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对医生夫妇的团友,每当抵达某个城市时,午或晚餐他们就会离队:自寻白米饭去!难道是团体用的套式西餐都很乏味,太难啃吗?但是,老外煮的中餐,可能会更无法领教吧?!

向来自内蒙的马姓大厨,致敬!他竟然能单枪匹马在欧洲最穷的摩尔多瓦立足了15年。认真把中华料理发扬光大:团友们挺珍惜那次难得的缘聚。

向来自内蒙的马姓大厨,致敬!他竟然能单枪匹马在欧洲最穷的摩尔多瓦立足了15年。认真把中华料理发扬光大:团友们挺珍惜那次难得的缘聚。

李桑一碗米饭;豈止温饱

有对医生夫妇的团友,每当抵达某个城市时,午或晚餐他们就会离队:自寻白米饭去!难道是团体用的套式西餐都很乏味,太难啃吗?但是,老外煮的中餐,可能会更无法领教吧?!

事实上,旅游老外国家 ,旅行社必须都在旅途中穿插些中餐料理;以解思乡之味。其实也是循旅客们要求,并兼顾一些比较年长的旅者。当然,至少的六菜一汤白饭任装的定律,还是有感动有幸福之意。起码大部分团员都会狼吞虎咽,特别是加饭声不断,看了挺开心的!而赞成吃些中餐的团友会说:“只要是中餐,哪怕是番茄炒蛋、蛋炒饭、咕噜肉、来个白米饭都是最一级棒!”话中含意,很明显是因为各民族对自己的味蕾的执着与习惯和要求的定义。

当然,此话还是见仁见智!所以,旅途中常会有少部分的团员埋怨说:在家天天都吃中餐,干嘛在国外不尝尝别人家的道地料理?怎么样的吃法!再说,少吃碗白米饭,不行吗?哈哈,团里似乎出现了性格派别,实不两力了!其实,谁都没错。出门在外,理应尝试下当地料理;讲究入乡随俗,这是我一向来提倡的深度旅游的重点之一。但是,能吃顿老外中餐,也算是入乡随俗吧?还有些团友反应太极端了点:煮给老外吃的中餐,能吃吗?我印尼女庸煮的比它更好吃啦!我可不能勉强我自己哟!当然,这又是牵涉到个人“旅游态度”的方面去了!

其实,团员中有不一反应;那才是理所当然。不过,完全抗拒老外中餐,也没必要。毕竟,粒粒皆辛苦。开餐厅做饮食者,父母心;他们的确也很用心的想让客人温饱。至于好不好吃,也只能说是适不适合口味吧!况且,一些华侨,离乡背井在当地开家自己拿手份内事,咱们也得尊重人家的职业吧!

我的确也遇过挺好的老外煮中式料理;波兰的第2大城克拉克,就有家中餐馆,老板全家与员工都是道地波兰人,问老板怎煮的那么好的中餐,他回答说“自己喜欢吃中餐,所以有研篡”。另外在东欧摩尔多瓦首都基希纳乌,只有40位中国人因工作原因而居住在此地,却有家「北京饭店」是内蒙古姓马的大厨经营的;厨艺特别棒。我访问他为何能在欧洲最穷的国家里呆了15年?他笑说“这里处处是商机”!我感觉得到,在完全没有华人游客到访之感憾下,他照样为我们煮的那么用心;我们午晚餐都在这里用,吃得像团圆饭那样温馨!

而每逢到京都,我一定会光顾「金城饭店」:30年不变,也百吃不厌它最拿手的“京都麻婆豆腐”。日本籍台湾人老板,在日本生活了60年;虽然二代们被日本同化下,不随父业,但老板还是坚持要做出好味好吃好回忆的中华料理团餐!我也曾经在爱沙尼亚、保加利亚、智利、阿根廷、冰岛、罗马、威尼斯、肯亚等等没什么华人的城市里,但却邂逅了一家家非试不可,煮给老外的中餐料理店,难得的是都非常的赞,好好吃!而且,店家们招待一批批到来的各地华裔旅行团团员时,都是带着真诚真心、贴心的态度与笑容:我一直都有被感动到,更能感受他们不吝啬分享的心意!

当然,曾经在印度新德里找着一家“高尚中餐”,门庭若市;但吃了,总不像中华料理,也无法与中餐扯上关系。原来,头手是西藏人。当时我只敢对当地导游反应说“中餐与中医一样,不能得过且过!”还好,团员们都明白,食是民族文化的根源,必须给予尊重。事实上,我们都晓得原住民的味蕾,它肯定是与我们们有别。因此,平平是中餐,但素材来源、配料、蒸煮炒炸的火候通通都一样不了;这样才称得上“地道中餐”嘛!

总的来说,全世界的那一碗白米饭,不单是为了让我们温饱;它其实,背后隐藏了多少感人事迹!当中也看到了咱们中华传统烹饪手艺,散播在世界各角落,无孔不入发扬光大。因此,是应该珍惜每一次在国外邂逅的那一碗白米饭,并发掘它的非一般故事,以之启发!

这,才是“旅程”的真正价值所在。

刊登于2016年9月4日《星洲日报》蘋果看世界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李桑 作者

在旅游业纵横驰骋1万1000多个日子, 探秘南北极境, 足印遍布7大洲127国! 由衷信仰,“出走”; 身体力行,“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