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桑乡间小旅务边物语

“乡土风情+ 民间风味”,这一道原本就是旅游的最佳题材、最好佳肴。乡村邻里间有太多的陈年老故事、老街坊、老房子、老古董、老字号、老咖啡店、老戏台、老烟馆等着咱们去追溯与回味。当然,乡里总有着那一群“老顽固”们的老坚持,才会有老油灯火的延续相传啊!只是,他们也垂垂老矣,无论是人、物品还是古早味,无论是哪一个先被打破或一不小心丢失,这世间就少了一番日久岁深的原味风韵,也丧失掉人文历史价值。

事实上,这时代的孩子们大多未曾见过爷爷奶奶小时候的烧炭熨斗吧?更不太清楚,当年老祖宗们是如何被卖猪仔,千辛万苦漂洋过海而来,落脚在异乡的山河海港里。他们不仅赤手空拳打拼,还要传宗接代传承祖训;先辈们一路走来,不容易啊!

幸好,每一个区镇村乡也会有那么一群不分年龄的老家园守护者,坚守着过去与现在,为的是能给后代和未来,留下血浓于水的乡亲乡根情。

作为第三代务边人,82岁彭西康老师见证了务边的大起大落;如今务边又回到了当年的侘寂之宁静。


在霹雳州务边小镇余广路的民办“务边文物馆”前,我们会见了82岁彭西康老师与51岁的卢思敏。他俩的一举手一投足明显透着“以务边人为荣”的气质,兼一脸忠厚恳挚的笑容。如此无私奉献的社会志愿工作者,是值得我们敬佩敬仰的典范。据了解,在过去的数十年,彭老师连同一群乡亲父老,不遗余力地为一百六十几年的务边历史与人文制定文献,他们收集旧照片、保护老旧建筑物,也进行文物保存等各种艰难任务。他们都说:这一切都是为了务边,也是为全国乡镇史的耕作。

彭老师以宏亮的声音为我们导览讲述过往点滴与老故事他那一句:“没有锡米就没有务边”,真是触动人心!他指着墙上旧照片逐一介绍:在英国白人的殖民时期,来自中国广东佛山的先贤们是开拓务边镇的先驱。紧接着,来自苏门答腊的曼泰林人(Mandailing)也参与了采锡洗琉琅工作。为了能大量采锡,采矿老板们还花巨资建造15公里长大水管,当时甚至出动大象搬运水管,至今依然为人津津乐道;可惜啊,大水管已经被近代发展给吞噬掉了!

彭老师话题一转,说:“有余广,才有务边”;这让我犹如醍醐灌顶!余广,是1879年创办于务边的著名余仁生药材第一号店。不仅如此,余广的儿子余东璇也是务边钱庄、锡矿业、橡胶业、房地产业、运输业、药材业、娱乐事业等领域的大企业家与大雇主。我们所在的这所“务边文物馆”建筑,是当年余广的马房,由其后人捐出立馆。

话说回来,100多年前务边的繁荣,带动了烟馆妓院戏院的相应而生,也启动了灯红绿酒夜夜笙歌的繁华热闹!要知道,当年整个近打谷包括务边锡矿业,可是英属马来亚的经济火车头呢!眼下,世界锡米价格竟攀升到一吨3万5000美元新高,这让人们又忆起当年务边锡米大旺财的好时光!而我也从彭老师的言语中,意识到他作为第三代务边人的骄傲与欣慰哪!

老故事在另一所民办“务边之家”展览馆继续延伸。另一位讲述员,60岁的罗良信拿着大声公,一一介绍实事与实物。其中,一辆陈旧的濑粉小贩推车最是吸引大家的目光。较早前,在占地300英亩,平均三十几年树龄的沉香山茶园享用午餐时,二代何楚为还特地给大伙儿安排了老字号的濑粉加酿料,而这时间点我们嘴角还在回味无穷呢!没错,来到务边不能不品尝驰名的濑粉加酿料,那可是好几代人的味蕾记忆咧!

值得一提的是务边“合德酱油园”,如今已是第三代主事。二代刘柏棠老先生与三代朱德顺两大掌舵人同样坚持古法制作,贵精不贵多的祖传品味,一起成全了务边人自豪的古早味!

不无遗憾的是,务边与全国其他小镇一样,如今都在时间的长河里黯然失色。再加上,冠病疫情蹂躏之下导致整体观光链骨牌坍塌,因此想要维持维修这些民间文物馆也成了一项大难题。邻近“怀古楼”已宣告永久性拉下闸门,唉!

然而,眼前这些社工们依然坚持无懈地奉献自己,他们日复一日,不厌其烦地讲述着那一世纪半里的非凡老事迹,亦让务边风华继续细水长流!

来日,当你南下北上,不妨顺道去务边瞧一瞧。放慢脚步,走访务边周围主要的生态旅游景点,其中的椰壳洞与激流泛舟不容错过。入夜,可以选择在占地500英亩油棕与雨林相间的Semantra生态旅庄留宿,在大自然间超能量负离子的境界里沉沉入睡……呵,晚安,祝好梦!

刊登于2021年11月28日《星州日报》蘋果看世界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李桑 作者

在旅游业纵横驰骋1万1000多个日子, 探秘南北极境, 足印遍布7大洲132国! 由衷信仰,“出走”; 身体力行,“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