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料理“丰华饭店”的42岁日本老板丰田光雄桑,竟然破天荒聘请了我当时工。职位是,专业洗碗。时薪700円,还包含一顿晚餐。哇,当时的我真是连日语50音“阿伊嗚ㄟ喔”都不会;不过……

李桑投我以木瓜


1991年春晓,孤身抵达东京准备就学;当时的我连半句日语都不会说,就勇闯千万人口的大都市,有够牛吧?!

当时候的日本,在住外国人与外国留学生总数还不到10万人;外国游客也仅区区的200万人不到!虽说留学生数不算多,但那时候的便利店、连锁快餐店、一般餐馆等等也不聘请我们当时工。我记得,大部分留学生只能够找到家庭式小工厂做流水作业工。或者跟着垃圾车到社區收垃圾,要不就是清晨挨家挨户派送报纸,晚上则到各地办公室搞清洁扫l垃圾。那时候,前辈们都会嘱咐后辈说:去你住宅附近碰碰运气,总会有家酸奶加工厂要聘请时工。

当年,日本还没有100円杂货店。所以日本各大学还蛮体恤私费留学生的生活困境。大学当局会尽量安排各种各样的支援生活费补贴;有时候每月可领取4万7千円助学金。只是,留学生人数逐年倍数增加,而助学金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之下,大多数只能望梅止渴。还好,留学生们打临时工换来每小时700円的零用钱,还算苦中作乐。当然,更苦恼的却是,每年至少80-100万円的学费总是没着落!

也许我算是有点运气。抵达东京的第一星期,同住学生寮有位张姓硕士班中国留学生,他特别关照我。通过他的翻译,邻家那仅40个座位的中华料理“丰华饭店”的42岁日本老板丰田光雄桑,竟然破天荒聘请了我当时工。职位是,专业洗碗。时薪700円,还包含一顿晚餐。哇,当时的我真是连日语50音“阿伊嗚ㄟ喔”都不会;不过,接下来的3个月,我天天与丰田桑夫妇以汉字书写来沟通,他们还教会我唱日本儿歌呢!9个月后,我又懵懵懂懂地以日语水平249分,成功考上日本的大学本科国际经济系。

8个月异地厨房的相处相守,在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烟火之间,我与忠厚老实的丰田桑夫妇建立了深厚的情谊。接下来的5年时间,我那些完全不懂得日语的后辈们,陆续在“丰华饭店”进行洗碗兼学习汉字,天天有得吃顿丰盛的丰华中华似料理晚餐,再顺利考进日本各大学的三部前进曲。不仅如此,丰田桑也自愿担当我们某些人在日本大学4年期间的法定监护人与保证人重任。如此恩师恩人,一眨眼已经是70岁老人;但他的匠人精神与勤奋热情,却天天还在丰华厨房的灶头上噼啪燃烧着!

1996年毕业后至今的23年期间,每一年我会抽空探望老人家;有时候与一起洗碗的老战友同行,更多的时候是携妻带子女回到东京新宿户山町的丰华饭店去小聚小酌。年复一年,虽说物换星移,但探望丰田夫妇的心意却风雨不能改!

而今年2019年9月14日晚,丰华饭店又传来欢乐声悦,今晚更加有意义;庆祝我儿在丰华饭店山脚下的早稻田大学院毕业。当晚丰田桑眼眶泛红,对我低说:李桑,28年前我就知道你可以;之前日本天皇赐封你,如今儿子又毕业于早稻田硕士班 … 你令我太欣慰了!

诗经说:“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所以,丰田兄啊,当年你送给我木瓜,我回报你美玉,並不是为了报答你,而是希望能与你缘分永远结好呢。

丰田桑经营丰华饭店45年;我“光顾”了28年,风雨不改的主仆情谊。

今天,日本令和元年政府公布,日本百岁以上的人端突破了7万人;值得一提的是,75岁以上乐龄人士超过了2200万。与此同时,日本婴儿出生率却只剩下1.42。对比之下,日本老人化与少子化,成了社会两大棘手问题!

另一方面,外籍留学生数如今已经达到30几万人,而拥有工作居留证准的外籍劳工也毫无预兆暴增至超过130万人。至于入境日本观光客,2018年度突破3200万人次;明年2020东京奥运会,目标更锁定4000万入境游客量。

此时此刻,日本踏入青年劳工短缺大时代;几凡零售业,餐饮业,服务业,农牧渔业,工业等等劳力密集行业都大量雇用了超过30个国家的技术外劳。但是,丰田桑夫妇却还是坚持亲力亲为,連洗碗这等事也不假手于人。我猜想,那是丰华饭店蓄意还为我们保留着那28年的“洗碗单位”的温度!?

P/S:1991年的整个夏天,我每周都会摸进早稻田大学体育中心的冲凉房,偷偷在这洗澡;28年后的今天,我触景生情,感受良多!


刊登于2019年9月22日《星洲日报》蘋果看世界

英文版本 : You gave me a papaya—by leesan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李桑 作者

在旅游业纵横驰骋1万1000多个日子, 探秘南北极境, 足印遍布7大洲123国! 由衷信仰,“出走”; 身体力行,“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