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桑游子情怀百感交集

我有幸参与兼见证大马人涌向日本打工的高峰期,那是1991至1999年之间的黄金十年。

根据了解,当年的任何时期都会有高达3万大马人分布在全日本各地,从事着5K劳力工作,其中又以建筑工地、郊外工厂流水作业最为粗糙肮脏无聊又高风险,但它们的日薪却主要偏高。被昵称为“马来仔马来妹”的他们,普遍都很能吃苦耐劳,所以深得日本雇主们的偏爱。再加上,通过彼此的朋友互相介绍,大家先后一个接一个抵达,顺利在当地赚取外汇。我还听说大马一些地方的整村男女全都去了日本!

话说我在东京的第一年,是住在东京新宿户山町区域,日本语学校则在高田马场町。因此,我每天早上8点就得步行20分钟,穿过一座公园去学校。

群聚等候工作

在这公园,我总会见到一些大马劳工群聚着等待各组不同的工头前来挑人,再把相中者安排上Van车,开工去。

那时,他们的日薪是8000日元左右,并含午餐饭盒。而我,偶尔也会停下脚步与他们闲聊几句。游子在外,分外亲切嘛!

那年代的日本外籍人士社会,大都是二战后陆续东漂而来的朝鲜、韩国、台湾、香港“移民”的天下,少部分是来自中国福建、上海的帮派族人。他们都聚居在新宿横滨神户长崎等,从事饮食、贸易与夜生活等行业,包罗万有。

1991年春晓:抵达东京的第一星期,中华料理“丰华饭店”日本老板丰田光雄桑破天荒聘请我当时工——专业洗碗。然而,抵不过冠病的打击,经营50年的“丰华饭店”在今年2月13日这天,
向老顾客深深弯腰敬礼之后,熄灯,就此走入历史。

5K工作国人顶上

另外,剩下5K工作,正好由勤奋的大马人顶上了。当大马人渐渐增多,无形中也带动起各式需求,这让新宿新大久保町后巷也渐渐形成名副其实的东南亚一条街。这一灰色地代与附近的新宿不夜天相互衬托,各国饮食店繁多,还有卡拉OK、地下赌场、黄色架步等等,应有尽有。

记得我说过的英姐吗?她就在这里开设了闻名的“星马料理”,还附加龙门客栈、亚洲杂货店以及美容美发店。英姐宛如电影里的大家姐,风光一时无两。除英姐,我还结识了几位来自大马朋友——小张、小锺等,他们售卖兼外送拉茶椰浆饭、印度面包、福建面、咖哩面等,生意都很好。

每逢周末或连休假日,来自日本各地的大马人似乎都会不约同地涌入新大久保町,吃喝玩乐购,品尝家乡料理后,顺便买些来自家乡的干粮、购足过去一星期的《南洋商报》,再顺道见见新旧同乡,聊以慰藉思乡情怀喽!

定期把钱汇马

另一些我所认识大马人,并不舍得花用辛苦赚来的血汗钱,他们定期把钱寄回大马,投资在家乡的房地产上,这些例子比比皆是。要知道,那时候一间1200方尺的公管公寓房价约10万令吉左右,双层店屋则价值50万令吉。推测2021年的现今,五十多岁的他们,应该都安居乐业吧!

只是,随着时代演变,如今的日本已经全面实行合法外籍劳工政策。当年,热闹无比的新宿新大久保町东南亚后巷,如今人事全非,变身韩国街了。

30年前的往事,只能在此回味。

刊登于2021年11月9日《南洋商报》 ‧ “一生懸命” 专栏 ‧ 第三十一篇

点图看大图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李桑 作者

在旅游业纵横驰骋1万1000多个日子, 探秘南北极境, 足印遍布7大洲132国! 由衷信仰,“出走”; 身体力行,“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