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要创业的时候,除了工作经验与资金之外,最关键的是:哪儿才是生意切入点呢?我是要开一家运营组团社(TA),即顾客对象设定是直来客(B2C)?还是,仅是一间地接社(GA),以旅行社为客户(B2B)?

李桑我筑建的旅游业梦

1995年中,距离大学本科毕业典礼还有9个月,而我近30岁。与其他同学相比,我是老学生,年龄大得有点尴尬吧?不过,不管是到日本的之前之后,多得社会与工作经历体验的磨练,以及在大学国际经济学的理论装备,让这时期的我比一般同学来得更成熟稳重,至少,我满脑子是生意思维。然而,我已经有十足把握可以付诸于创业计划,从此大展拳脚了吗?未必吧!

坦白说,我内心深知还是有欠缺的……缺少什么似的?!其中不乏犹豫、忐忑,更多的是无法言喻的各味杂成啊!还好,还好,不少好朋友不断嘱咐:商业社会多的是魑魅魍魉,没有经营经验就直接开门做老板,会不会太冒险?你干嘛不找份相关工作,先实习一番呢?

当时,我虽没完全听得进去,却也不是一意孤行。

作为一名老学生,身在日本大学,心在大马旅游,心想开办一家旅行社!
(摄于1988年,前往日本前,当时任职面包车地陪兼有执照的大马导游)

惦挂大马旅游事业

事实是,择我所爱爱我所择,心里总惦挂着大马旅游事业,又见时值我国出境旅游的好光景,所以不想错过难逢的好时机。

因此,才会一直抱持:“我应该要回国立下一番大事业!” 的念头。

无论如何,守株待兔只是空想空等,我得先着一棋,再继续审时度势吧!

当年的我见过外国特别圆的月亮,总认为外国人(最先遇见的是日本、台湾、韩国人)的文化文明水平普遍偏高。一般上,他们会主动追求素质生活,也深谙享受品味生活的真正意义。

不再奉行到此一游

特别在旅行方面,他们已经不再奉行“到此一游”的模式,反而乐于在旅与游之间交错互动,同时也更注重主题与深度的追求,其中热爆的“追樱”行程便显见一斑。反观,当时大马人的出国旅游行程,简直如同逃难似的折磨之旅,起的比鸡早、上车睡觉、下车尿尿……!对此,我看见了机会。

我一心认为,要先为国民安排场有意义有主题有文化的旅行,无论去到哪都须是有内涵的行程!那好,咱们就先从日本观光开始吧!

面向现实,我选择谨慎为重。实际要创业的时候,除了工作经验与资金之外,最关键的是:哪儿才是生意切入点呢?我是要开一家运营组团社(TA),即顾客对象设定是直来客(B2C)?还是,仅是一间地接社(GA),以旅行社为客户(B2B)?

商业产品虽然都一样,都叫“旅游”,但以上可是两种截然不同形式的业务。前者B2C需要较大量投资金额,分门别类与操作员工也相应地复杂多了!但我认为,当时最大的心理障碍,是“经营与管理”的能力不足所导致!

虽然,1990年到日本之前,我已经在社会大学“打混”了5年之多,虽然还未曾正式步上管理阶的岗位,却曾经尝试不少临工,也当过正职的货运司机、书店主管、司机导游等,算是接触形形色色各阶层的人与事,更累计了不少生活体验与痕迹。

还有,在日本半工半读的生涯里,有机会接触一些旅游相关的管理事务,包括:旅游操作(OP)、担当新马港台入境团的旅游路线规划等等;但,那还不足以让当时的我独当一面,开办一家旅行社!

先回大马实地勘察

为做进一步保障,我决定在毕业的9个月之前(即1995年中),先回大马一趟做实地勘察。那时,吉隆坡旅游业者前辈山尼先生向我提议,回国看看究竟之余,也许可以考虑共同出资,合作开一家专门办理出境日本的旅游代理店。

几经考虑之后,原则上我同意与他先结盟,再投资在他拥有的旅行社,可惜千算万算……一直到后期才惊觉,还是失算了!

去日本观光寥寥无几

话说回头,此行回国勘察,我深入探讨大马出入境旅游市场的风向。

当时,组团去日本观光的大马旅行社寥寥无几。屈指一算有文华、诚信、第一、中美、KENAIR,以及北马一些老字号旅行社而已。

航空公司方面,只有马航与日航直接飞往日本,华航国泰是转机。还有,当年大马出境去日本的人数每年少于10万人次,更何况需要办理旅游签证,手续繁琐不在话下。

值得一提的是,这总数已包括当时盛行到日本“跳飞机”的非法客工人数了哟!

有了鲜明的概念后,还没正式毕业典礼的我,匆忙携带着本“大蓝图”,以及现金6万令吉的资金(不包括之前就电汇的6万多),回吉隆坡去咯!

刊登于2020年10月27日《南洋商报》 ‧ “一生懸命” 专栏 ‧ 第四篇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李桑 作者

在旅游业纵横驰骋1万1000多个日子, 探秘南北极境, 足印遍布7大洲132国! 由衷信仰,“出走”; 身体力行,“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