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 拥有7部游览大巴的华仔(已故) , 与负责台湾营销的谭生(已故) , 以及王牌中文导游哈里逊, 一同来找我商淡合作接待入境团的事宜。

李桑记录2003 SARS

2003年3月15日,世界卫生组织(WHO)突然向全世界发出旅游警告:别前往中国、香港、台湾、新加坡、越南、菲律宾、加拿大等地旅行,因为非典型肺炎(SARS)正以人传人的方式在这些国家蔓延,死亡率还挺高的!当时的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什么是致命传染病,却不知道它的破坏力多严重。

世卫这道禁令一下就把出入境旅行与商务飞行给全面堵死了!在人心惶惶下,往来这些城市地区的飞机不仅减少了班次,而就算有乘客也寥寥无几。听说过最糟糕的是飞往香港的B737航班乘客仅10人,惨不忍睹。这看起来已经是相当不妙的情况……最恼人的,除各种相关疫情的谣言满天飞,也不知道能以什么方式消灭病毒,当然戴口罩很重要!

2003-2004年:SARS让近代的人们认识到了(但未必意识到)病毒传染的破坏力。

回顾一下当年SARS的传染情况。

据说,病毒早在2002年11月于中国广东河源市发现,源头指向菊头蝠与果子狸,再传到人体。当时,人们只把发烧、肚泻、虚弱等症状视为一般感染。没想到的是毒株会不断变异,传染速度与致命率也随着提高。

散播到世界各地

到了2003年3月21日,一位刘姓医生从中国抗疫回香港住进九龙维景酒店911房,身体开始不适,他服了抗生素。第二天,他立马到广华医院急症室。但太迟了,病毒已经通过口鼻分泌超级传染开来……通过香港繁忙的国际商务旅游、移民等不间断的人口移动,进而散播到世界各地,一发不可收拾!

同年的5月,香港与北京沦陷,成为最严重的感染区。根据维基的SARS数据:2002年11月1日至2003年7月31日,全球感染SARS的人数为8349人,死亡800人左右。其中最高5地分别是:中国5327人,死亡348人;香港1755人,死亡299人;台湾346人,死亡84人;加拿大250人,死亡39人;新加坡239人,死亡33人。感染数字与死亡人数,几乎每天都在媒体上报道,以示警惕。同时,手套、呼吸器、口罩都是抢手的灾难用品。

短期停薪留职

至于旅行嘛,一潭死水?奇怪的是,飞往欧洲的航班却照常不变。由于乏人问津,机票价也便宜一半以上。当时,蘋果旅遊一些高管提出妙计,他们说:给我来个短期“停薪留职”吧!我们老板点头之后,他们就结伴飞往欧洲背包半工半游了,甚至超过半年之久。我记得当时的经理小邓也拎起背包潇洒地说:See you in another year!

解除SARS危机

2003年7月5日当天早上,收到一份“指名给我”的“生日礼物”,世卫正式宣布:解除SARS危机。

约莫4个月的SARS灾难,如今看来虽短,但给予旅游业的打击非同小可。最基本的破坏是执行主管人员的变迁,不得不抉择回归或离去。遗憾的是,周生与艾利斯相继离去。橘子旅游也因为只做美国团与奖励团而雪上加霜……为了节省开支,董事局与股东同意提前结束橘子旅游,把愿意留下的工作人员纳进蘋果旅遊团队。

如果问我,给2003年定个关键词会是什么?我毫不犹豫的答案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如今事过境迁17、18年后的今天,回顾那曾经让亚洲旅游业摔一大跤的2003,其实要感谢SARS给予的警惕信号,让我自此懂得预先准备好救生圈。

虽然眼前的这一次堪可比喻为核威力大海啸,但了不起的领航员岂不是在每一次的风暴中乘浪而生?

咱们,共勉之。

点图看大图


刊登于2021年6月22日《南洋商报》 ‧ “一生懸命” 专栏 ‧ 第二十一篇

🍎【一生懸命】系列🍎
第一篇: 《李桑:我,“一生懸命”》

第二篇:《李桑:为什么是“蘋果”》

第三篇:《李桑 : 我哪来的“旅”由啊? !》

第四篇:《李桑:我筑建的旅游业梦》

第五篇:《李桑:每个年代,都有怀揣创业梦的人》

第六篇:《李桑:创业,可见的魑魅魍魎!?》

第七篇:《李桑:在转角处,遇见……》

第八篇:《李桑: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

第九篇:《李桑: 蘋果假期,以日本为专》

第十篇:《李桑: 说做就做,旗开得胜!》

第十一篇:《李桑:蘋果旅游,铿锵面世》

第十二篇:《李桑:优化品牌定位》

第十三篇:《李桑:在97金融危机中,觅生机》

第十四篇:《李桑:没浪费一个好危机》

第十五篇:《李桑:逆向操作》

第十六篇:《李桑:坚持的话,机会50/50》

第十七篇:《李桑:凡事都是好事》

第十八篇:《李桑:李桑许桑相濡以沫》

第十九篇:《李桑:21世纪初的橘子》

第二十篇:《李桑:初试, 入境》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李桑 作者

在旅游业纵横驰骋1万1000多个日子, 探秘南北极境, 足印遍布7大洲132国! 由衷信仰,“出走”; 身体力行,“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