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朝鲜火车之行:当旅行家(李桑)遇见朝鲜专家(江迅),惺惺相惜,而燃起心中熊熊烈焰!

李桑憶朝鮮念約旦聚台北悼江迅

丹东-朝鲜火车之行:当旅行家(李桑)遇见朝鲜专家(江迅),惺惺相惜,而燃起心中熊熊烈焰!

神秘朝鲜,封闭亦自守。试问,有几个外国人能无数次进出采访兼旅游呢?可能,只有江迅一人吧!据了解,他总共进出朝鲜14或15次,每一次都带回不少精彩片段。

2015年,我有幸随江迅同乘火车,从辽宁省丹东去了一趟朝鲜。记得他在火车上说:“朝鲜边防官员的检测一年比一年松懈,去年探访,手机还得留在海关处;现在,手机却可以随身带进朝鲜了,真好!”岂知,话刚落下,朝鲜官员却打开他的iPad,强制删除相簿里的全部美女照,哈!上了火车,江迅继续为我们描述在朝鲜遇到的稀奇古怪故事。在平壤,因限电之故所以街道是乌漆麻黑的,但他胆大无比,带着我们混入当地人之间,体验朝鲜式的夜生活点滴。哎,如今一字一句写下,与江迅有惊无险之朝鲜旅,历历在目。

随后几年, 他总是有办法一次又一次参访朝鲜,更特别著作朝鲜专书。只要在《亚洲周刊》里出现朝鲜政经民或发射导弹的文章,那肯定是江迅的作品,精心精准又精彩;因此,媒体界称他为“朝鲜专家”,是实至名归。

当年, 江迅许下带我去朝鲜的诺言,他真的做到了!后来,轮到我说:“让李桑带你去约旦去死海去遥望以色列,去那些历史政治与宗教的敏感地带!”2017年,我俩与台湾慈济何日生博士,分别前后脚抵达约旦。我们随着慈济志工,一起发放救援物资给边境的叙利亚难民,也与难民籍志工医生们交流。据了解,那一望无际的难民营,只是冰山一角呢!江迅说:“这是一趟意义深远的非凡旅行。”

再后来,随着这样的契机,我俩以及一群大马媒体朋友,走进了花莲的慈济静思精舍,幸运地与上人证严法师结缘交流。花莲慈济的行程与活动,可以说是我前所未有的安排与体验。我们不仅亲临大体解剖室,更与医生教授们作了深度对话与交流。

隔年,我俩又到了花莲慈济,这一次是因为江迅被何博士邀请,为来自世界各地的400名医师作《文明碰撞》专题演讲;而我,是大会的“临记”(相关文章曾发表在《星洲日报》)。

再再后来,我与江迅的旅行,继续不断。海南岛香港大马以外,我们也无数次探访台北。有一次在台北,他安排我与拥有《亚洲周刊》的世华媒体集团老板张晓卿,以及时任文化部长龙应台共进一场温馨早餐聚会。当时,龙应台说:“有机会,我们一定跟李桑去乘一趟西伯利亚铁路,9288公里之旅。”除此之外,江迅也携我数次拜访李敖大师,还有各位文化界武林高手,我终生受用!

还有啊,我无数次的香港之行,总有江迅相伴。他安排我在香港书展推荐我的新书,又他带我去品尝著名的“一碗面”、最古早味的丝袜奶茶、西贡海鲜等等等……

我与江迅投缘,也的确有缘。因为读《亚洲周刊》,所以“认识”江迅二十多年。当时,我每一次带团出国,背包里总有好几本攒下未读的《亚洲周刊》;“江迅”早就已经开始伴我五湖四海游!出乎预料的是,10年前,我在吉隆坡竟能与江迅本尊面对面,那还是“一见钟情”式的相见欢。此后的十年间,我们不仅相知相惜,也是亦师亦友,更情同兄弟呢!

江迅天性豁达潇洒,为人重情重义,是肝胆相照的性情中人,会时时主动关心朋友的近况。哪怕是远方朋友,他也会经常发短信问安什么的。冠病疫情这一年多以来,我们曾视讯又微信电话的,聊工作之余,也提到了健康与休息。

2021年10月13日下午4点,无数个短讯气急败坏地啤啤啤炸响,我心感不妙!果不其然,一句一句的“咱们挚友,你的好兄弟,江迅老师走了,享年74岁!”我虽故作镇定,但对此突如其来的噩耗,叫我当下如何能真正平静接受?真希望那是个假新闻!

江迅兄啊,我们不是约好了,疫情后邀请蔡澜倪匡,四人一起沏茶小聚吗?你当时爽快点头,还说:明年再来大马吃猫山王榴梿!同时,咱们也约好去台湾池上观赏稻田文化舞蹈节!你怎么都失言了呢?

那天下午,手机短讯继续涌进,前因后果也渐渐明朗。原来不是心脏病再发,原来可能是香港公营医院的“怠慢或失误”!无论如何,事实是:世界华人媒体界,就此失去一位鞠躬尽瘁的重量级作家、资深记者、一个好人,我的好兄弟!

或许是冥冥中的意念,接到噩耗的前一天早上,我还从书架取出江迅特意从香港寄来的新书,翻一翻,本打算在这个周末好好读一读。如今,这两本新书《浮世碎笔》、《心湖的水声》却似乎成为他赠我的遗物。

在文坛上奔波一辈子,丰富了读者们的人生智库,如今江迅兄已能真正休息,不必再赶稿……纵然有万般不舍,只要一想到在茫茫人海中,小弟有幸能与您相惜深交十载,什么都值了!江大哥,你一路走好啊!

愿江嫂子节哀顺变,也照顾好身子呵!

愚弟李桑,无尽怀念。

点图看大图


刊登于2021年10月17日《星州日报》蘋果看世界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李桑 作者

在旅游业纵横驰骋1万1000多个日子, 探秘南北极境, 足印遍布7大洲132国! 由衷信仰,“出走”; 身体力行,“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