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之际,我双眼朦胧回头一望,仿佛就站立在公元1世纪的幽幽古丝绸之路上;事实是,我双脚确实就站在中国与地中海之间的古代文明十字中转站上啊!

乌兹别克千丝万缕

Photo by Cliff Lai
情不自禁地,我挨了过去:嗨,哈罗…有了,她的名字是西朵拉,主修艺术的大四生。西朵拉真是位友善的逊尼派回族,她还邀我翩翩共舞咧!原来,他们正为年轻貌美的嫂子庆生;当地人非常重视家族聚会的同欢时光。这下可好,她爸妈姨妈姑姐都涌向我这儿来凑热闹了;忠厚好客的老爸,拼命为我端来3公升装的俄罗斯伏特加!没办法,既然看中了你的女儿,来,干就干了吧!

微醺之际,我双眼朦胧回头一望,仿佛就站立在公元1世纪的幽幽古丝绸之路上;事实是,我双脚确实就站在中国与地中海之间的古代文明十字中转站上啊!

瞧,旅商们从骆驼背上卸下了风尘仆仆的行囊,丝绸布匹香料容器等等满地摆放,他们准备着与来自欧洲希腊阿富汗伊朗俄罗斯亚洲特别是中国的商人们物物交换,抱布贸丝;片刻歇息,又与来自东西南北的男男女女闲话家常欢乐畅饮……对,这里就是中亚的老城坊撒马尔罕,古代丝绸之路的主要十字干道;从2500年前开始,它的太平与繁华岁月就一直延续到16世纪初期。

位于撒马尔罕古城 的雷吉斯坦神学院(Registan),是帖木儿王朝的定都之城。

乌兹别克在哪里?

– 中亚国家和前苏联共和国
– 以清真寺、陵墓和丝绸之路而文明,是中国与地中海之间的古老贸易路线
– 撒马尔罕(Samarkand)是丝绸之路线上的主要城市
– 当地拥有伊斯兰建筑地标:雷吉斯坦(Registan),这广场耸立着3座分别在15世纪和17世纪建造的华丽宗教学校

帖木兒陵墓遗址的古尔-艾米尔陵墓(Gur-E Amir Mausoleum),瓷砖与穹顶建筑特别的漂亮。

建于15世纪,撒马尔罕市区内的古尔-艾米尔陵墓,是帖木儿及其后嗣的陵墓,建于15世纪。


撒马尔罕各古迹大开眼界

值得一提的是,当今世界文化遗产认证的撒马尔罕,只遗留下丝路的思路而已;相比之下,各处的“帖木儿”雕像、墓陵与色彩斑斓的马赛克REGISTAN 神学院等伊斯兰建筑遗产,似乎都成了更重要的观光指标!

据说,跛脚帖木儿皇帝是突厥化的蒙古族人;他在14世纪中期崛起,于中南亚区域建立了鼎鼎大名的帖木儿帝国。接着,他的儿孙统一中南亚,在此建立了完整的伊斯兰文化中心。其曾孙更南侵印度,建立了莫卧儿王朝;印度著名的泰姬陵,就是这莫卧儿第五代皇帝为姬蔓芭奴皇后所建的爱情陵。我扯远了吗?我本是导游嘛!

说到撒马尔罕,也要提一提唐僧向西取经;他取道于此,再南转进入阿富汗最终到达印度!因此,我邀约西朵拉说:咱骑着汗血宝马由此反方向出发,途经李白出生地碎叶城,再驾入新疆直通长安城去,好吗?但她却反建议道:我得带着我爸妈一起去,体验啥是当今中国一带一路的利害呗!

哎呀呀带爸妈?!哎哟,我还有重要事得忙耶!其他团友们还等着我呢!我得带着他们乘搭西班牙制造速度200公里的高铁,继续前往西边 256公里外的布哈拉(Bukhara)古城,去追寻原始的阿拉丁神灯呐!西朵拉,咱们有空再“*电报”一下,OK?!

注:电报=Telegram: 俄罗斯制造的通讯系统。乌兹别克人避用WhatsApp’,也少用微信。

除了阿拉丁之外,阿凡体也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他的故事在中亚地区广为流传,有人说他来自土耳其,
有人说他来自伊朗,还有人说他来自乌兹别克斯坦。而我们,在乌兹别克斯坦南部的布哈拉市中心,
找到了骑着毛驴的阿凡提雕像!答案不言而喻吗?

布哈拉阿拉丁神灯的故乡

不论是《一千零一夜》还是《天方夜谭》;阿拉丁总是被江湖说书人传讲为中国人、阿拉伯人、中亚人!?不过,布哈拉人普遍认为那盏流传千古的“阿拉丁神灯”原产地,确实来自丝路另个重镇之布哈拉!

好在成吉思汗占领布哈拉之时,因喜爱46米高Kalyan清真塔的建造美学,而下令禁止士兵破坏。所以892年后的今天,我还能以此塔楼为起点,再沿着3公里长的古城街一路扫货购买纪念品。

妙的是,几乎每一个摊贩,都叫卖着阿拉丁神灯;更神奇的是,每位档主都说自己是Original!我可心急了,如真有缘能找着一盏真品神灯,精灵会立即现身,许我三个愿望!当然,第一个愿望是打扁政棍,解救家门 !?愿望二:接西朵拉到长安城去逛西市,再往观看兵马俑!至于愿望三,就白白送给你吧!

虽然无法确定真假,但我还是买了盏神灯;就等待奇迹吧!

波依卡扬广场展现独特古风古貌

波依卡扬广场属于世界文化遗产的这一位置,正是建于7世纪,一切看起来依然被保存完好。这群中世纪建筑,包括卜鲁别克神学院、土砖民居、商店坊、四合院、一直延伸到古丝路中的马房、龙门客栈、洗澡堂等等设施的内外,依然展现出独特古风古貌。

这说明,当年鼎盛时期作为旅商驿站、饮食文化、道德文明、宗教教育等角色的布哈拉,何等重要!当地导览员向我们比喻布哈拉的崇高地位时说: 2016年,习近平专程到访布哈拉古城,不仅亲临见证中世纪文明象征的雅克城堡,还细心欣赏了稀有的《古兰经》手抄本!

观往知来,我当然敬佩古人在中欧古丝绸之路的每一步每一脚印的贡献;所以,今时我可否携西朵拉小手,踏上新一带一路轨道,他日也为我俩给留下未来的历史痕迹呢?!

在乌兹别克,各处都有“帖木儿”皇帝的雕像。

布哈拉古城保存完好的Kalyan清真塔。公元1127年建造,46米高。四周建筑群依然是再用神学院。

夜晚时分,可以回到雷吉斯坦欣赏灯光秀,并且感受乌国人的夜生活。


非常接地气又友好的乌兹别克斯坦人民。

乌兹别克传统服饰。

刊登于2019年12月25日《中国报》十分副刊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李桑 作者

在旅游业纵横驰骋1万1000多个日子, 探秘南北极境, 足印遍布7大洲132国! 由衷信仰,“出走”; 身体力行,“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