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代特别能彰显出民以食为天的原理,年轻人也比较着重于投身饮食业,但你看,投资金动辄数十万百万的,说开就开。
我纳闷也好奇,虚心请问:他们的投资金是从哪儿来的?

李桑每个年代,都有怀揣创业梦的人

如师如友,人生几何?右一为谭伟忠桑是也,摄于1992年。

来到2020年的今天,你看看,这年代年轻人的一些创业个案。

在香港茶餐厅没落以后,遍地Café、奶茶、日食Omakase料理、火锅等等各种连锁加盟店或直营店,

它们如雨后春笋般兴起,又如百花齐开地让人眼花缭乱。

这年代特别能彰显出民以食为天的原理,年轻人也比较着重于投身饮食业,但你看,投资金动辄数十万百万的,说开就开。我纳闷也好奇,虚心请问:他们的投资金是从哪儿来的?

反观25年前的我谨小慎微,全副家当仅有怀揣着的12万令吉资金,这还得是众筹方得的呢!(1995年的焦赖美达花园,当时20年屋龄的单层排屋每间售价是9万令吉,租金则每月650令吉)。

所谓的众筹资金,其实也就是来自几位当时尚在日本游学的导游弟兄们的集资,其中包括少年时期就已交心的兄弟许育兴(Kohsan)。当然,还有我夫妻俩多年攒下的私房钱。事实上,他们都相信我的投资眼光,认为我是块当老板的好料子。怎知,不到一年,竟然就遇人不淑,他们投资在老大身上的辛苦钱,就化为泡影喽!(后续再谈)

我千算万算,这是踩中了对方有心设下的商业圈套,偷龙转凤将我第一笔资金给吞噬。这是我被迫缴纳的昂贵创业学费,也是我的第一场“化危,为机”的实炼战场,结果相当受用。

踏出创业第一步

前文提到1995年中旬,距离我大学毕业还有9个月,我终于踏出创业的第一步。从日本飞到大马,除了是再次的实地勘察,也是又一次与旅游前辈山尼先生重新谈判合作方案,排除了日籍泰侨瓦桑之前的合作参与(他是我们在日本打工的老板)。

我在文华旅运当入境导游(导游牌证2079号),慑于1989年。

1992年,与交心兄弟许育兴(Kohsan),在日本东京大学。

自掏荷包慎重考虑

这次与山尼的配合,咱是自掏荷包,还是得慎重再慎重。我相信不管任何年代,想创业的人都会在投资之前,选择先来个周详的实地研究之余,也免不了纸上谈兵,步步为营。

至于我,过去好几年除了念书,一直都在从事旅游相关工作。特别是对于日本与大马,或者是日本与泰国、菲律宾、印尼等之间的旅游事务与人物,我是了如指掌,也自诩懂得看人,更何况,我一直也与吉隆坡、台湾、香港的同行保持着紧密联系。

说到这,必须先整理一小段前曲,它与我的后续旅游事业息息相关。

在1990年到日本之前,我在文华旅运当入境导游(导游牌证2079号)。文华旅运当时是数一数二的一站式大旅行社,其出境日本团“Heart & Soul”品牌,早在1985年已经响当当,团体数量自然也多。因此,吉隆坡文华派遣了专员(就是山尼先生)短驻在东京的合作地接社办公室(荷里维)内,目的是要全方位应接来自大马旅行团的各项安排。由此可见,当时的文华旅运老板丹尼尔在细节上的要求是细腻与专业。

至于我,由于是专门负责台湾入境团的导游,所接待的台湾团员大部分也曾到过日本,但他们一样满足了我对台日的好奇心。我也想去国外看看,最好是留学。

那时,吉隆坡同行有位前辈诺尔门桑(读san,来源于日语“さん”),刚从日本回马当日语导游。他常鼓励我去日本开拓视野,还说会在当地安排好朋友照应一切,当然也包括安排工作。

如师亦友情谊

此话不虚,1990年抵达日本见到了诺尔门桑的好朋友,长住日本娶日妻的香港人——谭伟忠桑。谭桑很照顾我们,这番情谊直至30年后的今时今日,我们依然如师亦友。虽然我当时对日语只略懂一二,却还是顺利进入他的老板日本籍泰国华侨瓦桑的贸易餐厅旅游综合公司里半工读。巧合的是,瓦桑最初出道时也是在日本当泰语导游,那是1970-86年。

他回忆说,曾与文华旅运派驻日本专员山尼先生同属一家地接社(荷里维)。而那家地接社,却在我抵达日本之前已经解散,原因不详。而我、瓦桑、山尼(当时已在吉隆坡),原来都是交错相识的旧同事呀!

这一段邂逅,注定是创业前毫无预兆就奏起的序幕曲。

有些人有些事是不会改变的,时隔超过30年,依然如师如友。慑于2011年12月19日,白雪纷飞的北海道留寿都。

慑于2014年1月6日,北海道铁板烧餐厅。

刊登于2020年11月10日《南洋商报》 ‧ “一生懸命” 专栏 ‧ 第五篇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李桑 作者

在旅游业纵横驰骋1万1000多个日子, 探秘南北极境, 足印遍布7大洲132国! 由衷信仰,“出走”; 身体力行,“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