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桑旅途中我们都吃些什么

团体旅游的所谓团餐与酒店等级一样,以团费价格作区分。团费越高,餐饮部分的预算也就足以去选择更好的餐厅和料理。以一般普通旅行团为例,西式团餐饮的预算是每人从15美元起跳,顶限40美元。因此,大部分只能以2、3至4道式套餐为基本标准,饮料另计。

至于一般旅行团的中式团餐(或称合菜)就比较简单,各地中餐都是七菜一汤白饭任吃为标准,预算是每人10至25美元(约45令吉至112令吉)之间。一般上,旅行社都会考虑加插些当地风味料理以点缀旅程的意义,比如:天津狗不理包子、台湾蚵仔面线、法国鹅肝等等……可惜,道地小食往往是叫好不叫座。

嗯?你好像比较好奇“李所当澜”与“李桑带队”的“豪华”团会吃些什么高级料理吧?每一餐的预算又有多高呢?

所谓“一分钱一分货”,旅朋友一般信任我们所安排的OMAKASE,只要是最贴切、最适合的,同时在不浪费食物的原则之下,OK let’s try!我的第一个选项是小众餐厅、私房菜料理、田园料理、米其林星级,还有亚洲前五十、拉丁美洲前五十等等精致餐厅。我会尽量避开团体常去的餐厅,除非情非得已。

难得一见蔡澜的滑稽搞笑表情:曾经是“料理铁人”评判的他对食材的理解是非一般的了如指掌,也乐意与旅朋友们分享。

吃饭时间逾3小时

可惜,我所偏好的这些小众餐厅,通常不太接纳超过10人的团体,吃饭时间更可能需要超过3个小时。虽然如此,最难得的是我们一行16人,曾有福气能在秘鲁首都,里马著名的星级餐厅MAIDO享受了一顿意义非凡的fine dine,而且还第一次品尝了拉丁美洲人惯吃的白老鼠肉呢!

在日本,小众餐厅就比较多样化,而北海道札幌的和牛铁板烧店Cairn Annex是我的必选,每人1万4000日元(约626令吉),包你满意。不过,我通常会选择晚上8点这个时段,而且包下全场24个座位。

刺激味蕾一番

同时,我的旅程通常也会加个地道美味,比如西亚烤羊腿、日本河豚、韩国蚕蛋、悉尼现抓现吃牡蛎等等,刺激味蕾一番!在塔斯,我也会来一顿泰国料理等等安排。除此之外,若能穿插一些地道菜市场(Pasar),以及熟食中心的Street Foods(如夜市)更佳!这是因为,我希望旅朋友们能近距离与当地人接触,“品尝、体会”他们的日常生活作息。

与此同时,我还是得反应一下疫情前后各地餐饮业所面临的困境与窘境。

疫情前,若想在世界各个城市,安排任何大小众餐厅都可以随心所欲;前提是,你只需要有足够的预算和时间。

但是今非昔比,疫情之后似乎困难种种。其中一个原因,在于我们所熟悉的那些老招牌料理店、茶餐厅等等都撑不下去,已经永久结业!另一方面,人手不足的问题所导致,它们已无法接待团体客了。哥本哈根的“汉宫酒家”就是如此,除非……你愿意排队等上90分钟。还好,米其林一星“Kokkeriet” 以及“ROKS”依然乐意接待我们的到访,没有一丝怠慢。因此,接下来的“李桑带队”我得重新再去物色一些新兴的小众餐厅啦!

其实啊,我与蔡澜配合的“李所当澜”旅行团还有一个大优势,即是蔡澜对自己所推荐的每一家餐厅与料理都了如指掌,因此,用餐时他都会为旅朋友们讲解每道菜的“含金量”,“李所当澜”第6站马上要宣布了咧,走咯!

刊登于2022年9月6日《南洋商报》 ‧ “一生懸命” 专栏 ‧ 第五十一篇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李桑 作者

在旅游业纵横驰骋1万1000多个日子, 探秘南北极境, 足印遍布7大洲132国! 由衷信仰,“出走”; 身体力行,“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