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马六甲海峡这边起飞,横越印度洋后跨过整个大西洋,再旋转回到太平洋的东边,转了地球近乎一圈;航程27743公里,飞行总共消耗了超过35小时……

李桑MOAI复活了!

在联合国資金與考古学家努力配合下;1/3MOAI從新肅立在原來的位置(AHU)上。


我从马六甲海峡这边起飞,横越印度洋后跨过整个大西洋,再旋转回到太平洋的东边,转了地球近乎一圈;航程27743公里,飞行总共消耗了超过35小时。

在细雨绵绵的中午时分,飞机徐徐降落在面积只有180平方公里的光秃秃岛屿上;屈指一算从家里出发到此时此地,已经是第4天的事了。真心感谢莱特兄弟发明了飞机,波音与空巴为它加快了速度,也导入了舒适性。若不,搭个轮船起码也得耗上90天吧!?

我在目的地给东京老朋友发了个短讯,他却反问:什么,现在才到,你究竟在地球的哪个角落?我故布疑云说:就在你东京对面海岸,汪洋中的一座小岛上,但我们相隔着至少1万8000公里。

那是什么概念?虽然这岛的西北边远处1920公里外有个英属無人小岛,但四周仍然任何大小岛屿都没有。而且离本土最近距离还也得3756公里,就是孤苦伶仃一座岛。岛民若想出城去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乘搭飛機也得飞5个小时半。果然堪称地球上最偏僻的海岛,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甭说千年古代人,就说271年前的那个时代,荷兰海洋探险家Jacob,是如何找到这座沉睡中的火山岛?该不会是被大风大浪给卷冲上岸?当天正巧是复活节,Jacob随口一说:这岛,就叫“Easter Island”(复活岛)吧!

山高皇帝远,再加上小岛本来也没什么资源;所以近代人口曾经仅有200人。但奇怪的是如此鸟不生蛋的孤岛,为什么会有一条长四公里的飞机跑道?据说当年跑道建成后,立刻成为世界最长的机场跑道。原来当年的复活岛被美国NASA相中了。在上世纪初太空竞赛火热时期,NASA在此建立了一个太空船回收降落区;不过近百年后的今天,所谓的太空船却还没回到复活岛的跑道上。难怪,当今波音777那么庞大,竟然能在人烟稀少的复活岛上起降。据说一天有2航班起飞;日载数量可达550人,每年就有超过12万人次的乘客进出复活岛!那么多的游客量,他们到底为舍而来呢?

看来,科技让孤岛真正的“复活”了!如今的复活岛,居民人数增加到8000人。他们几乎都是是太平洋Polynesia种Rapa Nui族人,选择与世无争的乐活;意思是,物质贫乏却还是很快乐。咦,我是不把重点给忽略了?是复活岛把人给复活了,还是复活岛的“它”本身复活了?

咱们万里迢迢几经折腾,终于踏上了在地图上得靠着显微镜才能找着的复活岛;团友PSC激动流涕的说:中学时代地理课就读到了复活岛,从此经常梦见岛上的那个它;只有上半身、深凹大眼睛、宽削额、长鼻梁、大垂耳、下巴棱角分明、双手压放在腹部上,但没脚,也没眼珠、高度6-21米、神情严肃。惦念了它30几年,今天终于在复活岛与它相见欢!也许每年12万人次的旅人,都曾经梦见了同样的一个它;然后以相同的理由踏上了这土地,激动又感动!

对,PSC梦见的它,正是MOAI(摩艾)。复活岛上超过900尊雕技精湛的MOAI巨型石雕,都是守护大将,庇佑岛上风调雨顺。事实上,这群生于公元1100 -1680年间的MOAI们,只有300多尊有机会從新被肃立笔挺,安放在海边石头站台(AHU)上站岗;它们背对着大海,面向内陆,守护着大地。其余的600尊,还遗留在名为RANO-RARAKU火山石山区的斜坡上,东歪西倒南扑北挂着;當年是准备要被运送到哪个海边去站岗吗?其中还不少雕凿未完成的更巨型MOAI … 看来似乎是遭遇了什么突如其来的祸劫?继而有点诡异的形成落荒而逃的局面!真是一道考古学家也解不开的谜题。

我找了个机会与唯一有眼的阿MOAI眉来眼去,交流了两句:一千多年以来你一直都这站岗吗?风吹雨打累了吧?你认识秦始皇兵马俑吗?荷兰人取了复活岛这名,是希望你们再复活吗?將來你什么打算?

刊登于2019年4月20日《星洲日报》蘋果看世界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李桑 作者

在旅游业纵横驰骋1万1000多个日子, 探秘南北极境, 足印遍布7大洲123国! 由衷信仰,“出走”; 身体力行,“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