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演变,加剧了民心恐惧,民生不安;人们有这心态是完全可以被理解与被接受的,这是事实。
最重要的是,祈望大家能同理互助。

李桑处变不惊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演变,加剧了民心恐惧,民生不安;人们有这心态是完全可以被理解与被接受的,这是事实。最重要的是,祈望大家能同理互助。而此时此刻,中国朋友们依然面临着在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历时最久的一次隔离生活,箇中滋味真正难以想象。朋友,你挺住啊!

以民生角度来说,在这关键时间点,竭尽所能去拼速度争效率,凝聚社会正能量才是政府该做的事。政客说的什么国家与人民同在嘛!?很抱歉,除了中国的当机立断,和新加坡的56亿新元抗疫情救经济以外;其他的政府们好像都还处在收集民意阶段,在“处惊不变”的会议室里……老神在在的,老百姓心焦急也没用!

坦白说,恐怕服务业饮食业交通业零售业等等企业,等不及政府从那个“会议室”走出来。马前卒们早都已经掉进滔滔漩涡里,被冰冻住了!其实,政府的“龟速与推卸”是意料中事;我们期望越高,失望本就越大。所以,凡事都该从多方面去思考;好事坏事先来个底线思维。而危机当前,前路茫茫,士农工商们还有选择吗?有道是: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处变不惊,勇敢担当扛起,如何?

至于首当其冲的旅游产业,目前会是什么情况呢?!

春节期間,中国政府为了抗疫,一声令下,全面禁止出入境旅行团。顿时,世界各地的旅游相关企业全面陷入惊慌失措;但风声鹤唳之中,大家都能理解中国疫情恶化下去的后遗症,因此大家共同承担国际责任,彼此协商如何配合退团退款;量力而为。由于骨牌倒下了,连带本地中港台澳韩入境地接旅行社,还有环环相扣的服务业与观光产业都相继垮了;某些企业之间,还留下了一屁股债务。不过,待中國好起來之后,入境旅游也會重新站起來,并且站得更穩更強大!

至于出境旅游嘛?!即便WHO说大部分国家地区依然安然无恙,无碍商旅。但自从旁增了日韩疫情的困境之后,一些旅游消费者就添加了焦虑和犹疑,纷纷开始讯问与了解,最终部分选择了退团退款。只不过,出境旅游团的操作模式牵涉到的供应商比较复杂;所以退款这件事,就肯定迎来了各持己见的棘手问题。

还好,大部分旅游从业人员都是有经验有信誉的一群专业老骨干;再加上与顾客的在地情结深厚,有同理心。因此,对于顾客的要求,一定会想尽办法合理解决。还有,大多数顾客也能理解旅行社作为代理商的尴尬处境;因为退团简单易办,但退款条件的麻烦在于好几个被约束因素。

其中原因之一:出发日期的远近,决定了被扣押团费的多寡。原因二:顾客所付的团费里,大部分的钱都卡在第三第四方的供应链,特别是航空公司的条例上;最终是,订金可能都被这俩方给“挪走”了(但他们方面,同样也被供应商条款给掐着)。因此,基本方案是,假如航空和地接公司能退款给旅行社,旅行社扣除点行政费之后,立即全数退还给顾客。关键是,航空公司会那么容易交涉吗?

旅行社作为代理商,其实很被动;而且,从某种角度来看,旅行社也是受害者之一吧!?

说句心底话,大家无非都是想有个圆满安排,希望纠结与误会都能迎刃而解。其中,以人情为出发点的共赢方案之一是:旅行社承担顾客被航空公司或者国外地接公司给“吞掉“的部分定金;顾客则同意旅费暂保留在旅行社,以待下一团再度出发。彼此信任协议,愿意亏少当赢;这不,双方都有诚意,都有人情味嘛?!当然还有方案三四五;但统共不离其宗,那就是希望彼此体谅,留住心中爱,待疫情好转,再一起出门去旅行。

无可否认,会有完全不能妥协的一些些顾客(其实,还是能理解顾客的愤怒焦虑!),但必须要郑重声明兼厘清的是:旅行社真的没私吞了你的钱!事实上,面对社交媒体用户对我们旅游从业员的泼骂时,我们都是笑笑的;毕竟,我们更在乎的是与你曾经走遍天下的足迹,的那些日子!旅朋友,我们还等着你呢!

急难当前,代表着旅游同业的MATTA呢?那位“满分”的旅游部长呢?何不站出台前来主持大局?!你们都是最有资格搞定航空公司退款的法定机构,也是最有说服力的“退款机制”缔结者啊!赶快走出来统领保障旅行社之余,也请你们维护旅游消费者的权益。我说的是:马上站出来,可以吗?哎!!

相信中国,相信世界;这疫情肯定会很快地被扑灭;很快所有工作都会好转。人们也开始出门消费旅行了。对嘛,旅游本来就是生活的一大部分!

*P/s: 与15名团友出发去南极作23天深度之旅的前夕,三思而书。

刊登于2020年2月22日《星洲日报》蘋果看世界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李桑 作者

在旅游业纵横驰骋1万1000多个日子, 探秘南北极境, 足印遍布7大洲132国! 由衷信仰,“出走”; 身体力行,“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