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慢了你的故事》 ——陈文杰 ·《星洲日报》(逆转赛)

陈文杰 ·《星洲日报》(逆转赛) 《我走慢了你的故事》  《我走慢了你的故事》 说实在好久没那麽忙过,感觉一天24小时都不够用,看着时间分秒必争,我拿起行李一路追赶,在吃饭时忙着交流,可怕事还没吃饱,又要开始启程了。你问说,“真有那麽赶吗?行程表早就列明清楚阿”,我想是我步伐是跟上了,但没跟上的是我的心情。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彷佛又回到那大学时,没日没夜的生活,从企划到接洽,到订便当,再到活动接待,直到后来的结桉报告,现在回想起来心有戚戚焉。 以往呢,只有我接待别人的份,这次不同了,反到被人接待回,感觉还真有点不习惯。 续上一次的那山那人那狗,我说,在你愿意放下手边的工作,为我指引交稿的地方,我想这一次便是见山闻山恋山。仙湖农场吴侃蔷丁敬纯 建立品牌行销务农,看起来你对农场抱负不小,记得别不忘回头看看那咪咪眼笑着,等你。丰硕的沉朝富 报告船长,海盗配备已准备就绪,快~!开着你的梦想号,一路向前迈进,出发吧!向禾蔡恭和 自己种的葡萄不甘被破坏,即使掉落地的髒了,也拿起吃得起劲。新峰陈荣雄 对我而言,信仰宗教是好事来的,但我想告诉涂妈妈:“请你对自己好一点”。云也居一涂妈 25岁那一年你选择离开台北选择花露,而我选了大马,昨天在你为我们做导览时,我想说我想台北了,明天去到台北,我会想起在花露的你。昨晚成果发表会上,看你一直对着翔姊的麦克风金金看,也忘了让你展示一下,听你说上个月去大马某个交流宴,高歌一曲了把冷冷的场子救起。花露陈基能 带完这一团,然后呢 听郁兹说,“带团两个多月来,房租都白交了。”我想说不会阿,因为你赚到我们大马帮还有全亚洲的门票,就是免费房租。我想你懂每次欢送宴是一定会,我想很多媒体告诉你记得常回来找我们,我带你去吃好吃好玩,可你知道这世界残酷的,其实大家都说说场面话而已,哈哈~不过,下次有机会你来大马我一定会出现。 我来说:其实可以忙,是多麽好的一件事啊!只是看你如何看待事情,如果你不怕未来,未来也不怕你,端看林瑞杨的黑眼圈就知道,是适合吃这行饭。




不一样的志工旅行(下)在地的志工旅行计划—规划不一样的风景, 成就不一样的自己!

不一样的志工旅行(下)——在地的志工旅行计划 规划不一样的风景, 成就不一样的自己!——2017年度拿督斯里李益辉旅游报导佳作奖 志工旅行不一定要出国,本地也有很多志工旅游可以选择,也需要本地人加入。出钱又出力,或许带着责任上路的旅行,无法把假期过得鬆懈,但也不失为另一种体验生活的方式。当一名尽责的志工,不只给予本地非政府组织、当地人良好的援助,更能让我们深入了解马来西亚这个国家。这些义务活动,外国人可能比我们还热忱,大老远来到马来西亚无条件付出。作为马来西亚人而又有能力付出的一群,怎麽可以视若无睹、无动于衷呢?如果连本地有哪些志工旅行的地方都不知道,那我们是不是太out了? 一、沙巴婆罗洲马来熊保育计划 位于沙巴西比洛(Sepilok)的婆罗洲马来熊保护中心(BSBCC)创立于2008年,创办人黄修德是国内少数热忱于研究马来熊的生物学家。身为研究马来熊生态学的先锋,黄修德常在婆罗洲热带雨林实地考察。由于亲身体验到地球生态所面临的危机,也看见恶劣环境对马来熊所造成的伤害,黄修德萌起了成立马来熊保护中心的念头。 BSBCC最终在沙巴野生动物局、沙巴森林局及Land Empowerment Animals People(LEAP)的协助下成立。2008年,该中心首次收留了7只从恶劣环境中拯救出来的马来熊,2013年已有28只;2015年初增加至37只。志工将于生物学家、研究专家共同合作,输入关于马来熊的行为解读数据、喂食计划、清理并改善马来熊的栖息地。由于绝大部分的野生动物保育工作都相当严谨,因此在进行此类保育工作前,义工必须先对该野生动物有基础的了解和知识,义工也可能派往教导孩童关于马来熊的教育讲座。 婆罗洲马来熊保育计划(The Bornean Sun Bear Conservation Centre) 地点:PPM 219, Elopura, 90000 Sandakan, Sabah 网站:www.bsbcc.org.my/volunteer 电话:+60 89-534491 二、彭亨刁曼岛海龟保育计划(Juara Turtle Project) 这项计划始于2001年渔业局开始建立孵化场。自70年代开始,渔业局就在马来西亚各地建立孵化场,Juara Turtle Project经营5年之后就关闭了,所幸Riverview & Lagoon度假村的老闆John Amos接领,并获得新加坡一所国际大学的支持。2008年在彭亨皇家的参与下,新的海龟保育中心成立了;2009年,开始有了志工和学生组织的加入。 Juara Turtle Project(JTP)目前的自愿工作计划开放给公众,由当地经验丰富的居民亲自教导义工关于海龟保育的工作。工作着重于如何小心置放及处理玳瑁海龟蛋,在孵化场裡协助孵化海龟蛋并带领它们回归海洋,以及在海边巡逻收集海龟资料。 志工将接受基本的求生知识训练,此外也鼓励多与当地孩童以英语聊天,藉以加强他们的语言能力。闲暇时,义工可以在岛上享受其他玩乐设施如游泳、浮潜、皮划艇、岩石攀爬、骑脚车等一系列海滩游戏。 彭亨刁曼岛海龟保育计划 地点:Kampung Juara, 26800 Pulau Tioman, Pahang 电话:+6017-704 8911 网站:www.juaraturtleproject.com 三、吉隆坡黄屋旅舍(Yellow House KL) 这一间位于安邦新村的黄色小木屋,是吉隆坡首间以自愿工作为主题的旅舍。创办人Shyam Priah也是绿色社会企业责任顾问公司My Khatulistiwa的创办人。黄屋旅舍也是My Khatulistiwa […]


不一样的志工旅行(中)—到泰北清莱当义工老师,那里的孩子需要你!

不一样的志工旅行(中)—到泰北清莱当义工老师,那里的孩子需要你!——2016年度拿督斯里李益辉旅游报导佳作奖 若要追溯马来西亚人早期的志工旅行,并把“志工旅行”发挥得淋漓尽致 的,柯保合与陈吉民医生两个名字不该被大马人忘记。 记者:邓雁霞 摄影:梁婉慧 柯保合是国际生命线马来西亚总会的创办人,80年代活跃于本地的社会工作。喜欢户外运动的他,也开发了马来西亚山野休闲探险社。特别的是,他的冒险队有个理念——挑战大自然极限的同时,也不忘深入当地捐助贫困人家。当时,陈吉民医生亦是队友之一。2005年,他们冒险穿越中国云南、西藏与缅甸的交界处,挑战翻越碧罗雪山和三江,来到当地山村学校九龙村小学,团队就捐钱资助支教教师,或给贫困学生资助学费,或捐棉被、书包、食物。 此后,每次带团都不忘资助云南省西双版纳州的贫困生求学,义行就这样开始了。2008年,他与队友陈吉民医生受到泰国北部山村一名华校校长的邀请,前往清莱参观当地学校。“我第一次进入泰北的几个山村,学校是茅草屋。茅草屋裡,孩子们捧着已经翻阅得破旧的课本,一字一句地跟着老师学习华文。”柯保合回忆道。当时老山寨还悠悠传来中文歌曲《梅花》,“我彻底被打动了!”陈吉民医生说。两人当下就被学校艰苦的教学和学习环境所震撼,他们深深感到,这裡的孩子太需要外来人的帮助。 泰北边界上百个山村,生存着五十多年前从中国大西南败退后流落泰北的国民党及后裔,他们在丛林中建立起难民村,繁衍生息,度过了半原始的艰苦岁月。虽然生活在泰国,却依然努力不懈,坚持让自己的儿女学中文。就这样,柯保合与陈吉民医生携手展开了漫长的泰北中文教育援助之路,包括在当地创立泰国清莱中华文化教育协会,长期扶助泰国北部金三角清莱山区63所华文学校。除了改善华校的硬件设施和教学设备,这间民间组织还发挥了一个很重要的力量,那就是召集来自马来西亚、新加坡、台湾和中国的青年自愿者,前往山区学校当支教和志工老师,缓解当地缺乏师资的困境。 吸引更多人走出旅游景点,深入山区学校当支教 从第一次走进泰北山区义务帮助中文学校开始至今已经8年,泰国清莱中华文化教育协会也在2012年于清莱市中心设立了一栋五层楼的教学交流联谊会所。过去在马、泰两地奔走的柯保合,也与太太刘忠慧定居在清莱,长期并专心一致协助当地的中文教育。 “我们长期招募义工,目前在泰北山区的志工老师有两种,一是不定期举办的生活营志工,短期的,一个星期内;二是支教,志工会派往山区华文学校教书,至少能够教两至三个月,最好有教学经验。学校会处理签证,提供生活费,包吃住。”柯保合说。泰国清莱探访中华文化教育协会目前有3个来自中国的志工老师,她们是北京的李楠、徐嵩以及成都的柳明君。 来自成都的年轻女孩柳明君来当志工的原因很简单,她因为电视剧《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中饰演“周蒙”的女明星江一燕在广西偏远山区支教八年二深深被吸引了,鼓起勇气走出舒适圈来泰北当支教。而两个北京大女孩徐嵩与李楠,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平日也经常一起旅行。走过很多地方、很多国家之后,她们发现游客式的旅行,除了照片什麽也没有留下,于是开始走向志工旅行。 “我在一家物流公司担任中层行政经理,工作了很多年,决定辞掉工作给自己放一个长假。这一年我去了印尼泗水做了三週的支教。”徐嵩来了泰北清莱两次,也是先接触泰国清莱中华文化教育协会的她,把李楠介绍来当志工。李楠在北京开了一家艺术品拍卖公司,工作时间比较自由。“我们从小到大成长过程都是一帆风顺。北京的节奏比较快,有时候走得太快,想要慢下来。” 志工旅游让她们走入社区,看见泰国游客区以外的风景线。“我们住在学校宿舍,每天和学生在一起,同吃同住,深入体验地方文化还有更深层的东西。以前都没有接触过。”中国离泰国很近,很多中国人喜欢到泰国旅行。徐嵩与李楠过去也和一般游客那样,只会去热门的旅游景点比如普吉岛、曼谷,但到了清莱山区才发现那裡有很多当年战乱留下来的中国军人后代,他们的孩子想上学,想学中文。孩子的朴素和学习的热情,深深地感动了这两个来自大都市的人,她们甚至下定决心回到北京建立一个泰北志工平台网站,作为中介人把更多人介绍至泰北山区当支教。“现在中国发展很快,大家都想出来走一走,而喜欢深度旅行的人也很多。我们希望分享另一种更有意义的旅行形式。”她们笑言。 马来西亚志工分享义教点滴 ■黄綩奕(马来西亚拉曼大学)2016年6月一趟支教义行——变成此生最深的牵挂 到海外当“志工老师”一直都在我的心愿清单裡。生活计划突变,给了我“那就走吧”的机会,我在搜寻资料时看到许多泰国清莱中华文化教育协会志工老师的分享,就这样联系上协会。 一次偶然开始的旅程,原以为只是简单的志工支教,可是却成了我此生最深的牵挂,最牵挂的回忆。回忆的时间不长,可是连带起的思念却需要好久好久才能平复。耳边彷佛又传来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身为志工,我也曾经觉得犹豫和彷徨。曾经觉得,这麽短时间的义教,能传授给孩子的知识有多少?孩子们没有大人复杂的想法,他们只会拉拉你的手,或抱着你来表达他们对你的信任,用他们的方式来对你说“谢谢”。 ■黄佳凤(英国伦敦音乐学院)2015年10月——被孩子的热情感动 我是一名音乐老师,从小在音乐世家的环境下成长。一直以来我都有想当国际义工的心愿,希望能够将老天赐予我的恩惠回馈给社会。一名中国朋友介绍了泰国清莱中华文化教育协会的网站,细读了许多义工留下的心得和感想后,激发起我再次担任义工的想法,因此申请了生活营的义工。到了那裡,我发现孩子们早上要到泰文学校上课,晚上才去中文学校。为了学习中文,学生很辛苦,因为这裡的居民太穷了。除了校舍破旧以外,资源和师资也不足,大部分屋子都是茅草屋,烧柴煮饭,过着原始的生活。 出发前,我为孩子们准备了创意音乐教桉,这3天相处下来,开始慢慢融入他们,大家学唱歌的音量都好大声。休息节时,孩子们会一直逗留在课室玩着我准备的敲击音乐。还没开课时,就有一群孩子跑来我住的地方玩闹,从窗户外一直偷看,孩子们见到我总是很有礼貌地说“老师好”,虽然和他们沟通有点难度,就算不懂我在说什麽,但孩子们总是挂着甜甜的笑容,也一直听到他们的欢笑声,孩子们的热情和勇于表现让我好开心。 人总学不会知足,当我们活在飞快成长的世界裡,总觉得自己还不够好,总嫌弃自己的生活很糟糕,却不知道这样的地方在许多人眼中已经是天堂。这几天说得最多的就是“谢谢你”、“辛苦了”。这两个星期遇见的每一个人,每一段故事,我真的特别感恩! 泰国清莱中华文化教育协会 地址:DIZIGUI NO. 897 / 16 Jetyod Road, Chiangrai, 57000 Thailand 电话:0066-53601231 脸书:泰国清莱中华文化教育协会 网站:www.ccceat.com/ 刊登于2016年11月6日《星洲日报—周刊专题》


爱心去旅行—不一样的志工旅行(上)在泰国大象世界为大象工作 · 2016年度拿督斯里李益辉旅游报导优胜奖

不一样的志工旅行(上)在泰国大象世界为大象工作——2016拿督斯里李益辉旅游报道佳作奖 不一样的志工旅行(上)在泰国大象世界为大象工作 继背包旅游及打工度假以后,志工旅游(Voluntourism)成了全球目前热门和新兴的旅游方式,更是年轻世代的时髦新名词。志工旅游,也称为公益旅行或责任旅游,本质上就是将公益和旅行结合起来,在你出外旅行的同时帮助他人的活动。 欧美国家许多年轻人在大学毕业后,正式踏入社会之前,会选择腾出一年时间进行壮游,即所谓的“间隔年”(Gap year),或转换工作的空档时间来进行一段长期旅行,藉以培养国际观念和积极的人生态度,学习生存技能,认识世界也认识自己,在旅行中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人生方向;而除了背包旅行,他们更愿意参与当地非政府组织志工工作。 这样的旅游概念也在日本、台湾、香港以及香港兴起一股风潮,只要一上网搜寻就会找到不同性质的志工旅行,然而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起步比较晚。 这一期就让我们从泰缅边界的大象收容所服务归来的翁铭心,以及在清莱安排志工到各个山区小学当支教的柯保合,这两位马来西亚人在志工旅途上学会什麽、教会人们什麽;也看看国内有哪些地方,可以让我们一边旅行,一边当志工来深入了解这片土地——马来西亚,我们的国家。 泰国是东南亚国家当中,最热门的志工旅行景点。有的人去当志工老师,有的人去难民营义诊,有的人做各种硬体建设,比如动手建学校、孤儿院、厕所或挖井等。在新加坡媒体工作的翁铭心,为工作拼搏4年之后感觉掏空了自己,遗失了最初那个最真的自我,于是在转换工作的空档期间,决定赴泰国进行一个月的志工服务。 “我原本想到非洲去当义工,但放心不下家乡的父母。无意间在网上找寻义工资讯时,看到泰国大象收容所当义工的资讯,于是就从这个方向去找。” 她前往的大象收容所,是泰国东北部北碧府(Kanchanaburi)的“大象世界”(Elephants World)。选择它的原因,正好是他们的口号:我们为大象工作,而不是大象为我们工作!(We work for elephants, and elephants not for us) 慎选大象收容所 泰国有很多大象保护区,大大小小就有四百多家,但每一家都用不同的理念、模式经营。“我去的大象世界是比较符合我的理念,即‘We work for elephants’,顾名思义就是反对泰国本土人以大象作为标志,却长期用大象替自己工作。”翁铭心说。大象世界裡,除了“mahout”,也就是大象的专属驯象师可以骑在大象的颈项上,游客、义工皆不可以骑大象,而且来观光的游客确实都在为大象工作。 翁铭心透露,大象世界收容的大象,几乎都是工作了大半辈子,不是脚有问题、眼睛瞎了,就是背部已被人骑成畸形了。当中也收容了善心人士从一些没有善待大象的大象营打救出来的小象、大象。她口中所谓的“大象营”,是那些驯象师拿着铁钩棒(bullhook)训练大象供游客骑、表演,甚至沿街乞讨的地方。 至于游客如何慎选大象保护区,翁铭心给的贴士是在订购游客活动前,用电邮亲自询问对方几个问题,包括游客活动、大象来源,是否包含大象表演和骑大象活动,这些问题的答桉都可以看得出那是不是一家“正当”的大象收容所。“有时候不要相信广告写的。举个例子,有个大象收容所以不用铁钩棒来宣传自己,游客以为他们善待大象,当游客离开后,驯象师却用铁钩棒来控制大象,让大象承受极大的痛苦。” 大象世界的志工工作范围 每天早上8点,义工准备所有大象的水果篮,等待游客前来讲解关于接触大象的安全知识、大象的生活及饮食习惯。讲解结束后,义工带领游客喂食大象、观赏大象做泥浆澡、为老龄大象(或没有牙齿、患胃病的大象)做营养饭团,为大象洗澡。此外,游客也会去砍橡胶树、修建野草等。游客离开后,义工要负责清洗工作,比如水果贮藏室、游客区,有时候还得跟着出去砍香蕉树,因为香蕉树是大象的主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晚上则是来自各国的义工交流和聚会时间。 当大象志工最深刻的事…… 对翁铭心而言,大象世界每天都发生感悟她的事,其中两件事让她最深刻:一名来自爱尔兰的小妹妹,她十分好动也很可爱,虽然仅有8岁却认真地跟义工沟通,问了很多问题。 大象世界现在面临土地问题,因此对游客播放了筹款的影片。看完了影片,小妹妹走出影片室,指着筹款广告布(上面标着筹款目标为120,000,000泰铢,以及目前已筹款项400,000泰铢)问她的母亲现在差多少。原来她看不懂数目的真实多寡,当她知道筹款款项距离目标还很远的时候,突然抱着妈妈边哭边说:“妈妈,我们把钱包的钱都给大象好吗?我们回去叫很多人捐钱好吗?” “你可以从她看大象的眼神,看到那种单纯关爱,而她的父母不会阻止她靠近大象的粪便,反而会用简单的语言,告诉她大象的大便如何珍贵;当她哭着要求母亲捐钱时,她的母亲不会直接告诉她没钱,而是跟她解释那个数目的距离有多远,需要更多的力量,也会引导小女孩出一份力。所以小女孩有说她要把储蓄捐出来。”这一幕让翁铭心留下深深的感触。原因是这女孩才7、8岁,却已经懂得奉献,懂得去思考如何留住珍贵的东西,即使她喜欢的大象不在她的国家,她可能这一生只来过那麽一次。 “我不知道她回家后会不会实行什麽,但我记得她回家前跟她13岁的姐姐约好,说长大后一起来当义工,还特别指明说要当像我这样的义工。” 另外一件事,是一隻叫Seng Tong的老象,曾被主人带到街上行乞,后来又被送进大象营。行乞期间被车子撞过的腿,加上长期在大象营被游客骑,导致伤上加伤。有一次,主人发现它不能再工作了,就把它送至大象世界。虽然在大象世界有专人照护,但跌倒过3次。最后一次,它再也爬不起来,就这样死掉了。大象世界给Seng Tong办了一场丧礼。翁铭心记得那天,驯象师、义工和大象世界负责人都一起到丧礼去。丧礼上有和尚诵经,它的驯象师还准备一大篮的水果陪葬。Seng Tong的女主人也来了,当她看到大象被兽医开刀检验那一刻,她哭得很惨。 翁铭心走过去安慰她,从她口中得知,除了Seng tong还有另一只大象,依然在大象营工作。“我问她另一只大象好吗?她点头说好,说她依然年轻力壮”。翁铭心当下的思绪错综复杂,因为明明知道Seng Tong死掉的最大原因是操劳过度,而女主人却认为让年轻力壮的大象去大象营工作,不但可以赚钱也对大象好。 “你不懂怎样教育她,你知道大象保育的醒觉动物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那可以做什麽?让我马上想到的,就是教育更多游客,不要骑大象,不要再去看大象表演,不要再让大象服务人类。没有需求(demand),就没有供给(supply)?我想是这样的。” 大马人动物保育意识薄弱 翁铭心在大象收容所的日子裡,只见过5名亚洲游客,他们来自香港和台湾。当大象世界的负责人对大家说,翁铭心是第一个来自马来西亚的志工,所有志工都为她拍掌的时候,她心裡却有一丝丝尴尬。 “大象世界开办8年了,欧美志工连绵不绝,马来西亚与泰国那麽近,我却是唯一的马来西亚义工,新马游客也屈指可数。为什麽呢?我确实一直问自己这个问题。后来,我想我找到答案了。”在她决定前往大象收容所当志工的时候,身边部分朋友和长辈持着反对和质疑的声音;她也发现,很多朋友都曾到泰国骑大象,彷彿除了购物,骑大象是到泰国绝对不可以错过的旅游节目。上网一查,就可以看到马来西亚旅行社的泰国旅游宣传单上,都在宣传去泰国骑大象、看大象表演的活动。 “如此看来,马来西亚人的保育意识依然薄弱。如果像我们这些大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无法有一点保育意识,那麽我们更不需要期待上一代的人有所醒悟。如果,我们的旅行社依然在办这样的团,我想,马来西亚人的素质真的落在许多国家之后。” 翁铭心希望动物保育的志工旅游不只是一个旅游趋势,而是成为马来西亚每个人生活中必定要经历过的事,就像结婚一定要度蜜月如此普遍。在哪裡服务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你所服务的组织真的在帮助与善待动物。 刊登于2016年11月6日《星洲日报-周刊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