的虾子,在baby的时候就被送到了宜兰黑阿爸的池子。临走前,妈妈说我是只大头虾,总是笨笨的太天真,我说:“这不叫笨,是单纯好吗?” 说到我们家的黑阿爸,长得瘦巴巴又黑黑的,不说我还以为跟我一样是外劳。黑阿爸他是个细心的爸爸,总是会担心我们的生活起居。担心我们会不会太冷,还是吃惯了酸辣冬阴公的我们,现在转吃卤肉饭胃口不好的。他每天天才亮,就会到池子看看我们有没有吃饱住好。 为了确保我们长得健康壮壮的,从来不会给我们吃垃圾食物,因为养得好,所以都没看医生也没打针吃药。 人说天下父母心,黑阿爸只要看到我们头低低,就知道我们饿了;看到我们头抬高,就知道我们缺氧了,开心不开心都逃不过黑阿爸的眼。   要不是他无微不至的照顾,我想我不只会乡愁,还会英年早逝。尤其是那个讨人厌的白鹭鸶,每天就是伺机要把我给干掉,幸好黑阿爸给我们住的地方装上了防鸟网,不然一不小心就呜呼哀哉了! 好不容易,黑阿爸把我给拉拔长大,是时候出去打工报答他的养育之恩了。   我的工作很好玩哦!大人们会带着小孩,男生们会带着女生们,然后拿起一条长长的竿子喂我吃饱饱。 黑阿爸说,工作完毕后就有机会享受三温暖,或则岩盘浴。我期待这一天都很久了哩! 有时候我会很淘气,吃了饵就跑,气得小朋友在跺脚。幸好黑阿爸没看到,要不然我就要被臭骂一顿了。 看到虾伙伴咬着饵跟着竿子上池后,女生在那边兴奋得啊啊啊的叫,我觉得超有趣的。可是奇怪哩!每次看它们上去后,怎么就没回来了,到底是跑去哪里摸鱼了呢? 今天我决定跟上去看看,到底平常大家是跑去哪里了。看到一位美眉穿着花花裙子挺漂亮的,我游向她并咬住了她给的饵,还没反应过来就咻一声我被拉立刻了水池。美眉兴奋得在尖叫说:“好大好肥一只,用来盐焗烤一定超赞!” 盐焗烤是岩盘浴的意思吗?哇哇哇!我还正想要享受下岩盘浴呢…… 谁人,来救笨虾哦~   蘭楊蟹莊 泰国虾生态园区 联络:0983428019(楊士毅) 地址:宜兰县头城镇头滨路三段110号 服务:生态导览|钓虾体验|创意虾料理


第四天 · 第一场 · 第一名: 何艾霖《吃风》

第四天 ‧ 第一场 ‧ 第一名:何艾霖《吃风》 茶曰: 醉在他手中,甘之如飴 论茶,离不开水, 论茶叶,离不开刘向群; 水赋予茶叶生命的厚度, 但刘向群赋予茶叶生命。   轻呷一口,柔顺,润醇,那是祥语有机农场的金萱茶。金萱茶带有澹澹的花香,轻而易举就俘虏人心。种茶有种茶的道理,泡茶亦有泡茶的原理,但两者却没有一定的公式,那么怎样才算是好的茶叶呢? “关乎天,关乎地,关乎人。” 天、地、人缺一不可 祥语有机农场园主刘向群説的正是【天时、地利、人和】。茶园是向阳还是背阳?气温是高还是低?土壤地势合适还是不合适?风向吹的是南风还是北风? “老天爷想让你吃好一点,就给你好的天气;不让你吃好一些,就给你坏的天气。” 聼完刘向群説的一番话,深知一杯好茶或一种好的茶叶得来从来就不容易。种茶犹如孕育小孩,需要细心呵护,需要用心灌溉。即使你手上拿着一副好牌,有好的茶菁原料,亦与天时地利结合,如若没有刘向群育种的智慧、技术与汗水,再好的茶叶也无法展现最美好的一面。 完美,不完美 祥语有机农场有多种茶叶:乌龙茶、金萱茶、翠玉茶、红茶、酵素绿茶粉、姜红茶等,都是刘向群的生命。同一品种的茶菁可以种出不同的茶叶。刘向群不在乎茶的包装有多华丽,对他而言,茶叶的品质有多趋近完美,那才是最在意的事。 “种茶都是在看老天爷赏不赏你饭吃啊。”他流露出一抹澹澹的微笑。 世上没有最完美的茶,亦无完美的人。完美本来就涵盖着不完美,没有不完美,也无法彰显出何谓完美。种茶,亦是如此。    


TripAdvisor 2018 旅客评选出的“新奇酒店”!(下篇)

新奇酒店,顾名思义就是要够特别,有趣才能被旅客评选为“年度新奇酒店”!以下八间酒店都是各具特色,果然够新奇。 小时候的你是不是有想过要跑到树上去住?现在你有这个机会了!这家树屋酒店就在瑞典,其中一间房间更是以UFO作为主题的呢!以下这八家,有没有哪家是你看上的呢? 1)巴西:至尊酒店 (Hotel Unique) 酒店设计由著名建筑师Ruy Otake所设计,本身建筑物就十分特别。从酒店里望出去还可以看到伊比拉布埃拉公园的美景。 2)印度尼西亚:塞米亚克达什酒店 (Dash Hotel Seminyak Bali) 整家酒店的设计十分缤纷,充满当代感。旅客们都说这家酒店设计新奇,十分有趣!而且地理位置很好,距离水明漾海滩只有大约300米。 3)澳大利亚:泵房改造旅馆(Pumphouse Pointc) 这里的风景真的太美了!入住过这里的旅客们都说,这家酒店氛围十分浪漫,很适合于另一半一起来度过甜蜜的假期哦。这里曾是被荒废20年的泵房,但经过设计师改造已成为一座远近闻名的旅馆,又因为深处圣克莱尔湖荒无人烟地带,又被人称之为史上最孤独的旅馆。 4)瑞典:树屋酒店 (Treehotel) 这里一系列让人反璞归真的树屋,有趣的外型让旅客趋之若鹜,包括鸟巢、幽浮、隐形镜屋……住在这里,估计应该都不想从树上下来了吧。 5)加利福尼亚:玛丽皇后酒店 (The Queen Mary) “玛丽皇后”(Queen Mary) 曾经是一艘战舰,现在这艘船已经成为一家独特的酒店,倚靠在长滩边。直到今天她依然保持着单程航行乘客运载最高记录,没有任何船只可以突破她二战期间运输16000名美国士兵到英国的记录。入住这里,相信您能感觉到它昔日的荣耀与风采。 6)法国:内格雷斯科酒店 (Hotel Negresco) 有旅客说这不应该被称为酒店,应该是座宫殿!这里就像一座艺术博物馆,充满迷人的气息。 7)新西兰:博物馆酒店 (QT Wellington) 奢华的享受!让你有奢华体验的同时也给你充满艺术的氛围。酒店的一桌一椅都让人觉得好有Feel! 8)菲律宾:水都大酒店 (Hotel H2O) 十分适合携带一家大小入住的酒店。一家以水族馆为主题的酒店,房间内还可以看见鱼儿在你房内的大鱼缸游来游去哦! ***(以上照片取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