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桑初恋台湾休闲农场……

自2005年第一次接触至今,我与台湾休闲农业发展协会之缘,不知不觉已踏入第16个年头。同时,我连续8年荣获该协会委任为“海外顾问”一职,盛情难却之余,深深感受被重视!

话说回头,邱翔羚是我在台湾认识的第一位休闲农场专业推销员兼协会秘书。初次见面,她就滔滔不绝的说啊说的,同时提起好几个名字,他们是游文宏秘书长(翔羚顶头上司)、张清来理事长(香格里拉休闲农场主人,创会人)、还有施尚斌与吳敦瑤、张国祯、卓陳明等等,他们都是农场大地主,更是共同创会人。后来我才晓得,他们都是促使台湾农场休闲化的大咖级VVIP,是名副其实的农场大亨呢!

当天,由于双十节连休的大塞车,我们只能龟速往苗栗通霄镇去,目的地是飞牛牧场,也是我第一次到访的休闲式台湾农场。

第一印象是有点触动惊讶,眼前是120公頃土地的入口处、斜坡上有间A型规格的牛舍、层层叠叠草原上一群低头啃草的乳牛等,全景无疑就是纽西兰大草原景观一般的优美条件,让人心旷神怡。难怪台湾电视剧与综艺节目纷纷在这里取实景拍摄,也促成 “飞牛”成为热门打卡景点,旅客络绎不绝。

2014年4月25日,与丹斯里张晓卿探访飞牛,获吴敦瑶夫妇(前排左一&二)与吴明哲(后排右一)接待。

打造西部农场住宿

原为台中青年酪农村民的吳敦瑶与施尚斌,是飞牛牧场共同主人,他们乘胜追击,携手打造西部农场住宿,并且进一步提升乡间健康饮食之后,让当地成为国内一日游与周末小住的旅客朝圣地。脱胎换骨之后的飞牛牧场,不仅焕然一新,更顺理成章作为台湾农场休闲化的基础模式。主人依然是往常的农牧职人,牧场依然是日常作业的同时,也是游客一家大小共同体验生活生态的景点,幸福双赢,不亦乐乎。

新型服务形态

一开始,我对台湾休闲农场的定义真是一知半解,还好施董为我讲解基本要点。我随后也上网恶补了一番,更进一步理解休闲农业是利用农业景观和农业生产条件,发展观光、休闲与农游的一种新型农业附加产值服务形态。

除了以上,关键是台湾农民比谁都爱护爱惜自己的土地,他们更喜欢农村原风貌、农家生活。只不过,农民无法不认同随着技术革新与人口暴涨之下,乡村农业产值始终不敌大规模农业生产的结果,所以转型是不错的选项;但大前提是必须保存着农场的原貌,只允许调整农业结构,改善农业环境,开发农业资源!

原汁原味农场生活

这就对了,事实上城市旅客也是向往着如此原汁原味的农场生活与农家田食啊!施董说,欧洲日本农场一早就导入观光、体验农作、采花采果采茶、品酿酒尝风味、了解活土生活常识;而台湾农民更难能可贵的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那股“古意”人情味。

然而,台湾传统农场还是欠缺该如何革新转型的一阵东风!?农民们除了渔牧蔬果米粮以外,哪懂得“创新与打造”的词儿啊?再加上,土地法规复杂、农业劳动力不足等等难题……难道就此作罢,改革不了啦?!

即便如此,吴董等农户依然相信能!他们响应了宜兰县香格里拉休闲农场张清来的召唤,共同为台湾农场的休闲转型立下了宏愿,一起研究如何解决农民们的困扰。

1998年,台湾休闲农业发展协会应时而生!随后,在协会专业团队的不懈努力之下,彻底改变了台湾农场的经营模式,也成功吸引了农场二代、三代自愿回乡,与父伯辈共同为农场打拼一片蓝天!

台湾农场的转型,的确启发了我。

刊登于2022年1月4日《南洋商报》 ‧ “一生懸命” 专栏 ‧ 第三十五篇


全球超过80000家酒店,Apple101助您轻松订房,出行无忧,绝对优惠价。入住期间付款,多数客房可免费取消!


李桑 作者

在旅游业纵横驰骋1万1000多个日子, 探秘南北极境, 足印遍布7大洲132国! 由衷信仰,“出走”; 身体力行,“走出”。