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桑日本“御来光”再现

疫情前,我在2020年1月3日最后一次带日本团归来,那是四国包机团。如今,时隔2年7个月又18天(总共961天)之后,我终于在2022年8月21日早上7点正,重新踏上我熟悉不过的日本国土。

霎那间,有股莫名的兴奋感涌上心头,难怪大家都说:李桑终于回“娘家”了。那也是,我与日本的情意始于1991年留学时期,至今已是第31个年头,时间过得真快。以此类推,我在日本的娃也31岁啦?嘻嘻!

站在富士山3776米,御来光耀眼却温和地提醒我,那些旅程中周而复始的美好与感动。

担心同行生活近况

疫情期间哪儿都去不了,但我一直非常关注日本的动态,人家前后也换了3位首相。比较在乎的是,从各源流媒体上看到疫情也把当地旅游业搞得乱糟糟,让我挺担心同行老战友们的生活近况。

他们有一些是入境旅行社业者、旅庄女将、游览车车主、团体餐饮业老板、旅游手信杂货业经营者,还有那些半职业导游兼司机们等等,到底那两年他们是如何过活的?

旅游业者尝尽苦头

要知道,2018年的日本入境旅客是近3120万人次的大丰收。各个行业业者因此尝了甜果后,又瞄准了“2020年东奥会”那大块甜饼,而不惜在2019年大事举贷、大兴土木,作出巨大的旅游相关投资,以便能万事俱备迎接预估4000万人次游客量的到来……结果的结果,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措手不及的巨大变化,果真让入境旅游业者碰到了铁板,尝尽了苦头,呜呼哀哉唷!

这一次回到日本,我特别想要重温过去30年间的黄金旅游路线。

第一个景点就是到访东京浅草观音寺,瞧一瞧指标性的观光景气温度计。纵然,这一天的疫情感染数创下单日10万人,更是连续7天站在世界排行榜的第一名,可是浅草雷门是超级旺的人山人海。

旅游业还在冬眠

虽说商店街礼品店与饮食店一一易了主人,但是还是全都开门营业了,而且门庭若市;然而外国旅客依然寥寥无几。不仅如此,宽大的停车场也只见我们这一台游览车大巴,看来日本的入境旅游业者还在冬眠中。

其实,日本政府非常在乎整体旅游业者的生计,无论在薪金与失业金补助、营业亏损补助等等方面照顾得相当到位。

只不过,过去十几年的员工雇佣制度有了巨大改变,现在超过千万名日本人是属于“时薪制”,特别是服务业者尤为多;这下麻烦可大了,因为他们都不在补助的对象群里。

解除PCR检测

相信日本政府是看到了入境旅游经济对整体起着深远的影响力,还有所覆盖的行业与从业人员之广泛,因而不容怠慢。

对此,自9月7日解除了出发前进行PCR检测的要求,也提高了每日入境日本的旅客上线至5万人。

或全面解除限制

我可以预见的是,日本政府就快(可能在10月1日起)会全面解除外国人入境日本的全部限制与条件;这样来看,我的日本入境旅行社的朋友们很快也能笑逐颜开了。

第三天,经过了16个小时的徒步登山,我终于在凌晨4点30分踏上了日本最高峰,3776米富士山顶上,这可是我进出日本31年来的第一次登圣山顶呐!

在零度气温之下,我们兴高采烈地迎接了破云而出的那一道“御来光”,象征了明天会更好的吉祥之兆!

刊登于2022年9月20日《南洋商报》 ‧ “一生懸命” 专栏 ‧ 第五十二篇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李桑 作者

在旅游业纵横驰骋1万1000多个日子, 探秘南北极境, 足印遍布7大洲132国! 由衷信仰,“出走”; 身体力行,“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