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还有来生》—— 李秀华 ·《奢华极致》(逆转赛)

 李秀华·《奢华极致》(逆转赛) 《倘若还有来生》 倘若还有来生…… 像3年前一样,我怀抱着休息和玩乐的心态来参加台湾农场媒体团。 那时候,我在宜兰冬山乡喝了上好的有机茶、绵密甘甜的金桔蜜饯,也在马太鞍品嚐过质朴但味美的野菜料理;我还在古老的拉拉山裡膜拜过千年的神木群,在新竹五峰山雪霸农场看脚下如棉花糖般柔软的云海,还与花莲光复乡的阿美族一起赤脚在水中体验巴拉吿生态捕鱼法。 然而,人家说,台湾最美的风景在于人。 那一次,我这隻摄影菜鸟在第一个晚上成绩公佈后,看见技术精湛的作品犹如惊弓之鸟!全因是狮子座好胜与爱面子的性格使然,担心接下来的几天,战绩惨不忍睹,甚至沦为反面教材。 任凭我再怎麽努力,骨子裡的浪漫基因总是叫我将拍照的正经事移情到默默欣赏那山、那人、那树和那花。等到交照片的时候,才发现就是缺乏那一张最好的。加上摄影技术不如人,我的作品总是在XX间游离,每场都没有一张能挤进前五名。 可那一次,我尽然凭着逆转赛,以4张主题名为「存在」的照片配上文字,勉强挤入第六名,捧走了一束糖果花。遥望着与第五名相差十来分便可带走300美金的支票,我尽然感到悔恨!早知道再努力一些!早知道在宜兰县员山乡枕山村蜜蜜鸡地休閒农场不要和俊杰赤裸着双脚在大礁溪的泉水中优哉游哉的耍浪漫! 3年前的摄影比赛,儘管我再怎麽懂得寓工作于乐,每天日出而作,却无法日落而息,甚至半夜还要撑着张不开的眼皮等成绩,听点评的日子,还真的让我又爱又恨。 3年后,我并没有忘记当时的劳累。我还记得同房女子在雪霸农场上默默掉泪时对我说:「你让我哭一哭,别管我。」 可3年后的今天,是我自己挖坑跳进来。这次的写作比赛,显然比摄影比赛辛苦,我以为写,对仰赖文字养活自己是轻鬆不费力的事,于是,我希望借休閒农场之旅来抚慰数月来工作上的辛劳。 岂知,我低估了两小时写两篇稿,还要做简单排版的挑战!我低估了累得筋疲力尽,脑袋出走了还要挑灯夜读团友文章并打分的压力!连夜来,我每晚的睡眠平均仅有4小时左右,日夜操劳,叫我不禁担心熬夜会爆肝。 然而,细读每一篇文章的时候,那些为了善待土地、陪伴家人或继承祖业的农民的故事,总是叫我想起自己这一路上,遇到过的人。肩负让地球永续经营之使命的蔡恭和;栽植良心蔬果的沉朝富;那在大山裡莳花弄草的黄健宗;葡萄棚下以佛智慧创造幸福世界的黄锡玮;栽种彩虹芭乐的王蕙原,以及台湾东北角那道名为吴鸿铭的最美风景, 都一一印证 了人家说「台湾最美的风景在于人」这话。 端详那一张接一张心醇气和的脸孔,聆听过一则接一则有温度的生命故事。我心中对连日来的笔战感到的疲累,早已算不上什麽。             是的,台湾最美的风景,在于人。纵使我黄健宗说「不再有来生便是此生修行圆满的印证」此话深感认同,然而,倘若我此生还有未足的修行,倘若还有来生,我愿意成为人们眼中那道美丽的风景。                


第四天 · 第一场 · 第三名: 李秀华《奢华极致》

第四天 ‧ 第一场 ‧ 第三名:李秀华 ‧ 《奢华极致》 《吴鸿铭,台湾东北角最美的风景!》 再多一年,吴鸿铭就是药剂系博士毕业生。有天,母亲给他打了一通电话,说父亲年纪大了,体力日间衰退,于是,他在台湾鲍鱼养殖业繁华落尽之时,回到仁和鲍鱼养殖场。看似接手家业,但双手接过的,却是父亲朴实与实在的一生。这份没对父亲说出口的爱,是台湾东北角最美的风景…… 「我愿意回来,是因为我在贡寮的长大。我想要回来守住这片土地。」36岁的吴鸿铭,4年前还是高雄医学大学药学系第五年博士生,再多一年,就是博士毕业生。当初,父母把孩子送出贡寮念大学,是希望孩子不要像自己一样,在大海裡辛苦找生活。 如今,台湾东北角沿岸养殖鲍鱼的年轻人,不超过5个,吴鸿铭是其一。一般的鲍鱼养殖,从下苗到採收需要大约两年时间。开放性养殖让自然潮水自由进出,鲍鱼是慢慢养,慢慢大。养殖时间越长,存活率越低,风险也越高,所以,越来越少45岁以下的年轻人愿意做这行。 「我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再支撑多久,就儘量努力,哪天坚持不下去,就去当个不必承受天然灾害的风险的普通上班族。」他站在养殖场上说故事,身后便是大海,海上,一波接一波的大浪拍打在岸边的礁石,与无数纷飞的浪花形成大自然的交响曲。当那乐声暴怒时,便是生命不能承受之「侵」! 2015年,那易怒的苏迪勒姑娘扇了石板下的鲍鱼一个巨大的耳光,整个养殖场都在海水淹没之下,不得见天日。苏迪勒息怒离去后,鲍鱼们早已离家出走,再也找不回来。他请来潜水夫,花了一个月时间才将「连根拔起」,吹到岸上货柜屋的石板逐块搬回原位,可不到一个月,另一个颱风又来捲走他的心血。钱赚3年,一个颱风就把一整年的付出给摧毁,使得这大男人欲哭无泪。 他不是盲目回乡恪守家业。年轻时到城市唸书,学校假期回乡就到鲍鱼养殖场做帮工。遇到颱风天,岸上搁置了一地的飘浮木,需要人力逐块搬走。开学回到实验室,同学个个皮滑肉嫩,他却被太阳薰到皮肤黝黑,甚至脱皮。 他知道这活儿的苦,却依然回来吃苦,是因为每天能够回家与父母、老婆和孩子吃饭的幸福,稀释了苦的滋味。   贡寮,是台湾最适合养殖鲍鱼的地方;鲍鱼,曾是贡寮的骄傲。台湾人教会中国热养殖鲍鱼技术后,台湾鲍鱼成为夜市裡数十台币就可品尝到的夜市小吃。 台湾鲍鱼繁华落尽, 这行业不再为贡寮人带来财富,儘管鲍鱼乾货价再高,付出最多,承受最大风险的养殖人,利润却最低。             1斤鲍鱼大约十颗,只卖台币五百元。吴鸿铭的朋友阿峰哥说:「我朋友这人的个性太硬,说好听,就是有毅力,他从小就是那种一旦决定要做的事就坚持到底的人。」阿峰劝吴鸿铭转行,毕竟,他肩上扛着家庭,有老婆孩子要养。             可吴鸿铭心裡清楚,照顾自家的老婆与孩子的担子再重,也不及父亲从大海裡找生活那朴实与实在的一生重。纵使颱风给了他生命中不能承受之侵,可父亲面向大海的这一生,却是他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第三天 ‧ 第二场 ‧ 第四名:李秀华《奢华极致》(**有两位,排名不分先后)

明明是芭乐却有着其他水果名字的,是切开后果肉呈红色的“西瓜”,外缘裹着一环白边,长得非常漂亮,而最新品种的“红宝石”则是“西瓜”的双胞胎。还有一颗外表长得像柠檬的,叫“黄金”,无论是形状还是外皮的颜色,都像及柠檬。



第一天 ‧ 第二场 ‧ 第五名:李秀华《奢华极致》

沉朝富自18岁离开嘉义后,心里虽盘算总有一天要回到家乡嘉义,却没想过继承父业。后来,公司迁到大陆发展,他随着迁移中国一年多,发现地理上的距离导致他无法好好照顾在嘉义的父母。于是决定回家陪伴两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