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本来想在悉尼找寻异国情调,或要在新加坡接触一下梁智强电影里的特色新加坡人;当然在吉隆坡的武吉免登,游客见到的本地人都不是本地人……这整个景象,好像不由你不信,那些真正的道地人都“失踪”了,迎面而来的却是“外来人”。

国家特征呢?

在纽约、在伦敦、在悉尼、在新加坡、在香港、在迪拜,或世界各地大小城镇的街道上,我们碰到的所谓当地人,似乎已“面目全非”了。

游客本来想在悉尼找寻异国情调,或要在新加坡接触一下梁智强电影里的特色新加坡人;当然在吉隆坡的武吉免登,游客见到的本地人都不是本地人……这整个景象,好像不由你不信,那些真正的道地人都“失踪”了,迎面而来的却是“外来人”。这些外地人都是有PR、有工作准证、有学生证、有居留准证的各种肤色外国人!这些外来人成为澳洲、新加坡、伦敦,吉隆坡等国家或城市社会中的一分子。

外来人在前线工作

这些凌空而降的外来人,似乎是越来越重要的一群、越来越被依赖的生力军!在很多城市的服务业领域,几乎是这批外来人的重要工作岗位。就因为这样的前线工作,当游客在亚罗街见到大排档服务员时,似乎认定见到的就是道地人,那就赶快来个文化交流,合个照,可是……

世界变了,这是我们常说的一句话吧?的确没错,世界的变动还包括人口或民族的交错混合。在旅游世界里,一开始我们探讨的异国风情,指的就是当地的原住民文化。然后就是新移民带来当地的新兴国家文化,如澳洲、英国,甚至美国的整体移民结构下产生的唐人街、意大利街、西亚街、印度街等等旅游景点特色。

当然,离开这些特设街道后,我们还是会见到原汁原味的老外,纵然这些老外也在民族混合体下产生巨大变化,但还不至于乖离老外母体文化的特征……比如他们的生活点滴、住宅建筑风格、饮食文化,生活态度等等。

然而,第二代后、第三代后的移民子弟,却成为更具特色的香蕉人,所谓的香蕉文化人,这是因为他们完全被融化在多元种族文化的大熔炉里……这也是旅途中可以让我们“见习”到的新变化,即移民的后代在国家教育和母体政策下,形成国家“要的”一分子!

各国移民政策放松

近年来各国移民政策放松,比如新加坡就让超过百万的外来人,包括中国人,成为他们的近代移民。芬兰那里通过迎娶泰国越南太太,产下第二代混种民族。澳洲美国英国就以大专教育后的PR,把毕业生留下。西亚是以工作PR,吸引印度专才。这些新式的人口互动,似乎暗藏潜在的社会危机,至少在观光领域方面,我们失去了纯正的一景一幕风土人情,换成了异国社会新现象!

当李桑在美国曼哈顿坐德士时,司机说他是坦桑尼亚人;在新加坡咖啡店一坐下,服务员一开口,就表明他是中国人;在卡达尔,几乎所有工作都由来自世界卅多个国家有身分的外劳操作,包括当地的旅游业!澳洲的各大城镇,更严重到走在马路上,你还以为自己在新加坡街道上!

很多国家因此失去原汁原味的identity;旅游其中,唯有自己调整一下眼界咯!要不然就得另加行程景点,到原住民特设村落去体会澳洲文化!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李桑 作者

在旅游业纵横驰骋1万1000多个日子, 探秘南北极境, 足印遍布7大洲132国! 由衷信仰,“出走”; 身体力行,“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