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和她土地上的人

我不停在想,芬兰到底留下了什么给我?是记忆中拉普兰(Lappland)的驯鹿;是罗瓦涅米(Rovaniemi)圣诞老人的故乡;是夏天乡下的芬兰桑拿浴;是于韦斯屈莱(Jyväskylä)湖泊中泛舟的轻舟荡漾;是拉阿尼拉(Laanila)生命中第一次的午夜阳光和千军万马的蚊子,还是赫尔辛基(Helsinki)突然淹水那种措手不及,逮到好孩子做坏事的心情?


南芬之冬季旅行(Southern Finland)

2010年的冬季,我刚好在芬兰上课。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芬兰?”、“芬兰在地图哪一角?”、“他们用欧元吗?”…我才知道芬兰在大家心里原来是如此陌生。的确,说起旅行,所有“兰”字结尾的国家排队出列,久久都看不见芬兰。这片不起眼的国土根本找不到昂丽的亮点……可是,她凭什么当选世界最佳居住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