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志工旅行(中)—到泰北清莱当义工老师,那里的孩子需要你!

不一样的志工旅行(中)—到泰北清莱当义工老师,那里的孩子需要你!——2016年度拿督斯里李益辉旅游报导佳作奖 若要追溯马来西亚人早期的志工旅行,并把“志工旅行”发挥得淋漓尽致 的,柯保合与陈吉民医生两个名字不该被大马人忘记。 记者:邓雁霞 摄影:梁婉慧 柯保合是国际生命线马来西亚总会的创办人,80年代活跃于本地的社会工作。喜欢户外运动的他,也开发了马来西亚山野休闲探险社。特别的是,他的冒险队有个理念——挑战大自然极限的同时,也不忘深入当地捐助贫困人家。当时,陈吉民医生亦是队友之一。2005年,他们冒险穿越中国云南、西藏与缅甸的交界处,挑战翻越碧罗雪山和三江,来到当地山村学校九龙村小学,团队就捐钱资助支教教师,或给贫困学生资助学费,或捐棉被、书包、食物。 此后,每次带团都不忘资助云南省西双版纳州的贫困生求学,义行就这样开始了。2008年,他与队友陈吉民医生受到泰国北部山村一名华校校长的邀请,前往清莱参观当地学校。“我第一次进入泰北的几个山村,学校是茅草屋。茅草屋裡,孩子们捧着已经翻阅得破旧的课本,一字一句地跟着老师学习华文。”柯保合回忆道。当时老山寨还悠悠传来中文歌曲《梅花》,“我彻底被打动了!”陈吉民医生说。两人当下就被学校艰苦的教学和学习环境所震撼,他们深深感到,这裡的孩子太需要外来人的帮助。 泰北边界上百个山村,生存着五十多年前从中国大西南败退后流落泰北的国民党及后裔,他们在丛林中建立起难民村,繁衍生息,度过了半原始的艰苦岁月。虽然生活在泰国,却依然努力不懈,坚持让自己的儿女学中文。就这样,柯保合与陈吉民医生携手展开了漫长的泰北中文教育援助之路,包括在当地创立泰国清莱中华文化教育协会,长期扶助泰国北部金三角清莱山区63所华文学校。除了改善华校的硬件设施和教学设备,这间民间组织还发挥了一个很重要的力量,那就是召集来自马来西亚、新加坡、台湾和中国的青年自愿者,前往山区学校当支教和志工老师,缓解当地缺乏师资的困境。 吸引更多人走出旅游景点,深入山区学校当支教 从第一次走进泰北山区义务帮助中文学校开始至今已经8年,泰国清莱中华文化教育协会也在2012年于清莱市中心设立了一栋五层楼的教学交流联谊会所。过去在马、泰两地奔走的柯保合,也与太太刘忠慧定居在清莱,长期并专心一致协助当地的中文教育。 “我们长期招募义工,目前在泰北山区的志工老师有两种,一是不定期举办的生活营志工,短期的,一个星期内;二是支教,志工会派往山区华文学校教书,至少能够教两至三个月,最好有教学经验。学校会处理签证,提供生活费,包吃住。”柯保合说。泰国清莱探访中华文化教育协会目前有3个来自中国的志工老师,她们是北京的李楠、徐嵩以及成都的柳明君。 来自成都的年轻女孩柳明君来当志工的原因很简单,她因为电视剧《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中饰演“周蒙”的女明星江一燕在广西偏远山区支教八年二深深被吸引了,鼓起勇气走出舒适圈来泰北当支教。而两个北京大女孩徐嵩与李楠,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平日也经常一起旅行。走过很多地方、很多国家之后,她们发现游客式的旅行,除了照片什麽也没有留下,于是开始走向志工旅行。 “我在一家物流公司担任中层行政经理,工作了很多年,决定辞掉工作给自己放一个长假。这一年我去了印尼泗水做了三週的支教。”徐嵩来了泰北清莱两次,也是先接触泰国清莱中华文化教育协会的她,把李楠介绍来当志工。李楠在北京开了一家艺术品拍卖公司,工作时间比较自由。“我们从小到大成长过程都是一帆风顺。北京的节奏比较快,有时候走得太快,想要慢下来。” 志工旅游让她们走入社区,看见泰国游客区以外的风景线。“我们住在学校宿舍,每天和学生在一起,同吃同住,深入体验地方文化还有更深层的东西。以前都没有接触过。”中国离泰国很近,很多中国人喜欢到泰国旅行。徐嵩与李楠过去也和一般游客那样,只会去热门的旅游景点比如普吉岛、曼谷,但到了清莱山区才发现那裡有很多当年战乱留下来的中国军人后代,他们的孩子想上学,想学中文。孩子的朴素和学习的热情,深深地感动了这两个来自大都市的人,她们甚至下定决心回到北京建立一个泰北志工平台网站,作为中介人把更多人介绍至泰北山区当支教。“现在中国发展很快,大家都想出来走一走,而喜欢深度旅行的人也很多。我们希望分享另一种更有意义的旅行形式。”她们笑言。 马来西亚志工分享义教点滴 ■黄綩奕(马来西亚拉曼大学)2016年6月一趟支教义行——变成此生最深的牵挂 到海外当“志工老师”一直都在我的心愿清单裡。生活计划突变,给了我“那就走吧”的机会,我在搜寻资料时看到许多泰国清莱中华文化教育协会志工老师的分享,就这样联系上协会。 一次偶然开始的旅程,原以为只是简单的志工支教,可是却成了我此生最深的牵挂,最牵挂的回忆。回忆的时间不长,可是连带起的思念却需要好久好久才能平复。耳边彷佛又传来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身为志工,我也曾经觉得犹豫和彷徨。曾经觉得,这麽短时间的义教,能传授给孩子的知识有多少?孩子们没有大人复杂的想法,他们只会拉拉你的手,或抱着你来表达他们对你的信任,用他们的方式来对你说“谢谢”。 ■黄佳凤(英国伦敦音乐学院)2015年10月——被孩子的热情感动 我是一名音乐老师,从小在音乐世家的环境下成长。一直以来我都有想当国际义工的心愿,希望能够将老天赐予我的恩惠回馈给社会。一名中国朋友介绍了泰国清莱中华文化教育协会的网站,细读了许多义工留下的心得和感想后,激发起我再次担任义工的想法,因此申请了生活营的义工。到了那裡,我发现孩子们早上要到泰文学校上课,晚上才去中文学校。为了学习中文,学生很辛苦,因为这裡的居民太穷了。除了校舍破旧以外,资源和师资也不足,大部分屋子都是茅草屋,烧柴煮饭,过着原始的生活。 出发前,我为孩子们准备了创意音乐教桉,这3天相处下来,开始慢慢融入他们,大家学唱歌的音量都好大声。休息节时,孩子们会一直逗留在课室玩着我准备的敲击音乐。还没开课时,就有一群孩子跑来我住的地方玩闹,从窗户外一直偷看,孩子们见到我总是很有礼貌地说“老师好”,虽然和他们沟通有点难度,就算不懂我在说什麽,但孩子们总是挂着甜甜的笑容,也一直听到他们的欢笑声,孩子们的热情和勇于表现让我好开心。 人总学不会知足,当我们活在飞快成长的世界裡,总觉得自己还不够好,总嫌弃自己的生活很糟糕,却不知道这样的地方在许多人眼中已经是天堂。这几天说得最多的就是“谢谢你”、“辛苦了”。这两个星期遇见的每一个人,每一段故事,我真的特别感恩! 泰国清莱中华文化教育协会 地址:DIZIGUI NO. 897 / 16 Jetyod Road, Chiangrai, 57000 Thailand 电话:0066-53601231 脸书:泰国清莱中华文化教育协会 网站:www.ccceat.com/ 刊登于2016年11月6日《星洲日报—周刊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