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舍得,舍不得》书中,蒋勳提到台北故宫博物院镇院之宝“谿山行旅图”。
这是北宋画家范宽大作,有着近千年的历史。我曾在台北看过这画,只是,当下没看懂

李桑我的舍得舍不得

在《舍得,舍不得》书中,蒋勳提到台北故宫博物院镇院之宝“谿山行旅图”。这是北宋画家范宽大作,有着近千年的历史。据了解,老外画家们都称颂此画,为中国大山大水大林最具气魄之代表作。我曾在台北看过这画,只是,当下没看懂!

蒋勳 ‧ 《舍得,舍不得》

如今,读着《舍》里的“森林”一章之后,才恍然顿悟啊!原来范宽的画,话宇宙、诉人生、感慨人世,也在反面教诲着世人该如何去面对尘俗当下!我喜欢蒋勳看此画的角度,他说:宇宙巨大辽阔,人的存在如此渺小。个人的喜怒哀乐不足挂齿。说得挺恰当,我也属意人人以平常心,轻看当下纷纷扬扬,不惊不惧行风雨路。

然而,“现世的一些人儿,总有数不尽的包袱,放不下的执著,既忙碌又辛苦的生活着,步履蹒跚。就像画中旅人,纵然前行的道路似乎宽广,却永远无法提升层次,而且看不到天,因为连抬头的时间都没有……。”这样的解读,似乎反映了人们压力山大的生活环境。所以,人们唠叨、怨怒、失意……,偶尔得意,却也总是轻易忘形。事实上,在无边无垠的天地之间,我们人显得微不足到,根本没必要处处吞吐怨气啊?!不知所措时,当然也可以选择坦然面对生活;既要懂得拿起,也要懂得放下。噢,看来那“谿山行旅图”是可以作多方面解读!?

回想这段行管复原期间,我与一班志同道合的旅朋友们,一起走入数亿年岁雨林中的点滴。我们的足迹踏遍京那巴鲁神山公园、姆鲁、京那巴丹岸的大山大河大林里。在原始森林里徒步跋涉,听潺潺小溪流水声,每一转角逢每一枯荣,都能惊喜发现生生不息的自然景象。光影婆娑之间,脚下是淤泥腐朽枯枝,抬头却见新生绿叶;因此古人说:落红岂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还有啊,虫鸣蝶飞一路相伴随行,它们当中有一些的一生就只是这一两天,身不由主的朝生暮死,却奋力存活!大自然,真是极好的老师。

难怪,画家范宽曾说:与其只学习前人的画作,不如仔细观察身边的真实景物;与其详细揣摩景物,不如选择自己所好的绘画风格技巧。为此,他毅然投奔向与自己性情最相似的老师:大自然。随后,才有了“宋画第一”的“谿山行旅图”。

生生不息


大自然,真是极好的老师。



而我,站在现今大山大压之下,选择换个角度,转个思维去思考。新冠疫情之下的警示;我舍不得,舍得了吗?!

因此,我需要不断的行走,需要一直在路上。因为疫情,我才会出现在霹雳州渔米之乡古楼。才会造访老牌裕丰栈咸鸭蛋坊,还与第三代的老板陈瑞励夫妇一见如故。他俩有着乡土人情所细火慢熬出的忠厚老实,也是最能打动人心的古早味。初次见面,陈老板热情地亲身示范咸鸭蛋和溏心皮蛋的土方制作过程,果不其然,大伙儿直接被那犹如回外婆家般亲切的情谊,给紧紧地拥抱了个满怀。原来啊,匠人匠技匠精神也一样深藏在咱们民间!然而,这又何止呢?古楼茶室菲力兄弟的那杯“虎咬狮”创意热咖啡,还有周边小贩们的传统菜粿鱼面西亚煎等风味小吃,背后可是继承了几代家族的夙愿与心意呢!古楼的夕阳金晖四射,无比陶醉,我坐在船长邻家肥男阿喜的200马力艇仔里,聆听他滔滔不绝地讲述着渔乡物语,犹如意大利的五渔村在声声呼唤……!只可惜,一座座渔排里养殖多时的肥大金目鲈无人问津,确实是疫情之下屋漏逢夜雨的番外篇吧?

喜见古楼咸鸭蛋匠人!让我们在家乡土地上,彼此祝福勉励,也当对方的有缘(圆)人!


来动手制作一颗咸鸭蛋吧!


古楼茶室菲力兄弟的“虎咬狮”,背后可是继承了几代家族的夙愿与心意呢!







我相信,许多人与我一样,为着肉眼不见的微菌,才会走在国内旅游的路上。疫情打击固然让人沮丧无比,但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踏在“这么近,那么远”的家乡土地,细惜品尝一路所遇的乡土人情味。你知道吗,你的出走不只限于你自己的意义,你也会给一路上所遇所见的人儿,带来一份安稳安心生活的真实祝福。人生是一个圆,而这的走出总比成天愁眉苦脸,嗷嗷叫苦连天来的好,对吧!?

话说回头,不可不一提“谿山行旅图”右下角那两位行驴人。他们的前方代表着世界的繁华,而他俩却在匆忙赶路干活;在所有热闹精彩的生活里,他们只能顾及自己的眼前生活与负担,忘了人事以外的精神世界。

读到这里的你,可否片刻放下手上事物,搁下忧虑,抬头望一望蓝天白云?或与我伴我同行?!

P/S:写在国旅巴士上。Go Apple Cuti-Cuti 将满三个月的光景。

《溪山行旅图》 ‧
五代末北宋初画家 范宽 作品



刊登于2020年9月20日《星洲日报》蘋果看世界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李桑 作者

在旅游业纵横驰骋1万1000多个日子, 探秘南北极境, 足印遍布7大洲132国! 由衷信仰,“出走”; 身体力行,“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