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桑 : 李桑:阿尔巴尼亚 古国新姿

AE地接旅行社的产品经理史蒂夫在阿尔巴尼亚南部说:这里是萨壬哒,从这只要40分钟船程越过奥特朗托海峡,咱们就可以到达希腊的格夫岛。之前在近首都地拉那的亚得利亚海时,他也说:对面就是意大利的东海岸,从古至今,我们都受罗马影响极大。就算现在,从意大利飞来的航班是天天7班。

在地拉那国际机场大厦外有个塑像很特别,那是著名“特里莎修女”;地陪说,她就是我们阿尔巴尼亚人。阿国在曾在801年间的1190-1991年,曾经经历过13个帝国的殖民地。其中奥斯曼帝国在1415年统治了500年。这使到阿人的宗教信仰,从东正教转向伊斯兰教的影响。但是,在1945年到1991年间的冷战的中的社会主义影响下,宗教信仰渐渐的被淡化,如今,阿国人以其说是伊斯兰民族,倒不如说他们是无信仰者;这是地陪坚持更正的论述。事实上,今天,不到3百万人口的阿人,展现出年轻有动力的新新国家与社会。因为他们在1991年脱离了阿共产社会主义后,进入了共和国制度的第25年度;看起来,一切制度、政策、农业、教育、工商业法律也近临完善。据了解,2014时,欧盟已经把阿国列为候补成员国。这说明,阿国的开放与改革速度在巴尔干半岛11国是排在第6名佳绩;单看街道旁的加油站的间数与超过十个不同的品牌,就可理解,私营化生意的程度已经呈相当激烈的局面。

我喜欢阿尔巴尼亚国旗;严肃,热血。国旗上绘有一只黑色的双头雄鹰,沿自15世纪抵抗奥斯曼帝国入侵的领袖斯 坎德培的印章,所以雄鹰是民族英雄斯坎德的象征,故此阿尔巴尼亚也有山鹰之国之称。

我喜欢阿尔巴尼亚国旗;严肃,热血。国旗上绘有一只黑色的双头雄鹰,沿自15世纪抵抗奥斯曼帝国入侵的领袖斯
坎德培的印章,所以雄鹰是民族英雄斯坎德的象征,故此阿尔巴尼亚也有山鹰之国之称。


我在邻国科索沃市中心用完午餐后,只要40分钟就抵达了科索沃与阿国的边防检查站;地陪说,阿国与5个边境国家(科索沃、塞尔比亚、黑山、马其顿、希腊),并有着十个边防,但就只有与科索沃这一个是最严格的一道关卡。原来,科索沃与塞尔维亚的内战一直打到9年前;所以,以防难民的越境因此我们也领教了查了又查的谨慎性。进入阿尔巴尼亚的境内,马上就觉得阿国先进道路、青青草原。特别是往南部希腊的方向而去的一山接一山的绮丽景色、峡谷、河流、甚至是村庄,说明了阿国人享受了大地的恩惠;忘却过去的战火与革命血,向欧洲文明进步而跨过去。

地接旅行社老板GAZI是非常成功的阿国新新人类;他是社会主义后留美的第一人,回归后他自由的创办公司,甚至当过政府的商业顾问。当然,现在他是城市大学的创办人兼校长、是AVIS出租车的大股东、是巴尔干半岛最成功的地接旅行社的大老板!非常典型的战后成功的优秀创业家。而他非常兴奋的带着我们19人团友参观了他的9岁大学。甚至还介绍了他曾经就读的“地拉那大学”;1957年成立,阿国最大最好最著名的国立大学。Gazi是阿国青年的榜样;晚餐在高级俱乐部餐厅,不用说是Gazi请客,因为他已经是这里的上流社会人士。

Gjirokastra石头古城,已经2400年了;还是栩栩如生。

Gjirokastra石头古城,已经2400年了;还是栩栩如生。

 阿尔巴尼亚的总面积只有28748平方公里。可,一路上风景秀丽。


阿尔巴尼亚的总面积只有28748平方公里。可,一路上风景秀丽。

从连连战火里苏醒过来的阿尔巴尼亚国需要积极蜕变,因此,旅游业是阿国的工业重点。在南部,有2个世界文化遗产是外国游客所忽略的!幸运的全陪史蒂夫毫不犹豫的把咱们带到了Gjirokastra与Butrinti,参观并见证了这两个赫赫有名的世界文化遗产。

Gjirokastra

又名石头城。原是公元4世纪奥斯曼帝国的重要城镇。现在的古城还是朝气生活圈;早期的食住商店与石头块道路还是整整齐齐的排列着。目前有3万人居住在此。

Butrinti

经过考古学家的努力,在1928年发现了这一座历经史前的小镇,伊比努斯城,后来的古罗马、再后来的主教都居住过这小山坡的古迹。关键是,这座代代建筑古迹加叠在一起的历史记忆筒,就建在一条连接海水与淡水湖的运河上。

Butrinti古迹是我见过唯一一座横跨4千年都还健在一起的古迹遗址。

Butrinti古迹是我见过唯一一座横跨4千年都还健在一起的古迹遗址。

奥特兰托海峡在中间;右边是阿国萨瓦达。左边是希腊的哥夫岛。

奥特兰托海峡在中间;右边是阿国萨瓦达。左边是希腊的哥夫岛。

阿国车牌;带着双头老鹰出门。

阿国车牌;带着双头老鹰出门。

刊登于《风采》第634期 – 非常李桑.旅行职人
apple (1)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李桑 作者

在旅游业纵横驰骋1万1000多个日子, 探秘南北极境, 足印遍布7大洲132国! 由衷信仰,“出走”; 身体力行,“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